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三十九章 尸变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你是高人,救救我啊。”

    那人爽朗大笑:“我哪是什么高人。行吧,咱们相逢是缘,我送你出去。你是巡山的工作人员,我也不好说什么,这是你的职责所在,只是提醒一下,此地少来,阴气太重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狐疑,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那人拉着我的手往前走,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他,有点害怕,不知道他能带我到什么地方。这个人会不会就是胡婷婷说的那个高人呢?

    从第一面的初次相识来看,我倒觉得这个高人没有胡婷婷形容的那么可怕,感觉性情开朗通达,说话大声大笑,并没有为难我。

    走了没多久,隐隐听到远处有很多人说话的声音。那人停下来:“前面我就不带你过去了,你回去后用柚子叶洗脸就能破除鬼遮眼的障法。你的体质比较特殊,很敏感,容易感染到阴气,回去还是想办法换个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那人说:“这座大青山存在上千年,自然环境保护不错,山里有很多古老的事情都超出你的想象,你很容易撞邪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渐远,我赶紧道:“高人啊,你留个姓名,我以后好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那人大笑:“相逢何必曾相识。”

    声音渐渺,无影无踪而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前面有人大喊:“这儿有个人!”随即是胡头儿的声音:“呦,这不是小冯吗?怎么跑这来了。”

    能感觉很多人凑过来,还有狗叫声,胡头儿说:“小冯,你怎么在这,你咋了?”

    我颤着声音:“刚才巡山,突然看不见了,然后被一个人救了,他告诉我回去以后用柚子叶洗脸就能看到东西。”

    没人说话,只有狗叫声,估计他们正在消化这个事。

    胡头儿问我,救我的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我苦笑:“我也没看见。正巡着山突然暴盲,什么都看不见,只知道是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刑警队长的声音响起:“荒郊野岭的一大早上,会是什么人呢?小冯,你还记得你遇到那个人的地点吗?”

    我在心里暗暗舒了口气,这下好了,我可以直接把他们带到埋尸骨的地点,连找托的程序都省了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们,是在离山涧东面的两里地,有一棵大槐树。一到那地方,我当即就感觉不对劲,阴气森森,而且看到地面的土壤也不对劲,好像翻动过,正要细查,眼睛就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队长脑子里始终挂着一根警弦,马上安排几个人牵着狼狗过去看看,胡头儿向导带队。曹元和一个小警察带着我回驻地。

    曹元和我之间还保持着很尴尬的感觉,谁也没说话,那小警察也是个沉默的人,我跟着他们两个,深一脚浅一脚终于回到了驻地。

    老张的声音传来:“哟,出去这半天没回来,怎么了这是。”

    我把和警察说的那套嗑说给他听,老张啧啧:“这是鬼遮眼。什么人告诉你的,这人很懂行。你等着,我给你找柚子叶去。”他打了盆水回来,让我洗脸。我用水好好清洗了一下眼睛,再睁开的时候恢复了光明,什么都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我心想,这玩意是邪啊,看样子以后得随身带着柚子叶,指不定什么时候鬼遮眼就能用上。

    老张对我和曹元说,你们既然回来了,就别往外跑了。这几天山里不太平,咱们都小心点,夹着尾巴做人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我回屋躺着,听到外面人喊狗叫的,扒着窗户往外看,刑警队的人回来了,胡头儿也在里面。最令我震惊的是,队伍里出现了几个穿白大褂的法医,正和队长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我急忙出去,刑警队长看到我,点点头:“小冯,这次要感谢你,我们在大槐树下发现了失踪者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我看到地上放着一副担架,上面盖着白被单,隐隐能看到下面是一个干枯的人形。一只手耷拉出来,上面都是乱泥,我正看着,胡头儿来到我旁边,递过来一支烟:“这就是那个失踪者。”

    他吐口烟圈:“小冯,一会儿你跟警察做个笔录,把经过说明白,尤其是你遇到的那个神秘人,到底是什么样子的,有什么特征,好好回忆回忆。”

    我低声说:“胡头儿,发现尸体的时候你在现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异常吗?”我记得胡婷婷告诉我,这具尸体的周围被布下了阵法结界。

    胡头儿抽着烟没有说话,好半天才低声说:“等晚上的,只有咱们自己人的时候,我说给你们听,邪啊。”

    有警察叫我去做笔录,我还是那套话,又说了一遍。警察很仔细问询那个神秘人的情况,我说确实不知道,因为那时候我就暴盲了,只记得声音。根据声音,我告诉警察,这人大概能有三四十岁左右,中年男性,说话爱笑,听口音不像是东北本地的,带点南边味道的普通话。

    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。警察找到尸体算是重大突破,刑警队撤了,他们的任务变成寻找凶犯。

    我知道,这件凶案不是那神秘人做的,而是本地一个农民。我怕自己的笔录误导警察办案方向,便跟警察重点说了,那个神秘人告诉我,他偶尔路过山区,曾经看到一个农民杀了失踪者。

    等他们都走了,胡头儿紧急召开内部会议,林场的四个人在办公室里,每人都叼着一根烟,屋里仅开着一扇通风小窗,大家的表情极为凝重。

    如今大事临头,我和曹元的小仇小怨暂时放在一边,听着胡头儿布置工作。

    胡头儿抽着烟说:“从今天开始,山碑后面的禁区巡山工作,由我来做,你们三人谁也不要过去。”

    老张道:“头儿,今天你跟着到现场挖尸,看到什么了。你一回来就眉头不展的。”

    胡头儿磕着烟灰:“这事真是邪性了。”他脸上还是后怕的表情。

    胡头儿跟我们说,他作为向导,带着警察找到了我说的那个地方,果然有一棵大槐树。警察仔细勘察地面土壤情况,确定有翻动的迹象,然后开始定位挖掘。

    挖到大概一米五深的时候,尸体露了出来。尸体一出来,所有人都觉察出不对劲。首先是味道怪,尸体埋在土里这么长时间,肯定会腐烂,味道不会好闻,而此时挖出的尸体居然带着一股形容不上来的香味。

    这种香是自然香,类似树木的芳香。

    等尸体全部露出地面,最怪异的事情发生了,尸体的表面裹着一层类似蜡的东西,黏黏糊糊。怎么形容呢,胡头儿打了一个比方,就好像尸体被一只大型猛兽一口吞进嘴里,然后又吐了出来,表面的涎液凝固以后的样子。

    具体情况要等尸检了,当然,结果我们这些小民是不可能知道的。如今只能凭胡头儿的经验来推测。

    而且有件事让人毛骨悚然,那就是尸体的面部表情。

    这具女尸发现的时候,紧紧闭着眼睛,张着大嘴,嘴张开的角度特别大,看上去很像一个深深黑洞,既像在悲惨的嚎叫,又像是呐喊。似乎她在被害的那一刻被定格了。

    胡头儿凭着经验,直觉到这人死的蹊跷,他有一整套迷信的推断,但不能当着警察面说,只要憋在心里,拿到我们这个小团队内部讨论。

    “老张,神鬼的事你懂的最多,说说你的看法。”胡头儿点将。

    老张低头抽烟,大口大口吐着烟圈,看向我:“小冯,你说当时找到那个地方的时候,你感觉阴气很重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特别冷,跟殡仪馆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在那地方鬼遮眼了。”老张说:“其他地方都好好的,偏偏在那里出事,就因为埋了这么一具尸体?”

    “你分析分析。”胡头儿催促。

    老张说:“结合尸体如此怪异,我断定,是尸体埋了之后出现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胡头儿问。

    老张摇摇头:“不知道啊。线头太多,如云如雾,假定那女人是死在农民手里,农民把她埋在山里,后来不知怎么了,发生了尸变。”

    曹元脸白了:“老张,你可别吓我。”

    老张道:“什么叫尸变?变成僵尸行尸是尸变,尸体出现其他异状那也叫尸变。尸体的变化全都叫尸变。”

    曹元嘟囔:“这不跟没说一样吗。”

    胡头儿瞪了他一眼,对老张说:“继续分析。”

    老张说:“这事就有点玄了,发生尸变的原因很多,可能那里风水不好,也可能是人为的,或许就是小冯说的那个神秘人做的。他怎么那么正好也在那地方?对了,我想起一件事,”他猛地拍大腿:“昨天晚上,那个小警察说,天上开了一道缝隙里面有人,当时我那是开天门。尸变会不会跟这种特殊的天象有关?”

    我听得心里一咯噔,汗毛都起来了,别说这老张是厉害,猜测的八九不离十了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