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十九章 应劫

    我从棺材里爬出来,浑身难受,嗓子眼像是着火一般。我跌跌撞撞往外走,推开门来到外面,一个人影都没有,凭着记忆我摸索着到了前面的堂屋。看到有几个人正在吃早饭,其中就有风眼婆婆和她的两个助手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风眼婆婆不用看就知道我来了。

    我答应一声,觉得气氛有些怪,风眼婆婆让人盛了一碗稀饭端上来,我虽然一肚子纳闷,可此时又问不出什么,只好坐下来吃。不过能感觉到,与昨晚相比,风眼婆婆的态度和蔼了很多,对我也是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我哪有胃口吃饭,草草吃了一些,风眼婆婆道:“你们收拾收拾碗筷都下去吧,我和小冯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把东西都收拾下去,腾出了空荡荡的堂屋给我们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摸索着拿出烟袋锅,我赶紧伺候着,用火柴点燃烟袋头,她吧嗒吧嗒抽起来,好半天才道:“你把你的事说说,身上的阴神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阴神是什么意思,把从爷爷那里听来的关于我出生时候发生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听得非常仔细,点点头:“果然如此,真是家族两代恩怨。那我也告诉你,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正襟危坐,表示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抽了两口烟:“我是今年年初出堂的,我供奉的老仙儿是个散仙,也是精灵,你们已经见过,就是黄大仙儿。它的名字叫黄小天,正是当年你爸爸害死的那只黄老仙儿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我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摆摆手,示意我稍安勿躁:“说起来都是缘分。你爸爸害死了它爸爸,它爸爸怨气冲天,阴神不散,又窜在了你的身上。你身上的阴毒从小就带着,能熬到现在也真是不容易,你的福报和身体都已经透支得相当厉害,继续这么下去,估计没几年活头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得如坠冰窟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继续说:“你如果就这么死了,这股怨债恐怕还会跟着你轮回转世,到下辈子你也不清净,什么时候洗脱了黄老仙儿的怨念什么时候算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:“本来没我的事啊,是我那个从来没见过的爸爸干的好事,我那时候还是个婴儿,什么都不知道,怎么这笔账能算到我的头上?”

    风眼婆婆摇摇头:“跟我说没用,我又不是老天爷,红尘之事冥冥中自有定数。现在阴神就缠在你的身上,深入七窍八脉,等深入骨髓,便是你的死期到了。”

    风烟婆婆这番话其实和老中医丁老先生说的差不多,我丝毫不怀疑,因为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说道:“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道:“请婆婆指点生路。”

    风眼婆婆吧嗒抽了口烟,幽幽说:“我老了,每次给别人看事,都像生了一场大病一样,现在是在勉力支撑。这一行我终归做不了太久,黄小天和我商量过,我也同意了,我打算让你接我的堂子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傻了:“你的意思是,让我也出堂当报马?”

    风眼婆婆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世间修行有成的精灵会选择出马吗?”

    我老老实实说不知道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道:“但凡有灵之体,都以修仙为目的。它们在深山避世,修炼内丹,采天地之精气,经过千百年的修炼,才能有所小成,或能化成人形。但是要进一步提升境界,还要做功德的善事来圆满道行,出马办事的目的在于积功累德让道行得到升华,继而可以超升天界,名列仙班。”

    我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说:“你身上的黄老仙儿阴神本来生前修行接近圆满,大功告成,后来出了你爸爸这么一档子事,导致它前功尽弃,数百年修行化为泡影。换成你,你能愿意?怨念大了去了。而今首要之事,就是要化解它的怨念。你和黄小天出堂,既能积累福报,也能让黄老仙儿的儿子继承其父遗志,化解乃父遗愿,真是天作之合。”她顿了顿说:“小冯,我能看出你来历不凡,是带着任务轮回世间。却因为种种孽缘,至今还没开悟,而且福报消磨殆尽,再不出堂看事,扶助众生,恐怕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我半天没言语,想了想说:“这事太大,我想和家里商量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风眼婆婆道:“那你回去吧,尽快拿个决定。”

    我懵懵懂懂从风眼婆婆家里出来,到了赵土豪家,约上了王二驴。二驴子问我发生了什么,我没有细说,只是把风眼婆婆让我出堂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王二驴半天没言语,想了想说:“你是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我们是朋友,我没必要瞒着他,便说道:“其实从我个人来讲,我不希望出堂做香童,我的心里总有道槛,觉得就这么出马好像是被人利用了一样。再一个,我真的没有什么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不出马,身上的阴毒怎么办?”王二驴问。

    我苦笑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干脆你也出马算了,”王二驴道:“我以后也是要继承家里的仙堂,咱们两兄弟互帮互助,同气连枝,这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太大了,我要问问爷爷的意思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罗迪的事算是告一段落了,我的事也水落石出。林场的狐狸精跟我说,掌堂大教主在赵家庙。这句话确实应验了,看样子指的就是黄小天。

    我对老黄家有点不太待见,在老一辈的恩怨里,难道惨死的那位黄老仙儿就没错吗?它蛊惑我爸爸赌博,然后还要拿儿子抵账,说来说去,怎么看都像是妖孽所为。现在它又阴魂不散,缠上了我,难道我就得向它低头,去帮黄小天完成什么福报,助它升仙?

    姥姥的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我就像傀儡一样。我并不怕死,生出一股戾气,暗暗想你这个黄老仙儿到现在还缠着我,那我就陪你玩玩,反正也是玉石俱焚的事。你把我弄死了,你也魂飞魄散,看咱俩谁得好!

    坐车回到村里,我径直回家找到爷爷,把这个事说了一遍。爷爷倒是很平静,没强迫我做什么决定,反而问我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没想好。

    爷爷叹口气:“子旺,这里的因因果果实在是说不清楚,不过我总有种感觉,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,其实未来已经定好了,咱们都在这无形的大象之中。”

    我来了倔脾气,你们叫我出堂我偏不出堂,死了拉到。我恨着身体里的黄老仙儿,索性不去想出马的事。

    过了几天,感觉身体恢复的还可以,就想着回林场去。我做好了决定,就这么苟活着吧,熬到哪天算哪天。

    爷爷看我主意已定,没有多说什么,帮我收拾行李。就在这个时候,风眼婆婆给我来了电话,婆婆在电话里问我做好决定了吗,是否继承她的堂口。如果做了决定,要赶紧来她这里,有许多准备工作需要做。

    我不好意思直接拒绝,扭扭捏捏吞吞吐吐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不高兴:“小冯,是男人就直接了当一些,你是不是不想出马?”

    我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砰”,风眼婆婆把电话挂了。我耸肩,这老太太也是个火爆脾气。

    正打包的时候,王二驴急匆匆跑进来:“不好了不好了,老冯,快跟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说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乔老宝带着两个男的进了二丫姐的家。”

    我爷爷听到这话,停下手里的活计。

    乔老宝是我们本村人,大概三十多岁吧,名声不太好。以前家里特穷,她大概十六七岁的时候就走了,去哪了不知道,就知道她家开始一天一个样的变化,月月她都寄钱回来,她爹她妈还有她弟弟都受益无穷,家里没几年就翻盖了小洋楼,弟弟也上了好学校。

    村里人都暗地里说这丫头肯定在外面没干好事。而后几年,村里有个打工的小青年过年回来探亲,喝酒的时候聊起来,说曾经在深圳的一家洗浴中心看到过她。两人还做了一番“深入交流”。说这话的时候,这小青年满脸都是猥琐的笑。

    乔家的大闺女在南方当鸡!这件事迅速在村里流传开,就跟炸了锅一样。众乡亲褒贬不一,有的骂她伤风败俗,有的说这年头笑贫不笑娼,把真金白银揣进兜里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后来乔老宝衣锦还乡,穿的那个花枝招展啊,回家的时候放了五千响的大鞭炮,请了县里的戏班子在村里连唱三天大戏,那叫一个风光。不过也更坐实了她从事皮肉生意的谣言。

    可人家根本不在乎,扭着屁股到县里上班去了,如今在一家叫春江南的洗浴中心当小头头,这工作学名叫老鸨,也叫老宝,俗称叫妈咪。所以老乔得了个外号,叫乔老宝。

    这么个女人,现在带着两个男的去了二丫姐的家,我们都隐隐感觉不妙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