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三十五章 逃亡

    老头说完这句话,慢慢走远了,应该是去了后面的厨房。

    我赶紧道:“老周师傅,大发兄,咱们还是走吧。”老周问我怎么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这里让我很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老周没有说话,能感觉到他在犹豫。

    大发不耐烦:“我说小兄弟,不要疑神疑鬼嘛,你看不到这里的情况我说给你听,这间拉面馆只有老头一人,后厨有没有人不知道。一个糟老头子你怕什么,我觉得他挺面善的。你们要走就走吧,我是不走了,饿屁了都,从撞树上到现在,我就水米没打牙。”

    老周也说:“小冯,我看没事,吃了饭再走不迟。再说现在走,去哪呢?这鬼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他们在动桌上的茶碗茶杯,倒了水。一只手拉住我的手,引导我摸到了茶杯,老周说:“你先喝点热乎水暖暖身子,稳稳心神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我还真是渴了,喉头火烧火燎的,摸着茶杯就想喝。可心头的怪异感越来越甚,总觉得哪里不得劲。

    我听到“滋滋”两口,有人喝了水,我急忙道:“老周师傅,你喝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老周说:“这水好,应该是泉水打出来的,好甜啊。”

    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:“呦,这位兄弟厉害啊,我们拉面馆的水确实是泉水打上来的。这口泉水可真是不一般。”说话的正是拉面馆的老头。

    “三位,烂肉面已经上齐,骨头一会儿就来,你们先吃着。”老头说。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就听到“稀里呼噜”吃面条的声音,大发一边吃一边夸赞:“老尼玛香了,真尼玛好吃。”

    有人正在掰筷子,大发已经吃上了,现在要掰筷子吃的一定是老周,我一把按住他:“老周师傅,这面不能吃!”

    “咋了嘛?”他问。

    我心头狂跳,我已经差不多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说道:“这地方很可能不是阳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他的语气惊讶至极。

    我摸到桌子边缘,用尽全力往上一掀,八仙桌很沉,我一下没掀动,但也把桌子歪倒了一边,只听茶碗杯子什么的摔在地上,破碎声一片。

    拉面馆老头怒吼:“你干嘛的,捣乱的吧?”

    我抓住老周,大叫一声:“快跑!”

    慌乱中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有人拉着我的胳膊往前跑。我跟着跑出一段,忽然心里咯噔一下,带我走的这人如果不是老周怎么办,我急忙喊:“老周师傅……”

    老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:“唉,是我,咱们赶紧跑吧,那老头回厨房拿菜刀去了。小冯啊小冯,你真能给我惹乱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发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老周的声音发颤:“真是邪门了,你掀了桌子,面条撒的满地都是,大发居然坐在地上拿手捞着吃,吃的那个香啊。我头皮都炸了,这里面肯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跟着他往前跑,凭感觉进了一扇窄门,然后是黏黏糊糊的地面,说话声音空旷无比,我们又回到了菜市场。

    老周拉着我,我们两人磕磕绊绊往前跑,好不容易从菜市场前面的碎玻璃洞钻出去。外面的风小了很多,老周的声音极为惊喜:“啊,太好了,尘沙都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回到车前,老周刚打开车门,便破口大骂:“我草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急忙问。

    老周骂:“谁家出殡这么缺德,把纸钱撒的我车里都是,座位上、驾驶台上全他妈是纸钱,缺了八辈子损德了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道:“先别骂了,离开这个鬼地方。”

    老周钻到车里,能听到他在简单收拾,然后让我坐好,他发动车子开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在座位上来回摸着,果然摸到了好几张略有些湿的纸张,表面粗糙,中间有方洞,应该是纸钱。

    “我草,”老周骂:“油要干了……哎,我草,有路,有条小路!”车子颠簸,我整个身子都飞起来,车子应该在急速转向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老周声音都在发颤:“加油站,加油站!休息区!咱们出来了!”

    车子停下来,老周让我在车里呆着,他去车站加油。

    我赶忙道:“老周师傅,你看看周边有没有卖柚子的,帮我弄点柚子叶泡水。”

    老周下车去了,车身响动,应该是在加油。我听到外面老周在和谁说话,我摇下车窗,老周在问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那人说:“这里是休息区,顺着南一路过去是巴尔虎旗,东面是大青山林场,你们往哪去?”

    老周急忙说:“我们就是要去巴尔虎旗,可走半道遇到修路的,拐进山区,经过一个破镇子,好不容易才开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镇子?”那人颇有兴趣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一个人都没有,后来我们在那里吃了一顿拉面,又遇上送殡的,唉,乱七八糟的。我也算老司机了,那个镇子从来没见过。”老周感叹。

    那人笑:“要是这么说,你应该和我们老板聊聊了,他也遇到过这样的事。你到小超市去,他在里面卖货。”

    老周没忘了我:“你们这有卖柚子的吗?”

    “超市都有,你们去吧,车子我帮你们加好油了。”

    老周把车开到一边,扶着我进了超市。老周迫不及待和一个人攀谈起来,应该是老板了。老周简单说了说我们的经历,老板惊讶:“哎呀,大兄弟,以前我二叔就遇到过这么个事。”

    老板说的时候,让店员去取来柚子叶泡水。

    老板的这个二叔大概在九十年代的时候,在乡镇开了个买卖,从沈阳批发衣服过来卖。自己有辆车,专门跑长途拉衣服。有一次他遇到了修路的情况,也是按照指示牌拐到了空无一人的小镇。不过他的经历没我们那么复杂,他没有找到什么菜市场和拉面馆,也没遇到送葬的队伍。他只是口渴,在路边的水龙头喝了两口水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老周急忙问。

    老板说:“回家之后没几天这人就完了,犯迷糊,吃什么吐什么,前些年我去他家见过一次,还没好,成天跟个傻子似的。听说智商比小学生还低。”

    这时店员端来了柚子叶水,我清洗了眼睛,果然恢复了视力,一切都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我看到这是一间加油站里的超市,好几排货架子,玲琅满目的商品,有顾客正在挑选商品。柜台前,老周正和里面一个男人热火朝天聊着。

    那男人就是超市的小老板了,他说:“这位大哥,你在那个镇子里没吃什么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老周声音很难听:“那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?”

    小老板说:“谁知道是什么地方,有人说是阴间,有人说是世外桃源,还有人说是失落的世界,谁知道呢。是什么不重要,关键是不能吃里面的东西,阴阳相隔,吃了肯定会坏事。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老周脸色巨变,捂着嘴说:“老板,你们家厕所在哪?”

    小老板指指后面,老周就跟火烧了屁股一样,急忙跑进厕所,半天没出来。

    我洗过眼睛,顺手买了块毛巾,擦了擦脸。

    小老板说:“小兄弟,你们真的遇到那地方了吗?”

    我苦笑,还没说什么,外面有一辆警车开进加油站。两个警察进超市买烟,小老板不再和我说话,招呼警察:“韩头儿,过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老规矩,两包玉溪。”一个警察说着。

    小老板从后面拿出两包烟,他也是个包打听,跟警察唠嗑:“韩头儿,怎么样,有啥新闻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啥大事,就是高速边上发生了一起车祸,车子撞树上了,两人当场死亡。”警察说。

    “呦,”小老板说:“够惨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酒驾。”警察说:“要么说喝酒开车真是不好,害死人不偿命。”

    我听得心头狂震,脱口而出:“其中一个人是不是叫大发?”

    警察正和小老板说着话,冷不防我插嘴进来,他们转过头看我。警察疑惑:“你认识死者?”

    我磕磕巴巴说:“可能是我朋友吧。我们打过他的电话,他一直没接,都担心是不是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办了,”警察说:“你和我们走一趟吧,看看尸体,确定身份。我们正愁怎么找他们家人呢。”

    我满嘴泛苦,怎么这么倒霉,插这个嘴干什么呢,没事找事这是。

    我赶忙说,我和这个人也不熟,从来没见过,是听其他朋友这么说的。这警察还真有个执拗劲,让我找其他朋友来,谁认识死者就找谁。

    我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嘴巴,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这时,老周从厕所走出来,他脸色蜡黄,擦着嘴,看样子是刚才吐过了。我咳嗽一声:“老周师傅,人警察找到大发了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