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四十章 怪人

    老张分析完了,大家又做了一番推测,只有我没说话。

    整件事的时间链已经很清晰了,几天前,有个女人骑着车到亲戚家送东西,上午出来之后,半路拉了一个农民,这个农民把女人劫持到了山里,弄死之后埋了。整件事被一个路过的高人看到,这高人不动声色,等农民走了之后,他在埋尸的地点动了一番手脚,布置阵法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这么做,和开天门有关系。目前的问题是,第一,他是怎么对尸体动的手脚,尸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二是,他这么做和开天门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,他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这两点疑问诡异莫测,反而比凶案本身更值得玩味。

    大家又吹了会儿牛逼,胡头儿重点强调纪律,在这个特殊的时期,大家的巡山路线要重新规划,这个由他来制定,禁区的阴气较重,还是少去微妙。大家敬业不假,可也不至于把命扔在这,无非就是讨口饭吃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黑,我们四人面色凝重,心头压得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推开门,大家走出去吹吹风。晚上风很大,身上瞬间就冻透了,胡头儿吸吸鼻子,叹了一声:“熬过这段防火期就好了。那时候天就冷了,什么野兽精怪都不会出来了,全都冬眠去了。咱们也能轻松点。”

    事情渐渐平复下来,几天之后山外来了辆车,是给我们送物资的,开车的司机不再是老周,目前老周还在住院观察,换了另外一个司机。此人姓黄,是林业局下属的老司机,以前给领导开过小车。

    老黄不是一个人来的,还带了另外两个人,一老一少。他们是林业局派到林场的厨师和勤杂工,天越来越冷,我们巡山的工作日益繁重和艰苦,胡头儿向领导打了个报告要求增援,上面办事效率还真是挺高,没几天就派了人来。

    来的这两个人是叔侄俩,一看就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山里人,特别老实,胡头儿怎么安排他们怎么听。眼瞅着到了饭点,他们两人进厨房熟悉之后,开始忙活,烧火做饭。

    以前都是我们四人轮流做饭,我和曹元做饭做的都腻歪了,看见厨房脑仁都疼,现在总算好了,有专人负责。

    中午开饭,众人热气腾腾围了一桌,叔侄俩做饭的味道说实话一般,就是农村的大众口味,倒也不难吃,这就算不错了,能吃个现成的,还要啥自行车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司机老黄跟我们说了最近的新闻,杀害女人的凶犯抓着了!

    这凶犯还真是个农民,五十来岁,在当地种地喂猪,抓住他的时候,老小子穷横穷横的,指着警察鼻子骂,说是诬陷,要打官司。

    经过排查,此人最近确实反常,情绪低落,张罗着把自家的猪低价出手,整天在家里关门关窗不知研究什么,前些日子偷摸还拿着一串来历不明的金项链去金铺典当。

    等把这串金项链摆在他面前,老小子彻底老实了,在警察局一五一十交待了自己的罪行。前些日子他去赶集,出门急,忘带钱包,走一半才想起来,着急忙慌又没有车,恰好看见了被害人。被害人好心带着他上车,可他看到被害人带着的金项链和金戒指,正所谓恶从心头起,突然来了股冲动,把被害人拐骗劫持到山里给杀了,项链什么全给抢走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到此算是告一段落,我们又问老黄,抓到凶犯然后呢,老黄耸耸肩说:“我哪知道,我又不是刑警队的。听说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,谁知道会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我们林场的四个人是知情者,知道这里有猫腻,心头有疑云,可谁也没说,气氛压抑。

    主犯是抓了,可这个案件的关键并不在凶犯上,而是给尸体布阵的神秘人。这人一天没着落,我们在山里呆着就不安心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轮到我值班,他们都去睡了。也不知怎么了,就感觉闹心,哎呀这个闹心的,像是小猫挠爪子一样。

    我在值班办公室坐卧不安,来回踱步,外面漆黑如墨,天空似乎没有一颗星星。

    我来到外面,从狗窝里把大傻拉出来,大傻是一条很聪明的狗,它能察觉到我的异常,跑到身边蹭蹭我的腿。

    我拍拍它:“大傻,我今晚特闹心,你帮我看门,回头给你买新鲜的骨头吃。”

    大傻“汪”了一声,似乎听懂了。

    我把大傻拴在办公室门口,它这条大狗往那一趴,果然镇邪气,我安心多了。到了后半夜,屋里寂静无声,我看了一会儿小说,四周静得出奇,只有钟表“嘎达嘎达”转动。

    我扣下书,揉揉眼,正要站起来,忽然看到窗外趴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我倒退几步,全身鸡皮疙瘩起来了。外面是浓重的黑色,看不清来人是什么样,只看到此人有两只血红血红的眼睛,和浸了血的小灯泡差不多。

    那人眼睛眨呀眨的看着我,我两条腿都是软的,忽然看到门开着,暗暗叫苦。因为办公室里太暖和,我昏昏欲睡,怕真睡过去,就开了一会儿门,让冷空气吹进来。

    此刻门外的黑暗如同深渊一般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看向趴在地上的大傻,大狗睡得很沉,有点不正常,一动不动,和死了差不多。

    我颤抖着双腿,慢慢向门口移动,先把门关上再说。

    墙上挂着一根粗硬的手棍,那是我们留着晚上值班防身用的,挂多少年都没摘了,没想到今天我用上了。我顺手抄起来,再看向窗户的时候,心顿时提起来,趴在窗户上的怪人,踪迹不见。外面是呜呜的夜风,那人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不敢大意,咬着后槽牙,仗着胆子来到门前,用棍子捅了捅大傻。大傻一点反应没有。我暗暗叫苦,大傻如果出事了真就麻烦了,它是胡头儿的命根子。胡头儿和狗朝夕相处,比跟自己老婆时间都长。大傻真要死在这,胡头儿能疯了。

    我拉住大傻脖子上的绳子,慢慢把它拉到屋里。大傻很沉,我一边拉一边盯着屋外看,外面黑森森的,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等把它拉进来,我走到门口想把大门关上。

    门嘎吱嘎吱吹着,我握住门把手转动,门缓缓闭合,眼瞅着就要关上了,就在这时突然一股大力传来,我把持不住,顿时被撞飞,重重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从外面爬进来一个人,对,是爬进来的。这人低着头,似乎脖子是折断的,身上没有穿衣服,雪白雪白的是个男人,看起来就像一只养肥了待宰的猪。他一路爬过来,全身都是粘液,忽然我想到了胡头儿说的那具女尸。

    闻着怪味,我差点吐了。

    我抄起手棍,颤抖着说:“别,别过来,再过来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手脚极为灵活,迅速爬到我的面前。他抬起头,一张脸鼓胀着,双眼充血,像是被水溺死的巨人观。

    我吓得浑身发抖。屋子里黑气弥漫,负能量爆棚,压抑得想吐。

    那人血红的眼睛盯着我,嘴里流出长长的唾液:“尸体马上就要kun好了,你为什么要找警察把它挖出来!你坏了我的好事!”

    我认出他的声音,正是当时我暴盲的时候,把我送出山林的那个神秘人。他怎么是这么个鬼样子?!

    我磕磕巴巴说不出话,他盯着我:“我救你一次,你害我一次,记得,你欠我一条命!”

    他又往前探了探,一张脸几乎要贴到我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和野兽一模一样,就是个人形的怪物,血红的双眼凶光毕露,对着我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惨叫一声,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脸上湿湿的,有人把我摇醒,睁眼一看,是胡头儿、老张和曹元。外面天光大亮,透窗而进,甚至有些刺眼。

    我一把抓住胡头儿,想起昨晚的事,吓得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胡头儿阴着脸:“怎么了这是,你怎么昏过去了,大傻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我站了几次都没站起来,两条腿不听使唤,一个劲的打滑。他们把我扶起来,我紧紧抱着胡头儿的胳膊:“大傻,大傻呢?”

    胡头儿和老张对视一眼,带着我出了值班室,我看到大傻趴在屋檐下,呜呜叫着,显得十分不精神,面前摆着饭盆子,里面装着白米饭和排骨,它看都不看,显得食欲不振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昨晚,来人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谁?”胡头儿问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目光落在屋前的空地上,那里蜿蜿蜒蜒出现一条动物爬过的痕迹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