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三十四章 拉面馆

    我经历过一次突然失明,是在九尾灵狐的道场里,所以虽有些慌乱,可还没到害怕至崩溃的地步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风沙吹在脸上的感觉,用手在脸前晃了晃,确实什么都看不见了,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老周的声音在旁边响起,他扯着嗓子喊:“风太大了,你赶紧上车。”

    我咽了一下口水:“老周师傅,我看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他没听清。

    我颤抖着声音说:“我瞎了,突然看不见了!”

    老周明显倒抽一口凉气:“不会吧。上车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扶着我上了车,车门“哐”的关上,驾驶室里非常温暖,我哆嗦的身体逐渐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兄弟怎么了?”忽然响起一个陌生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老周的声音透着惊慌和担忧:“不知道啊,刚才他自己到前面探路,回来以后眼睛就瞎了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问,“那是谁?”老周说道:“刚刚我在车上的时候,来了个人求助。对了老弟,你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那陌生人道:“叫我大发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咱们小兄弟说说,你是怎么到这里的?”老周说。

    这个叫大发的男人说:“我家住在巴尔虎旗镇,本来搭乘着黑车回家,谁知道这个晦气,跑着跑着司机精神溜号,车撞树上了,出了车祸。他在现场看车,我心急火燎的赶路,就跑这么个鬼地方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。”

    老周说:“这就是你不对了,不该一个人走,应该留在原地等待救援。”

    “等个毛线啊,”大发说:“等了都快一上午了,连个车影都没有。我实在等不及了,还不如自己走走,再搭别的车呢。这不就遇到老哥你了。”

    老周苦笑:“遇到我也没个卵用,现在困在这鬼地方,怎么出去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唠着嗑,我坐在后排座没有说话,眼前是深深的黑暗,什么都看不见。和上次盲的感觉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上次致盲是因为鬼遮眼,现在是怎么回事?我问道:“老周师傅,你车上有没有柚子叶?”

    老周苦笑着说:“哪有那玩意。问我要柚子叶,等于逼着姑子要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哎,”大发说:“我刚才来的时候,看见路边有个菜市场,咱们去看看吧。总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,天眼瞅着要黑了,这风也不知要刮到什么时候,咱们晚上得想办法填饱肚子。”

    老周让我坐好。他发动车子,在大发的指示下,慢慢往前开。

    我什么都看不见,能听到窗外是极大的风声,吹得车玻璃嘎吱嘎吱的。我现在如同陷在一块黏黏糊糊的深渊里,无法挣扎,甚至连周围的情况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,大发道:“就是这。”

    老周说:“小冯,你在车上休息一会儿,我和大发兄弟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现在非常怕孤独,怕自己一个人留下,赶紧说:“那你们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老周打开了车门,顿时外面的冷空气卷着尘沙进来。

    听声音,他们两个出了车子,车门随即关闭,两个人不在了。

    我瘫软在座位上,心乱如麻,周围的空气很暖,静无声音,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过了很长时间,他们两个还没回来。我实在等不及,摸索到车门前,鼓足勇气,猛地扭动把手,打开了车门。外面的风吹得如同鬼哭狼嚎,寒风夹着尘沙吹到脸上,我没敢下车,大声喊:“老周,大发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回音。

    我没有冒然下车,倒不是我没有这个勇气,而是我现在瞎了,即使摸黑出去也未必能对事情有什么帮助,如果遇险了,反而给老周他们添麻烦,索性这么等着吧。

    我正要缩回身,忽然有什么东西卷着风,吹在脸上。用手一摸,是一张纸,圆不溜的,什么玩意儿,忽然摸到这张圆纸的中间有个剪出来的方洞,我霎那间就明白了,身上像是过了电流,妈的,这是送葬用的纸钱!

    我赶紧把这张纸握成团扔出去,随即把门关上,心怦怦乱跳。怎么这么晦气,日他姥姥的,好不央有一张纸钱吹脸上。

    我浑身像是发烧一样,特别热,不停地打冷战,只觉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心头冒起一种不祥预感,上次瞎了是因为鬼遮眼,这次呢?

    正想着,忽然隐隐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,有喇叭声咽的声音。这喇叭和唢呐吹得一个凄惨,声调高高低低的,一听就是有送葬队伍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侧着耳朵去听,声音很细,若有若无,必须凝神静气去听……就在这时,车门突然“哐”开了,给我吓的差点没尿了,磕磕巴巴问:“谁?”

    带着风声,是老周的声音:“咋了,小冯,害怕了?”

    我“嗯”了一声:“你们怎么去这么长时间?”

    老周说:“别提了,我们找到了菜市场,从窗户钻进去,里面太大了,挨个柜台找能用到的东西,找了半天怕耽误时间太长,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有东西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有个鸟啊。”说话的是大发:“对了,我们看见一家拉面馆在市场的后身,亮着灯还开着业,晚饭可算有着落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时候又听到若有若无的喇叭声:“你们听没听到什么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老周问。

    “农村送葬吹的喇叭和唢呐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老周声音有些惊恐:“小冯,可不兴吓唬人。大发,你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大发没说话,隔了会儿,道:“还真有,你听不见吗,好像越来越近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,这是什么?”老周看到了什么东西,他在我身边捡起一样东西,声音变了:“我去……这,这是纸钱!哪来的这玩意?”

    “什么?纸钱?”我赶紧问。

    “对啊,揉成球的,是你弄的吗,从哪出来的这玩意。”车门响动,应该是老周把纸钱扔出去。

    车里没人说话,我心头狂跳,刚才明明把纸钱扔走了,怎么又回来了。今天发生的一切,极度匪夷所思,事事违背常理,简直太怪了。

    大发说:“我怎么心慌慌的,咱们赶紧走吧。这事有点邪性,咱们不能等送葬的队伍过来。”

    车门打开,他们两个人扶着我出了车,我什么都看不见,一路跟着他们两个往前走。在风声中,能清楚地听到不远处的喇叭和唢呐声,相对刚才,已经近了很多。

    老周骂道:“我也听见了,晦气,赶紧走!”

    走了一段,老周说:“菜市场关闭了大门,只能从破窗户进去。小冯,接下来你要听指挥,窗户很难爬。”

    他们告诉我在哪爬高,注意脚下……他们俩一个扶着我一个拖着我,我稀里糊涂钻进了一个洞里,明显能感到温度有所回升,应该是进到一处空间里,风声被隔绝在外面。

    他们搀扶着我,一起往前走。

    地面很硬有些滑,脚底还略有些粘稠,这里真是菜市场,能闻到海鲜蔬菜肉类留下来的味道。谁也没说话,脚步声在空旷的菜市场中回响,走了很远一段距离,我们不约而同停了下来,因为都听到了送葬的声音从外面传来。

    喇叭,唢呐还有鼓声,就在菜市场外面。

    我听到老周浓重的呼吸声,赶紧问:“老周师傅,外面是什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老周牙齿打架:“窗外能看到遮天蔽日的招魂幡,也能看见模模糊糊的人影,可再具体的东西就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大发声音发抖:“赶紧走吧,太吓人了,咱们先到拉面馆吃点东西暖和暖和,再打听怎么出去。”

    又向前走了很长一段,老周说:“小冯,到市场后门了,有个角门没关,咱们从这里钻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在他们两人的搀扶下,钻出了小门。

    外面似乎没有尘沙,风也不大,气温却很低,特别冷。他们拉着我走了一段,老周道:“前面就是拉面馆,里面亮着灯。”

    我什么都看不见,在脑子里想象眼前的场景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来到拉面馆前,老周推开门,搀着我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拉面馆里很暖和,舒服劲就别提了,我们三人瘫坐在椅子上。椅子还有靠背,坐着挺舒服。

    这时有人说:“三位,吃点什么?”声音挺苍老的,是个老头。

    大发说:“冻死我了,先热热乎乎来三碗烂肉面,有骨头吗?”

    老头说:“有,锅里熬的都是,用的是我们家祖传的老卤。”

    大发喉头动着:“排骨给我们先上一盆,妈的,饿死我了。对了,酒有吗?”

    “啤酒没有,只有自家酿的包谷酒。”老头说。

    “就它了,先来它三杯。”

    老头道:“得嘞,一会儿就上齐。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,我跟你打听个事,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,我们走不出去了。”老周说。

    老头笑,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:“来这里,你们还想出去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