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三十七章 怪事

    刑警办案自然有他们的章法,本地派出所属于打外围的,进行周边地区的走访和调查。根据唯一的视频线索,失踪的女人被害地点极有可能在大青山,而且就在通往林场的必经之路上。

    林场员工里这几天唯一下山的人就是我,我和老周师傅开车送货嘛。派出所的刘副所长重点问询了我,反复问当时在路上遇到了什么。说实话,我脑子是一盆浆糊,什么都想不起来。我和老周真是倒霉,这一趟活儿走下来,卡阴不说,他住进了医院,我还被警察调查。

    那天我和老周离开林场,我唯一记得就是老周在路上喋喋不休。我当时特困,眼皮子黏在一起,路上发生了什么真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实话实说,都和警察说了,让他们再去问问老周。

    末了他们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,刘副所长临走前对胡头儿说,这几天刑警队的警犬队会开进山里,让我们多多配合。

    等把他们送走了,我们四个人到办公室开会。曹元嘴里哼哼唧唧说:“真他妈邪性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又出了个失踪妇女。”

    胡头儿不高兴:“行了,就你怪话多。我和大家交待两句,要积极配合警方的工作,但是也别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,该干什么还干什么。还有一个事,一定要注意安全,如果真像警察说的,尸体埋在这,凶犯没落网,那他极有可能会故地重游。大家都精神点,这几天巡山看见反常的人或事,别急着咋咋唬唬的,能稳住就稳住,马上呼叫我或是老张,等大家到齐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到仓库拿了三个对讲机,分给老张、我和曹元。胡头儿还修改了近期的巡山表,两人一组,不准单独行动。

    鉴于我和曹元矛盾还没解开,现在山上又出了这么个大事,怕我们两个互相撕逼没轻没重,出现不可预测的后果,所以把我们两个拆开分组。我和老张一队,胡头儿带着曹元。

    我对这个结果比较满意,老张见多识广,性情沉稳,绝对是江湖老油条,就算我们真的遇见那凶犯也不怕,两个大老爷们收拾这么个人怎么都够了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来了刑警队的人,牵着好几条大狼狗。胡头儿和曹元这一队今天值班,负责带他们进山搜索,做向导。谁知道还没出发,山中多雨,突然下开了大雨。刑警队本想冒雨进山,可谁知雨越下越大,简直是大暴雨,雨水成了雨帘,落地生烟,远处的山脉升起一层层的白色瘴气。

    林场基地有的是房子,就暂时让刑警队的人安顿下来,不急着这一时。众人凑在办公室里开会,满满当当都坐满了,炉子上烧着热水,屋里暖暖烘烘的。刑警队的人非常辛苦,正好趁下雨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大家一开始还探讨案情啥的,说着说着就成了吹牛逼讲故事,喝着热乎乎的茶水,外面大雨倾盆,这叫一个惬意。

    这大雨,好家伙,一直下到晚上。下午四点多钟就全黑了,天色漆黑如墨。胡头儿招呼我们到厨房准备伙食,什么菜硬来什么,好好招待人家警察。冰柜里都是现成的。不多时,食堂里就摆满了一桌子,众人团团围住。刑警是执行任务来的,不能喝酒,大家就以水代酒,气氛倒也热烈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外面的雨停了,大家还在吃着,就在这时,门口的警犬“汪汪”叫了几声。

    有个小年轻的刑警停下筷子,出去看怎么回事。曹元腆着脸笑:“是不是它饿了?”

    小刑警说:“警犬不是普通的家狗,对饮食是有严格训练的,不会因为饿了就乱叫。”

    我们几个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小刑警到门口去安抚这只狗,我们这边正吃着,小刑警忽然进来,惊喜地说:“大家快出来看!”

    其他警察还以为有情况发生呢,他们的素质真不是盖的,一听这话,饭不吃了,马上结队出来。这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,山风很冷。

    我们跟在后面也出去瞧瞧怎么回事。小刑警牵着警犬,指着黑暗的天空说:“你们看。”

    我们眯着眼往天上看,虽说雨停了,可淅淅沥沥还有雨点,勉强看过去,黑暗的天空果然反常,深邃的夜空露出一道缝隙,不知道是云层的效果还是怎么的。那道缝隙竟然以肉眼能观察到速度在慢慢合拢,像是一条急速愈合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大惊小怪。”刑警队的队长是个黑脸膛,不满的看着小警察,认为他谎报军情。

    小刑警赶紧说:“队长,你们没看着刚才的情况,刚才天上的这道口子裂得非常大,我居然看到里面有很多人。天上人来人往的,像是赶庙会似的,穿的衣服都是古代那种的。”

    我们面面相觑,看小刑警这个表情,不像是作伪,况且他也不可能去骗自己的队长和兄弟。

    老张叼上根烟,瞅着黑暗暗的天空,此时缝隙已经没有了,恢复了正常。阴云密布,风很大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看到开天门了?”老张在寒风中吐着烟圈说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老张道:“吉林梅河口这个地方你们知道吧。94年的时候就在梅河口曾经出现过开天门事件,当时很多人都看到了。开天门顾名思义,就是天上开了一道门,地上的人能看到天门里出现的很多景象,有闹市啊,龙凤啊,甚至还有人看到过猪八戒和孙悟空。”

    曹元呲着牙笑,看看黑森森的天空: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刑警队的人对这种迷信说法不感兴趣,既然没什么大事,就准备回去接着吃饭。这时,黑脸膛的刑警队长异常警觉,突然抄起手电对着西北角的林子照过去,厉喝一声:“谁?!”

    刺眼的光斑落在摇晃的树枝上,我们看到在枝枝叉叉中间,有一个黑影跑的极快,身体一拱一拱的,不像是人,好像什么动物,转眼就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胡头儿赶紧说:“下过雨之后,山里很多野兽都出来了,今晚大家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队长说:“老胡,我还想带着队伍进山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别了。”胡头儿赶紧拦住,说下过雨后山路湿滑,天色黑了,进山十分危险。

    今晚怪事频出,众人心头都不怎么痛快,刚才挺好的气氛也破坏了。大家收拾好碗筷,胡头儿去安排这些警察住下。今晚轮到我值班,他们都去睡了。

    大晚上我一个人不怎么担心,这里又是警察又是警犬的,借那些不法分子俩胆儿,他们也不敢来。

    我把办公室收拾收拾,晚上太冷,屋里没什么取暖的,只能把棉袄披上。我正收拾桌面文件的时候,忽然看到桌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张纸,上面写的字。

    我狐疑片刻,拿起来看,一看就愣住了。纸上写着:明天到山涧野坟来,有重要的事说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皱皱眉,又看到了落款,上面清清楚楚写着“胡婷婷”。

    我咯噔一下,胡婷婷是那只狐狸精,和我颇有渊源。我拿着纸条翻来覆去看,不知道胡婷婷什么时候来留下的。难道只是个恶作剧?

    纸条上文字娟丽秀气,是非常漂亮的小楷字,要说整个林场谁最有可能整蛊我,那只有曹元了,可曹元那两笔狗爬似的字,比字条上写的差远了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到晚上的那起小插曲,刑警队长曾经发现一个怪异的影子,莫非就是胡婷婷来送信?

    这一夜我都不安心,拿着字条翻来覆去看,决定还是去看看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众人很早就醒了,吃过饭之后进行安排,老张和我守家,胡头儿和曹元带着警察巡山。等他们都走了,我也坐不住,主动跟老张请缨,说他们干他们,咱们还得依工作条例巡山,我年轻多跑跑腿。

    老张夸了我两句,本来他想去巡山,让我留下来值班。我赶紧给他分析,说必须有人坐守大帐,运筹帷帐之中,还是老张你这种老江湖最合适。我小年轻,嘴上无毛,更适合在一线打打杀杀。

    老张听得这个舒服,拍着我的肩膀说我孺子可教。嘱咐我说,下过雨天冷湿滑,去看看就回来,安全第一。

    我长舒口气,总算把他说服了。

    我换上工作的装备,穿了防滑的大头鞋,这就进了山。胡头儿和刑警队的人去了山下,而我绕了一圈,直奔山碑后面的禁区。

    胡婷婷字条上说的山涧野坟,就是我当时被她蛊惑,晕死的那地方,至今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我加紧脚程,那地方还真是不近。山路崎岖,多是烂泥,非常滑脚。我小心再小心,深一脚浅一脚终于过了山碑地界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个多小时,站在山头上往下看,下面就是要去的山涧野坟。

    因为下过雨,本来干涸的山涧此时溪水奔流,除了哗哗的水声,四面一片阴森的寂静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