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四十八章 罗盘

    “开天门?”我想起林场的经历。小警察看到开天门,等我们都出去的时候,已经晚了,只看到天空一线缝隙。后来又出了那个怪人kun尸养尸,我们都在猜测,和传说中的开天门有关系。

    黄小天来了兴趣,问程海,你知道开天门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程海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有个特点,脸急,说变就变,他哼了一声:“那你说个卵子。”

    程海道:“具体情况我不知道,但皮毛略知一二。这一世的我死了之后,变成中阴身,略有些想起前世的一些事,那时候我是胡三太爷旁边的小童子,听过关于开天门的事。不过记得不那么清晰了。这一世为程海,活着的时候也查过相关的资料,再加上前世的模糊记忆,我发现了一个关于‘开天门’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没说话,看着他。我催促他快说。

    程海说:“开天门所在之地,一定会和灵气之地相呼应。在东北有这样的传说,能观测到开天门的方圆大地上应该存在着一座洞天。我记得当年胡三太爷提过,传说此洞天当年八仙所留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来了兴趣:“我是黄皮子成精,最善观地气,如果有线索或许能找到那地方……不过,话说回来了,我们找到了又怎么样,难道里面有仙丹仙书?”

    程海笑了:“仙丹仙书有没有不好说,不过我知道八仙洞里留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,是道家修行里关于导引身体之气的绝密口诀,能够解决死窍的问题。小金童的情况非常糟糕,全身窍脉已经封死,就算他熬过三关,任由你打窍,也得打个一年半载,还不一定效果如何。只要找到道家的导引秘术,就能打通全身的窍脉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一拍大腿:“那你怎么不早说。”

    程海苦笑:“一是时机未到,现在咱们已经逼到悬崖边了。再一个,这仅仅是个传说。就算咱们找到那处洞天,会不会像传说所说,里面有导引秘术也是个未知数。所有的一切目前还都是传说。没有前人验证过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程海道:“黄教主,你还有别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黄小天很满意程海的称呼,他摇摇头:“没办法了。目前我是开不了小金童的窍脉。如果连我都开不了,恐怕其他凡人更没有办法,也只能求助那些虚无缥缈的仙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散仙吗?”我呵呵笑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我和人家正仙哪能比!我至今还没修得人形。风眼婆婆给你的盒子你也看到了,里面只是我身上的毛发,我的真身还在深洞里枯坐修行,现在的我只是阴神出体。要论神通,我和程海程教主不过半斤八两,多的本事没有,无非就是他心通之类的鬼通,我还勉强会看个地气。所以啊,”他语重心长起来:“我和小程现在就靠你了,咱们仨是一根藤上的蚂蚱,我们要借着你开的堂口累积福德福报,使自己的道行得到升华,继而可以超升天界,名列仙班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找那处洞天?”我问。

    程海道:“首先你要有罗盘。我和黄教主互相配合,到你们村海拔最高的山顶去观测天象和地气,以确定洞天大约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呦,你还会看天象。”黄小天嬉笑。他对程海的态度在改变。

    程海淡淡说:“皮毛,生前研究过。”

    我们商量妥当,我先要去弄罗盘。我知道谁有这东西,肯定是王神仙。

    程海和黄小天告诉我,现在我的窍是封死的,他们还不能上我的身,只能在方便的时候他们才能出阴神和我交流,这件事尽可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,一是冲破了他们的真身,很可能被心怀不轨的人窥探,二是别人容易把我当精神病,因为只有我才能听到和看到他们。

    黄小天再三嘱咐我,一定要把风眼婆婆交给我的木头盒子藏好,里面装着他的八字气运,事关重大,一旦被外人所知,他的道行很可能前功尽弃,还会身遭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让他说的我都有点害怕了,想了想,只能找个机会在后院找块地方埋起来。

    程海告诉我,今天晚上的时辰很好,天朗星稀,可以观测天象。因为天门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,在天上的痕迹也是越来越少,要是再拖些时日恐怕会踪迹全无,再等下一次就要几十年之后了。

    我吃过饭,去王神仙家走了一趟。上次我去的时候,王神仙带着王二驴去外地看事,现在已经回来了。老王家一家人正在堂屋吃饭,我进去打招呼,都是熟门熟脸,我和王二驴从小玩到大的,他家跟我家一样。

    王二驴他妈招呼我一起吃,我嘿嘿笑,说吃过了。

    我咳嗽一声:“王爷爷,你吃好了没,我来借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王神仙放下碗筷,看着我,眼神中有些疑惑。他没有露出声色:“你想借什么?”

    我告诉他,我想借罗盘。

    王神仙拿起烟袋锅,慢条斯理塞上烟丝,用打火机点上:“好,跟我来。石生,你也来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答应一声,我们一起跟着王神仙到了里屋。

    这屋子是他自己住的内室,一般人不让进。我是第一次进来,屋里摆满了烟酒,大都没有拆封,柜子里是诸多佛像,菩萨、弥勒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也不知怎么,一进到这里,我马上就能产生感应,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不是来自于我,而是跟在我身上的黄小天和程海。我随身带着他们的信物,一个是黄毛,一个是照片。他们的阴神都附着在上面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不能随意现身,现在也上不了我的身,我们无法交流,但我能感觉到两人在情绪上的变化。

    我深吸口气。王神仙吧嗒吧嗒抽着烟,“怎么样,不舒服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一惊:“王爷爷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王神仙道:“我这一屋子都是正神,开过光的。刚才正神告诉我,你身上有两个阴神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瞪大了眼睛,看着我:“老冯,你带着鬼进来的?”

    我咳嗽一下:“别说那么难听,那是我以后出堂的教主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到他们啦?”王二驴这个高兴:“跟我讲讲都怎么回事,看样子这些日子你经历了很多啊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,日后再说。”我应付着,“王爷爷,罗盘能借给我吗?”

    王神仙搬来椅子,踩着椅子到了柜子高处,从上面取下来一个盒子。打开盒子,里面装着一部巴掌大小的罗盘,上面的针细如发丝,稍微一碰,就颤抖着转圈。

    王神仙说:“这是我前些年在河南收的,咱们家堂口不讲究看罗盘,也没人会观地势,我收这个纯粹是为了收藏,怎么用也不太清楚,你需要就先拿去使吧。”

    我答应一声接过来,道了谢转身要走。王神仙道:“别忙,借给你是借给你,不过我要嘱咐你两件事。”

    我赶忙应承。

    王神仙道:“小童,你现在也算开了悟,能通灵了,日后是做香童的。你要答应我,不管到什么地步,你有什么大成就,都不要为非作歹,作奸犯科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人品你放心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王神仙说:“还有第二件事,只要和阴界有关,和你开堂口有关的事,你要带着我们家石生一起玩,不能把他扔下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说什么,王二驴先不满意了:“爷爷,我用他带?论出道时间,我都可以当他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王神仙打了他一下:“胡说八道。你们之间没有传承关系,怎么论师徒。石生,你要记住,你的天赋和体质算不错的,可毕竟是继承咱们家现成的堂口,按现在时髦话说,你这叫富二代。而人家小童是自己正经闯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犹豫一下:“王爷爷,这事吧我暂时不能答应你,我得和掌堂和护堂两个教主商量商量。”

    王神仙点点头:“也罢,也不为难你。罗盘你先拿去。”

    我心念一动,随口问道:“王爷爷,你知不知道开天门?”

    王神仙一愣:“你要罗盘就是为了天门的事?”

    我赶忙点头。

    王神仙凝神想了想:“倒是知道一点,但不多。开天门天机莫测,传说是仙界之门,机缘福报都在其中,天下有灵众生都会感应到。有一点你要心里明白,有灵者不单单是我们这样修道之人,也有精灵、邪灵这样的牛鬼蛇神、散仙精怪,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。你在窥测天门,它们也在窥测。小童,你现在连窍都没打开,是不是步子迈的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步子大了,容易扯着蛋。”王二驴促狭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苦笑:“王爷爷,我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往前一步九死一生,如果站在原地不动,那就有死无生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