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二十七章 灵狐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大概已经明白了:“附身的这只邪灵是狐仙吧?”

    程实苦笑:“你很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很容易想到,要不然你为什么来这里骂九尾灵狐呢。只是有个问题不明白,当时附身的狐仙和眼前的九尾灵狐是什么关系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程实看着寺外苍山,静默了片刻,表情极为痛苦,实在是不想回忆。

    好半天,他继续说起来。儿子程海中邪后,他第一时间不是关心儿子怎么样,而是怕当时的混乱被同行笑话,丢了自己的脸面。

    他和吉林的大仙儿,两人带着程海离开,到了家之后,程海的情况已经极为严重了。两人联手克制邪灵,可这只邪灵道行极深,修为远远在两个人之上。

    程海遭老鼻子罪了,症状和原先那小媳妇类似,白天昏迷不醒,晚上开始折腾,挣扎嚎叫面如恶鬼。程实把自己儿子用绳子捆在后院的柴房里,眼睁睁看着他饱受折磨而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他的老伴,也就是程海他妈,看儿子这样心都碎了,天天以泪洗面,骂程实是个畜生。程实还辩解呢,说这叫普度众生以身伺鹰,是一种大慈悲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叹口气,这其实是程实给自己好面子找的借口。

    程实的老婆根本不屑听这些鬼话,天天哭着要儿子,要不然就拿头撞墙。也幸好,程海确实来历不凡,他的体质不同于普通人。在痛苦的折磨中,居然还能保持几分理智,在程实的帮助下,他居然尝试着和体内的邪灵进行谈判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他们才搞明白,这只来历非凡道法通玄的邪灵,原来是大孤山九尾灵狐家族的子孙。

    说起这九尾灵狐可大有来历。

    程实细细讲解起来,他说在东北,出马仙的总头领是胡三太爷,隶属于胡家,也就是狐仙。胡三太爷相当牛逼,乃是长白山众仙之首,统领东北仙家,立下种种天条规矩,就连玉皇大帝也得礼让三分。可东北这么大,教派众多,各个地域都有一些散仙,道行并不在胡三太爷之下,大孤山的九尾灵狐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这九尾灵狐原是山间狐仙散修,吸取日月精华啥的,修成人形。九尾灵狐后来入了截教,有了传承,道行越来越高。据说这只九尾灵狐的香火在大孤山已经传承数百年,明朝时候就有了,护佑一方平安。

    如今附身在程海身上的这只邪灵,就是九尾灵狐的子孙,不但修为高深,而且带着家族背景,可不是一般散仙能媲美的。

    程实和吉林的大仙儿用种种办法和它沟通谈判,希望它能离开。可这些散仙鬼怪,脾气很古怪,不能用人的思维来构想它们。他们怎么谈判这只狐仙就是不愿意走,还传出一个信息,说自己修成人形要历经很多的劫难,莫不如直接夺舍程海,直接用他的身体继续修行。

    程实这才知道当初的决定多么莽撞,他是请神容易送神难。

    一天深夜,程海还有一丝理智,他被折磨的奄奄一息,他告诉爸爸,自己做出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程海决定在自己被夺舍前,自断经脉和这只狐仙同归于尽,玉石俱焚!

    程实哭得泣不成声,握着程海的手不撒开,如果没有这次的劫难,这孩子以后前途无可限量。程海倒是看的开,他像老人一样抚摸爸爸的头发,和程实说,这是命中之劫,冥冥之中自有定数,既然来了就不要怕。

    他还告诉程实一个事……说到这里,程实没有说下去,而是若有所思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被他看毛了:“程老师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程实说:“程海临终前告诉我,他不是常人,死后阴神不散,会附在照片上。如果找到合适的人,他还会有继续行走世间的机会。我问他什么是合适的人,他说到时候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颤:“程老师,你的意思是,那个人是我?”

    程实道:“你昨晚睡觉看到了照片上的阴神显灵,这是我儿子放出来的一个信号,你和他有缘,要不然他根本不会让你看到他。”

    我一脑袋跟浆糊似的,心如乱麻,苦笑着说:“程老师,我现在乱事缠身,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程实不高兴了:“小冯,我没跟你开玩笑。你命中注定要出马搬杆子,是道法中人。可你现在命在旦夕,体弱多病,身上还有阴毒,你就算想请我儿子,我也不会答应。我还要看看你能不能熬过眼前这道劫难。咱们修行人讲究的是三灾八难,每一道都是修行的槛,熬过去就有境界的提升,熬不过去就永远止步不前。你现在身逢大难。不过你放心,我指定会帮你。”

    我心跳加速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害怕也没鸟用。我问他,程海最后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程实叹口气:“我儿子程海别看岁数小,可他的见识和胸怀比我这个当爹的大多了。他是真正的以身伺鹰。就在那天晚上,他自断经脉,和那只狐仙同归于尽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眼圈红了:“后面的事就不说了,我那老婆子就跟疯了一样,差点没把我活剥了,就说我是杀害儿子的凶手,甚至还报了警。”他摆摆手,陷入痛苦的回忆:“我失去了儿子,也失去了老伴儿,她和我离婚走了,说再也不回这个家。”

    他擦擦眼睛:“我打听到大孤山九尾灵狐的香火道场,就来到这里,当时丧子之痛撕心裂肺,我也没管那么多,指着神位就骂。骂完之后,大哭了一场,在寺里喝得烂醉如泥。”

    我叹口气:“程老师,我插一句嘴,整件事里我怎么觉得你的罪过比九尾灵狐还要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程实眼睛瞪圆了:“我承认我有错,我好面子,为了一己之私害了自己孩子。可这只臭狐狸就没错吗,整件事的起因就因为它对子孙御下不严。子不教父之过,孩子在外面闯祸,第一个问责的就是他爹!“他深吸口气,摸摸胸口,冷静下来,继续说:”就在我烂醉寺中的那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离奇的怪梦。”

    程实说,那天他大醉了一场,沉睡的时候,从后殿出来一个人。这是个年轻的后生,面白如玉,穿着打扮跟古人似的,头上还有纶巾,着实是一个翩翩的美少年。说句冒犯的话,仅凭貌相上还真就看不出这人是男是女来。太秀气。

    这位后生站在程实面前,非常有礼貌,拱手说,程居士,整件事我已经知道了,都是我的错,没有严管子孙,导致不肖的孩子到人间乱世,我有很大的责任。

    程实这才明白,这位貌美后生就是九尾灵狐。他好歹是香童,见过一些世面,就想着从地上爬起来还礼。可不知为什么,当时怎么也动不了,就死死钉在地上。

    九尾灵狐极其坦诚,对程实说,它修行上千年,在此地享用香火也有几百年,修为也算大成,子孙无数,性子便倦怠起来。有句话说得好,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,是没有止境的,过于安逸便会退步。所以,九尾灵狐提出一个不情之请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程实苦笑:“小冯,你知道它的请求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程实说:“它要我隔三岔五就来道场,指着鼻子骂它。”

    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: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九尾灵狐是个极为坦荡的大神,它告诉我,一是这件事上它该骂,二是它希望有人骂骂它,它可以经常三省吾身,不至于忘本。”程实说。

    我长舒一口气,回头看看大殿深处的神龛,里面的九尾灵狐像在黑暗中,隐约只见轮廓,有些森森然。

    程实幽幽:“自从这件事之后,我就散了堂,再也不出堂看事。我只想尽一些自己的微薄之力,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。我便开始照顾那些神经头,减轻他们家里人的负担。我一个孤寡老头子,能做的也无非就是这些了……”他深吸口气,对我说:“小冯,我领你来这里,又和你讲了我最痛心的一段往事,你知道用意吗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说:“你在变相告诉我,修行的目的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程实笑着看我,很是欣慰:“除了我儿子,你是我见过最有灵性的年轻人,一点就透。那你知道什么是修行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茫然:“似乎知道又似乎不知道,朦朦胧胧的,说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程实点点头:“这就是开悟的契机,你随我来,我让你看一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来,径直往后殿走去,我心中纳闷,也只得跟了过去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