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三十三章 转圈

    风眼婆婆说的这么严重,我暗暗下定决心,在熬完三关考验之前坚决不谈对象。话又说回来了,我这样一个农村屌丝,谁会找我呢。

    “婆婆,我心里有些惴惴不安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风眼婆婆嘎嘎笑,笑得像乌鸦一样:“不用怕,怕也没用。你从哪来还回哪里去,到时候自然明了。”

    我懵懵懂懂从她家出来,一路琢磨着,有点疑神疑鬼,看大街上什么都怀疑。这三关阴界试炼是什么,谁也不知道,就连黄小天也说不清。这可玄了,想无可想。

    我后来也想开了,不琢磨了,既来之则安之,怕个鸟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爷爷问我什么时候回林场,打不打算再回去工作了。我想了想,觉得还是应该回去,现在虽然事情很多,可乱麻中只有一个线头,那就是闯三关。这三关考验不过,说什么都白扯,什么也干不了。

    还是回去干活吧,在家呆着也是呆着,更郁闷。

    这次我再走的时候,没有找王二驴告别,感觉有些凄凉,我们三人组如今二丫姐已经不在了,心里很难受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坐车过去,在县镇找地方住下,给司机老周打过电话,他明天才能运送物资进山,告诉我再等一天。

    过了一天我在汽车站等他,老周的车终于来了。上车之后,老周关心问我,听说你病了,感觉怎么样。我没细说,勉强挤出点笑,说没关系了。

    老周一路絮絮叨叨,说着他家那点破事,还有林场的一些事。林场只有三个光棍,哪有什么新闻,我听得枯燥乏味,昏昏欲睡。下午到了山里,胡头儿他们三个看我回来了,特别高兴,一个劲打听我的身体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在林场重新工作,过起了与世隔绝的日子。我兢兢业业完成着胡头儿交给的任务,其实心里是胆颤心惊的,不知道三关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。

    比死更可怕的是等死。

    几天过去了,我感觉身体愈发沉重,折腾一大圈,阴毒始终没有拔出去,唯一的希望就是等黄小天给我打窍,这要等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我正在宿舍躺着想心事,胡头儿进来敲门:“小冯,别躺着了,跟老周出趟车。”

    林场有一批山货要运出去,司机老周一个人忙活不过来,要找个人跟车。这活儿轻松不说,还能出去逛逛。曹元本来想去的,让胡头儿劝下来,把名额给了我。曹元拍着我的肩膀感叹,我都想和你一样大病一场了,病号特殊待遇。我苦笑说,咱俩换着试试,你一天都过不来。

    我们在车上装好了山货,出发了。一路颠簸晃晃悠悠下山。老周这人哪都好,就是嘴碎,可能是当司机太寂寞,好不容易逮个人说起来没完。我还不好意思不听,吱吱唔唔应答,其实眼皮子黏在一起已经睁不开了。

    车子颠簸着,不知什么时候,路上有个大坑,车子一下颠了起来,我猝不及防飞起来又落下,摔得屁股疼。我揉揉眼:“周师傅,咱们这是到哪了?”

    老周没有说话,径直看着前面的山路,停了下来,表情很不自然。

    我又问了一遍,老周摇下车窗,点燃一根烟,说了两个字“怪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看着他。

    老周告诉我发生了什么。这次拉着山货去的目的地叫巴尔虎旗,是个蒙古族聚集区。这条路他去过几次,对于路线不算陌生。可刚刚往那个镇子去的时候,正赶上修路,已经封道了。路边立了指示牌,上面有地图,告诉司机可以怎么绕过去。

    老周没多想,开着车按照指示牌的方向走,一路道路不平,极为崎岖,颠颠簸簸始终在山路上转悠。

    越往里走道路越是不好,也就是老周这样的老司机,换其他人稍有不慎就能翻车。

    等老周觉察不对劲,准备撤回来的时候,晚了。这条山路只容一个车道,进去可以,想出来难于上青天,调转车头那是无法想象的事,总不能一路倒车退出去。

    现在我们就在这么个局面,退指定是退不出去,只能往里进,可再往前走会遇到什么,会走到什么地方,谁也不知道,等于瞎子摸水过河。

    老周扔根烟给我:“你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我没觉得特慌,舒服靠在椅子上,点燃了烟:“周师傅,继续往里开吧,实在不行咱们可以打电话求援。”

    老周闷闷抽了两口烟,骂了句:“真他妈晦气。”发动车子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我没了睡意,看着窗外掠过的山路。

    老周没了谈性,无人说话,驾驶室里的气氛极为压抑。开了不知道多长时间,山路有了渐渐向下的趋势,道路也平坦了一些。

    老周眼睛放光,跟我说:“只要从山里开出去就行,到了外面,我怎么都能转回去。”

    又开了能有二十来分钟,终于从山路上下来了,我们正要长舒口气,突然发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前面是一片风区,风很大,暴土扬尘的。我们赶紧把车窗摇上来,从前窗看过去,勉强能看到这里是一片乡镇,路两边一排排的平房,再具体就看不清了,尘土太大。

    “这他妈的是什么鬼地方。”老周一边开着车一边四下里看着。

    车速极慢,在街道上缓缓行驶,周围的大风中看不见一个人影,刮得平房上的门牌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我没见过这样的地方,张着大嘴四下打量,正看着,老周道:“咱们开进来多长时间了?”

    我看看表,我带的是机械表,发现表针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老周拿起驾驶台上的手机看,手机莫名其妙黑屏。他按了几下开关,没有反应。我赶紧掏出自己的手机,也是黑屏,我们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老周开长途跑运输少说也有小二十年,是个见多识广的老司机,他严肃起来:“小冯,不对劲,很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我问。

    老周没说话,慢慢加快行车速度,在这条街道上飞快向前行驶。周围风尘极大,漫天都是黄沙,可视度特别低,能有两米就不错了。他一边加快速度,一边紧紧盯着车窗,这时候要出现意外,必须要能做出最快的反应。

    行驶了大概十几分钟,他慢慢停下车,摇摇头说:“不对劲,这条路不应该这么长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把车门打开,老周一皱眉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打开门,我把领子竖起来,从车上跳了下去。瞬间大风把我淹没,风沙灌进嘴里,我拼命咳嗽,好不容易把沙子吐出去。

    老周也下来了,他用手挡着脸上的尘土,大声喊:“回车里。”

    我摆摆手:“你先回去,我往前走走,看看怎么回事,马上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老周想了想:“好吧,你多小心,遇到情况不对,马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回到车里,取出一把管钳给我防身。我揣着这大号的钳子,心里有了底,慢慢往前走。

    路边大都是平房的商店,上面挂着牌子,写着什么“迎宾羊汤馆”、“好运食杂店”类似的字样,我随便找了一家,凑到窗上往里看,什么也没看不见,里面黑不隆冬的,勉强能看到桌椅的轮廓。

    一股风吹过来,我浑身发冷,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我继续往前走,盯着路边的平房,奇怪的是,看不见半个人影,家家户户都紧闭门窗。

    手表无法计量时间,我估摸着已经走了十来分钟,突然前面的路旁出现一辆车。我心头狂喜,终于看到车了,说不定里面有人可以问路。

    我艰难地走过去,等来到车前,看到车牌和车的样子时,顿时傻了,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这辆车居然是老周的车!

    我迎着风沙来到车窗前,使劲拍了拍,有人影凑在窗里往外看,正是老周。

    这事简直太匪夷所思了,老周的车按说应该在我的后面,为什么我走着走着,又能看到它了,它居然在前面出现了。可能的解释是,我在不知不觉的兜圈子,难道这条路有问题?

    我肯定自己是沿着直线走的,最起码我是这么认为,为什么又转回来了,实在是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车门开了,老周惊讶地看我:“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正要说什么,突然眼前一黑,什么都看不见了。这一刻,我突然失明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