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三十六章 案件

    “大发在哪呢?”老周擦着嘴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警察说。

    老周愕然地看着警察,突然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老周毫无征兆中摔在地上,浑身抽搐,嘴里不停泛着白泡沫,就跟金鱼似的,时不时还打个挺。

    在场人谁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。两个警察和我,还有超市员工的帮忙,七手八脚把老周抬上了警车,一路拉到了最近的巴尔虎旗镇中心医院。

    这通忙活,镇中心医院毕竟不是大医院,医疗力量有限,给老周做了处理,人还是没醒。警察也就不提带我们验尸的事了,他们给我留了电话,告诉我联系上了大发的亲人,尽快和他们联系。

    可算把他们对付走了,我赶紧给林场的胡头儿打电话。胡头儿一听老周人事不省送进医院,也愣了,告诉我哪也别走,守着医院,后面的事他来处理。

    等到快晚上的时候,人来了,不止胡头儿一个,七八口子一大帮,有老周的老婆还有亲戚,老周直属林场,来的还有我们上级领导。

    一大群人把我围住问怎么回事。我在医院已经翻来覆去把整件事想过了,我们遇阴这个事不能往外讲,一是太惊世骇俗匪夷所思,说了其他人未必信,二是问询的人里还有林场上级领导,官方肯定不承认这些迷信的存在,说实话除了给自己找麻烦,没别的好处。

    我便跟他们说,我们来巴尔虎旗的时候,遇上修路,老周师傅开车走了小路,进到一处镇子上,他在镇子上吃了碗拉面,等出来就变成这样,会不会是食物中毒?

    正说着,医院那边的结果也出来了,检查过老周的血液,发现里面确实有不明毒物,镇医院处理不了,家属们商量转到大医院。我作为老周陪车的唯一见证者,得跟着一起过去,我倒想走了,可老周的家里不让,表面客客气气的,就是不放我走。

    他们商量转院的事,瞅没人注意的空当,我把胡头儿叫到一边,详细说了我们在那个诡异小镇上的经历,包括后来听说了大发的车祸。

    胡头儿听得目瞪口呆,饶着他见多识广,听来还是觉得像天方夜谭。他抽着烟,凝神想了想,告诉我,怎么处理他要考虑考虑。

    晚上转了院,到市里的大医院住下,到底是大医院,到后半夜的时候,老周情况终于稳定下来。其实他在镇子上没怎么吃东西,就是喝了杯茶,结果就折腾到现在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他醒了,看看陪护的这些人,开口第一句话就是“小冯哪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宿没怎么睡,让老周他家人看得死死的,上厕所都有人跟着。此时叫我,我赶紧凑过去,老周拉着我的手,哭着说:“小冯,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。昨晚我做了个梦,又梦见自己回到那个拉面馆,那怪老头和大发居然都在。大发还坐在地上抓拉面吃,老头阴森森跟我说,幸亏你没吃那碗拉面,否则就来这里跟大发一起做伴了。我都快吓死了,小冯啊,幸亏你,要不然我就回不来了,咱俩算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。”

    我长舒口气。进了那个小镇从失明开始,我就觉得他妈的不对劲,果然是阴间地界。

    说来我也有些惭愧,这次小镇的恐怖经历会不会跟我磨三关有关呢?这就是第一关。如果这么来看,老周本是无辜的,是跟着我吃了挂落,是我害的他这样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只能窝在心里想想,真要说出来,我能让老周家里人活扒了。

    老周醒了,皆大欢喜,老周告诉他们家里人,要好好对我,是我救了他。老周家的人对我千恩万谢,说等老周身体好了,一定要给我送上一份厚礼。

    我客气客气,跟着胡头儿从医院出来,这一天的经历简直恍若如梦。胡头儿开着车,把我拉回了林场。晚上我们林场的四个人凑在一起吃饭,我把真实的经历详详细细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曹元和老张听得啧啧称奇。忽然曹元道:“小冯,我怎么觉得有些奇怪呢,大家想想,小冯第一次遇到了狐狸精,第二次又进到了阴间,怎么这样的事全让你摊上了。你们说怪不怪?”

    老张摸着下巴,叼着烟说:“还真是,说不定小冯是阴性体质,对这样的事特别敏感。”

    曹元说:“我不可敢跟你巡山了,太吓人了,说不定再碰到什么邪乎事。”

    我气得拍桌子:“看你那个倒霉样,你以为我爱跟你一起巡山。”

    曹元喝的晕晕乎乎,正在酒劲上,一听就恼了:“你骂谁?我草你大爷的。”他一拍桌子站起来。

    我冷笑,我能怕他吗。我也站起来,踩着椅子瞪他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两个剑拔弩张的时候,胡头儿大吼:“行了!马尿灌多了停尸去!我看你们两个都是精力旺盛,明天就去巡山,就你们两个!这是工作单位,不是你们家,想耍脾气回家耍去。”

    老张过来和稀泥,拉着我们回宿舍。我和曹元脸色铁青,我看他不顺眼,他看我也膈应。曹元跟老张说:“张哥,这算什么事,某人自打来林场不是休病假就是在宿舍躺着,要这么个废人有什么用,以后我也装病得了。”

    我气得脖颈的青筋都蹦起来:“曹元,草你姥姥,你有话说明面上。”

    曹元大怒:“说的就是你!都拿一样工资,凭什么你这么潇洒,我看就是给你惯的,臭毛病!”

    我冲过去要干他,曹元也不含糊,过来抓着我的肩膀,我们眼瞅着要干起来。突然有人重重扇了我个嘴巴,曹元也挨了一大嘴巴,打我们的正是老张。

    老张沉着脸:“你们两个真出息了,我得跟头儿说说,以后好好调理调理你们俩,就是闲的,闲出病来了,滚回去睡觉!”

    曹元哼哼两声,他还不敢跟老员工炸刺,一甩衣服回宿舍了。老张看看我,叹口气没多说什么,让我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我回到宿舍,曹元已经躺下了,一只鞋子在地上,一只鞋子在我床上。我恨得牙根痒痒,又不想和他一般见识,把鞋扔到一边,衣服都没脱,上床就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正睡着,有人“哐”一脚把门踹开,我这个烦躁,曹元真是该收拾了。我揉揉眼翻个身,谁知道踹门的不是曹元,门口响起老张的声音:“真是懒驴懒马屎尿多,都几点了?!两人还在这停尸呢,赶紧起来,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我伸个懒腰坐起来,看到曹元也是刚醒,他骂骂咧咧,一边揉着眼一边脚在地上探着找鞋。

    我看向窗外,外面停着一辆警车,胡头儿正在跟几个警察说话。老张在旁边听着,不停抽着烟。

    我和曹元对视一眼,都觉得有些尴尬,什么话都不说,各自穿鞋出来。

    胡头儿看我们来了,招手示意过去。他给我们介绍:“这位是派出所的刘副所长,来林场打听点事,你们两个也听听,看看能不能提供线索。”

    刘副所长是个五十开外的老汉,长得不太像警察,倒有些像敦厚的邻家长者。他和我们说明了来意。

    前几天有人报警,说是自己老婆一大早骑着电动三轮车上亲戚家送东西,一走就没影了,半夜没回来。打电话问过亲戚,人家说早走了,又给老婆打电话,手机关机。家里人怕出事,赶紧报警,请求公安机关帮助寻找。

    经过几天调查,有群众举报说,在一条胡同里发现了一辆红色三轮车,特征符合失踪的那辆。

    警察带着失踪者的丈夫到那里检查车辆,确实就是他老婆骑的,驾驶座上还有他们家人用螺丝刀划的名字。

    车发现了人却没了,警方认为这辆车价值一万多块,失踪者不可能随意将车丢弃,极有可能是遭遇了不测。警察以发现车辆为中心点,向四周辐射开展搜寻工作,调查附近的监控探头,还在网络上发布了协查通告。

    查来查去,有监控录像表明,这个失踪的女人曾经拉过一个男的到了大青山附近,进了通往林场的山路。我们这里没有摄像头的监控,所以也就没法确定两个人进山是干什么,什么时候出来的。

    目前推导出的时间链是这样的:失踪的女人一大早骑车去亲戚家,上午从人家出来,半途拉了个陌生男人,拐进了大青山地区。后来发生什么事不知道,再有线索的时候,就是那辆车被遗弃在附近乡镇的胡同里。

    我们这里不算大城市,就是三线的小县城,平时没什么重大的刑事案件,现在出了这么个事,十里八乡都传遍了,警察面临的压力很大,市公安分局已经安排了刑警大队进行侦查,务必尽早破案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