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二十章 二丫姐

    乔老宝在我们村名声极臭,顶风能臭八百里,她出现准没好事。

    爷爷知道我们这些小辈相处很好,便让我跟着王二驴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和王二驴急匆匆来到二丫姐家里,院里没人,推门进了正堂,一进去就发现屋里的气氛非常压抑。

    隔着八仙桌,乔老宝和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坐在右手边,二丫姐和她老爹坐在左手边,乔老宝正巧舌如簧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二丫姐本来特别紧张,看到我们来了,马上过去拉住我的胳膊,一副急切的眼神。

    二丫姐家里她爹是个二愣子,她妈卧病在床,弟弟不着调,如今大事临门,全都压在她的身上,也挺不容易。

    王二驴拉了一把椅子大大咧咧坐下:“乔姐,怎么个意思这是?”

    乔老宝冷笑,不屑地看我们:“呦,你们小哥俩也来了,一起听听也好。”

    二丫姐她爹段老耿抽着烟卷,闷声闷气说:“二丫,让这俩小子滚蛋,家丑不可外扬。”

    二丫姐恼了:“爹,这都什么时候了,他们都是我的朋友,来帮我们家拿主意的。”

    我轻声问,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二丫姐说:“我弟弟在外面惹祸了,他借了高利贷,现在人家债主追上门来了。”

    乔老宝赶紧插嘴:“别胡说啊,什么高利贷,我们那是校园贷。”

    我多少有点法律意识:“你什么贷也不行,段彩云的弟弟还没成年,禁止向未成年人发放贷款这是国家规定。”

    “哟嗬。”乔老宝身后站起一个大汉,满脸横肉,剃着光头,指着我鼻子骂:“谁裤子没提上,把你这么个玩意露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:“你爷爷不把我露出来,怎么会有的你爸爸。”

    我是典型的倒驴不倒架,哪怕让人揍死,嘴上也不能让人占便宜。

    大汉勃然大怒:“小逼崽子,嘴是真贱。”过来就要揍我。

    王二驴犯了驴性,顺手抄起桌上的茶碗,要砸过去。

    乔老宝一拍桌子:“干什么这是!大家都是文明人,唠的都是文明嗑,这年头谁还打打杀杀的。咱有理说理。”

    她从随身包里拿出一个资料袋,扔在桌子上,示意让我们看。

    段老耿颤着手拿过来,从里面倒出一堆东西,我在旁边瞅了瞅。资料里有二丫姐她弟签字的合同文书,这些应该没什么法律效应,未成年人不承担责任。可段老耿是个法盲,看得脸色发青,继续往下翻,我们几个人眼都直了。

    在下面有数张照片的翻印,照片上是二丫姐她弟弟的裸照,这小子让人揍得乌眼黑,身上没有四两肉,光着屁股跟豆芽菜似的,正苦着脸蹲在墙边。后面有几张更是不忍目睹,他抱着脑袋,有几个人正在往他身上撒尿。

    撒尿的人在镜头外,只看见数条水柱激在他的脸上狼狈不堪。这照片还没处说理去,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撒尿,可硬说是用水枪恶作剧也无不可。

    段老耿气得脸都紫了,“啪”拍了一下桌子,茶碗都蹦起来老高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欠了你们多少钱?”段老耿问。

    乔老宝说:“利滚利到现在怎么也得小二十万了吧。”

    旁边有个男的和她耳语一下,乔老宝说:“到月底是十八万五,这个月不还,下个月可就滚到天价了。”

    段老耿脸上发烧,哼了一声:“把这个家拆了,我们也没有二十万。让他死外面吧,这样的祸害,死了我也省心。”

    乔老宝翘着二郎腿,点燃一根烟:“老段大哥,其实这里没我什么事,我是看咱们都是本乡本土的才过来义务帮忙。你们有气别撒我身上。人家债主比较通事理,不讲究什么父债子偿,子债父偿那一套,你要是不管这个儿子也行,就当没生过他。债主说了,这笔钱肯定要他偿还,不能死账,他们有的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段老耿问。

    乔老宝说:“比如说把你儿子打什么雌性激素,卖到东南亚当人妖。或者送到深圳培训培训,到同志酒吧当个小童。有钱人,尤其是有钱老头,就喜欢小鲜肉哩。”

    我们几个听得面面相觑,像是听天书差不多。乔老宝说的这些对于我们农村人来说,就跟外星球发生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王二驴叫着:“你们这是犯法!”

    乔老宝几个人哈哈大笑,那俩男的笑得眼泪都出来了,乔老宝轻蔑地说:“你们真是土包子。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,我就问你段老耿,这儿子你是不是就不管了吧,今天就要你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段老耿像被鬼掐住了脖子,坐在那直运气,脸色又红又涨。管吧,拿什么管,家里一贫如洗。不管吧,毕竟是自己儿子,到时候真要被送到魔窟供人淫乐,这辈子就完了。

    这时后屋忽然传来咳嗽声,帘子一掀有人走了出来。二丫姐赶紧过去,着急地说:“妈,你怎么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二丫姐她妈在村里是个传奇,十几年了没几个人见过她。自打我明白事起,就知道她妈得了重病,不能见风不能见光,成天躺在家里的后屋。

    今天听到儿子遭难,她这样的老病号也呆不住了,居然挣扎着下了炕。众人都倒吸口凉气,乔老宝走南闯北也算是个社会人,可看到这女人,居然也有点骇然。

    二丫姐她妈能有个五十来岁,面如枯槁,整个人估计还不到七十斤,好似骷髅成精,尤其两个大颧骨,高高耸起,看得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深红色的秋衣秋裤,头发披散着,脸色发黄,拄着一根棍,哆哆嗦嗦来到乔老宝面前,虚弱地说:“大妹子,大妹子……”

    乔老宝就跟看见麻风病人差不多,吓得赶紧站起来:“别,别,有话好说。”

    二丫她妈哆嗦着想下跪,身体实在太虚了,勉强说道:“大妹子,你救救我儿子吧,别把他卖到深圳,我的病不治了,省钱帮他还债。”

    乔老宝眼珠转了转:“这样吧,你儿子这笔钱你们家里还吧。”她拿出一份合同文书摆在桌子上:“这是债务转让合同,老段,你签了吧,签了以后你儿子就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段老耿吧嗒吧嗒抽烟,好半天才说:“就是说以后我儿子没债了,这笔债跑到我身上了呗?”

    “不是跑到你身上,而是跑到你们全家人的身上,当然了你是债务人。”乔老宝说:“先签,签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觉得这事不对劲,这份债务转让书提前已经备好,他们到底打的什么主意?我和王二驴对视一眼,均感觉不妙。

    二丫她妈哭着求段老耿,段老耿长叹一声:“真是慈母多败儿。你说你病成这样,那臭小子不说回来尽孝吧,还在外面惹祸,真是前世的冤家!”

    他拿起笔,要在文书上签字。我赶紧拉住他:“先不忙签,乔大姐,你先跟我们说说,这债务转让之后,你们打算怎么让老段家还钱。”

    乔老宝阴着脸:“段大哥,这两个臭小子是你们什么人,是你女婿吗?这么捣乱,你们不管管?”

    段老耿发怒了,冲着我和王二驴没头没脑地骂:“滚蛋,我们家的事你们少跟着掺和!”他一股邪火全发我们身上,抄起茶碗没头没脑照着我们砸过来。

    二丫姐哭着拦他也没用,段老耿完全歇斯底里,他跑到院子里抄着扁担要揍我们,把我和王二驴撵得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段老耿这样的人,用东北话说,属于典型的炕头汉子。在家里打爹骂娘,揍老婆骂孩子,一出去就怂了,关起门对自己人有的是能耐。

    我和王二驴被他打出院子外。段老耿把院门一关直接上了锁,气哼哼,一瘸一拐回屋了。

    王二驴背着手叹口气,老成地说:“这就是劫数。”

    我想起风眼婆婆对二丫姐的预言:“难道二丫姐要倒霉了?”

    王二驴什么也没说,摆摆手走了。他这人哪都好,就是有时候太讲宿命论,可能和他从小混在堂子里有关系,明明有时候可以人为抗争一下的,他都推到劫数和因果上,然后撒手不管。

    我暗暗下定决心,不管怎么样,也不能让二丫姐遭难。回到家,我把事情跟爷爷说了,爷爷就是个乡下老头,他没什么办法,反而跟我说,杀人偿命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。段家那臭小子不学好,在外面欠了钱,是老段家的教育有问题,他们家还这笔债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我知道跟爷爷说不通,只能自己想办法。因为这个事,我推迟了回山的行程。

    我再去二丫姐她家,可她家关着院门,有时候能看见段老耿一个人在院子里收拾山货。这老小子看见我就跟看见杀父仇人一样,抄着扁担就要揍我,吓得我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我始终没有机会见到二丫姐。这天,我吃了晚饭又去她家,这次下决心一定要找到二丫姐。

    刚到院口,就看到她们家外面停着一辆面包车,车里让人推下来一个豆芽菜似的小个子,正是二丫姐的弟弟,他终于被放出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看到二丫姐从院子里出来,背着一个破旧的帆布包,低着头上了这辆面包车。有个粗鲁的大汉把车门“呼”一下关上了。

    我脑子顿时热了,浑身热血沸腾,她这是用自己换了弟弟!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