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十七章 出堂老仙儿

    被风眼婆婆劈头盖脸训斥一番,罗迪他妈吓得哆嗦,进也不是退也不是。旁边有人赶紧把她拉到一边,不要妨碍作法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一边敲着法器一边绕着罗迪转圈,罗迪越哭越伤心,嘤嘤的停不下来。别说他了,不知为何,包括我在内满院子的人都觉得莫名悲伤,有心软的忍不住跟着一起哭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停下法器,对我们说:“大家都控制控制,不要跟着哭,否则小鬼儿走不清净的。”

    大家吓得不轻,赶紧互相提醒,千万别再哭了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拿起神桌上的白酒,倒了一碗,端起来喊道:“请神先来哈拉气。”说罢一口喝尽。喝完之后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众人大眼瞪小眼瞅着,不知道这老太太闹什么妖。

    那个叫小红的老娘们朗声说:“婆婆请仙师上身呐!”

    时间不长,风眼婆婆舒了口气,用手摸着桌上的东西,摸到了一只烧鸡,拿起来撕下鸡大腿,吭哧吭哧吃起来。

    大半夜的寒风凛冽,满院子人看着一个老太太迎着风口吃鸡,情景别提多诡异了。

    王二驴低声在我耳边说:“上她身的是黄大仙。”我正要说什么,王二驴摆摆手:“不要说话,继续看。”

    风眼婆婆吃完了鸡腿,绕过神桌来到罗迪的身后,伸手盖住他的脑瓜顶,嘴里喃喃:“小东西,有什么委屈跟我说,别欺负这个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没有再说话,侧着头似乎在听什么。

    满院子的人大气不敢喘,此时此景真就好像有个看不见的人在对她说话。

    众人被此刻的气氛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对着空气又道:“好了好了,知道你委屈,就别耍小孩子脾气了。别的鬼都能有好的结果,或是投胎,或是入地府修行,只有你没着没落。我姓黄的答应你,帮你寻个好归宿,行不?你安心走吧。”

    风眼婆婆说自己姓黄,说明现在上她身的确实是黄皮子。

    此刻风眼婆婆的老仙儿和附身在罗迪身上的小鬼儿谈判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叹口气:“你这个小鬼儿还真是缠头。好吧,我答应你。”她抬起头,对院子里的人说:“小鬼儿说了,可以离开这个小伙子,但是有个条件,必须要在他的亡身之地进行文送魂。”

    赵土豪低声问:“文送魂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驱鬼送魂有文送和武送。文送就是用经咒和法器,度它升天转世。你们有没有车,准备准备出发,今晚把事情全部办完。”风眼婆婆的吩咐就是圣旨,所有人都动起来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带着罗迪上了赵土豪的车,他们是头车,要在前面领路,后面的车都跟着。

    文送还要准备一大堆的东西,老罗家人帮着一起拾掇,纷纷把东西装车。

    我和王二驴正要随便找个车上,忽然赵土豪急匆匆一路小跑过来,到我们近前,问我:“小兄弟,快跟我走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疑惑。

    赵土豪道:“老太太指名道姓要你跟我们的头车,快点吧。”

    我紧皱眉头,说实话真不想去。大半夜的看个热闹也就算了,现在跟着这老太太,吓不吓人啊。

    但是那么多人瞅着我,没有办法只好跟着过去。王二驴拍拍我,安慰说没事。

    我跟着赵土豪来到头车,风眼婆婆和罗迪坐在后面,我没敢和他们挤一起,正好副驾驶没人坐,我拉开前门进去。

    外面寒风肆虐,车里倒是温暖如春,我不敢回头去看,隐约觉得风眼婆婆正瞅着我,只觉得后脖颈子冒凉风。

    赵土豪开车,他正要发车,风眼婆婆拍拍我的肩膀,我当时就是一激灵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对赵土豪道:“你先别忙着开车,我还有事交待。小伙子,”她叫着我:“这根香给你,车窗拉下来,把香递到外面,我们跟着香火飘烟的方向前进。”

    我苦着脸道:“婆婆,你怎么就盯上我了。”

    风眼婆婆坐在后面,看不到她的表情,听声音有几分凝重:“别废话了,让你来就来,老夫我自有深意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现在的风眼婆婆已经被仙家上身,说句不好听的,已经不是她了,称呼都变了,管自己叫老夫。

    火苗一闪,风眼婆婆燃了一只长香,我回头去接,这一回头差点没把我屎吓出来。

    车后排竟然一字排开坐着四个人,风眼婆婆坐在靠右手车窗那里,她旁边坐着一个小年轻,大概二十刚出头的年纪,是个我从来没见过的陌生人,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上的车。在这个小年轻旁边是罗迪,罗迪垂着头,嘴角流着涎液,人浑浑噩噩的。在罗迪的旁边,靠近左手车窗的位置,坐着一个满身青紫色的小孩。这小孩没有头发,头皮上都是疤瘌,跟癞蛤蟆差不多,两个眼睛就是两个黑森森的洞,正满身寒气地瞅着我。

    我汗毛倒竖,一动不敢动,当时就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最怪异的是,后车座本来坐不下四个人,可这四个人并排坐在这里,非但不突兀,反而觉得刚刚好。

    就在我发愣的时候,风眼婆婆凑过来,递过一枝香。她旁边那个二十来岁的小年轻咯咯乐:“拿着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什么人?”我磕磕巴巴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风眼婆出堂的老仙儿。”他嗤嗤笑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没有说话,把香又向前递了三分,我接过来。小年轻咯咯乐:“一会儿你拿着香寻路,都交给你了。”他说着话,风眼婆婆的嘴唇却动着,还做着相应的表情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情景相当诡异,风眼婆婆像是这个小年轻的傀儡木偶。明明是两个人,却似乎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左手边的那个小孩,看到我发愣,呲着牙要扑过来。我吓得往后一退,撞在车窗上,赵土豪赶紧问:“小冯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赵哥,你看到了吗?”

    赵土豪疑惑看我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后座……”

    那小年轻笑着说:“他看不到,他没有阴阳眼。”

    我深吸口气,林场碰到狐狸精已经够给我冲击的了,今晚的遭遇更是匪夷所思,古怪离奇。

    小年轻安抚着小孩,对我说:“你猜到他是谁了吧?”

    “小鬼儿?”我磕磕巴巴地说。

    小年轻呲牙乐。

    赵土豪转过头看我:“兄弟,你和谁说话呢?怎么还出小鬼了?”他满脸都是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小年轻哈哈大笑:“先不跟你说了,做完法事咱们再唠。你叫冯子旺是吧,你知道吗,我找你好几年了,真是天机不可揣测,咱们竟然现在相遇了。”

    我缩着脖子不敢搭腔,把车窗摇下来,一阵寒风吹进来。我哆哆嗦嗦举着香,伸出了窗外。

    赵土豪发动车子,开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让我盯着香火,随时报告行进方向。这根香还真是怪,完全不受风力的影响,飘出渺渺一股烟,看似若有若无,却偏偏倔强的飘向一个方向,像是指南针一般。

    我给赵土豪指路,一路开着车出了镇子,越走越是荒凉,路面也是坑坑洼洼。

    外面的风越来越大,我伸着手举着香,半拉身子都冻麻了,一张脸像是木头一样。

    赵土豪忽然“咦”了一声,把车停下来。我哆哆嗦嗦问怎么了。

    赵土豪说:“这里以前是我干过的一个工程,罗迪当时就是在这遭遇情变,然后出了问题的。还真是神了,跟着香火头,就能走回到这个原点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车子陆续都到了,赵土豪继续往前开,一边开一边跟我说,当初这个地方是要开发景点的,后来镇上的财政跟不上了,慢慢成了烂尾工程,他在这里损失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黑暗中,他打亮车头灯。不远处是一片半成品的废墟楼,此时看过去杂草丛生,每一栋楼都黑洞洞的匍匐在黑暗里,像是鬼屋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近前,我看到香火不知何时熄灭了,再无烟飘出来。

    我道:“停,应该就是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赵土豪示意下车,我回过头想招呼那年轻人,顿时愣了,后车座只有风眼婆婆和罗迪,那个年轻人和小鬼儿已经踪迹不见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