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五十章 远路

    我焦急万分,拿着王二驴的手机四处寻找,乱了方寸。我强迫自己深呼吸,冷静冷静,先到避风的地方,把照片和黄毛捡起来。我捏着这两样东西,默默说:“两位教主大人,请现身好吗。”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现身,我在冥冥中听到一个声音,是黄小天的,他在用他心通和我联系。他叹了口气,语气凝重而严肃,都有点不像他了:“小金童,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你听哪个?”

    “坏的吧。”我急忙说:“是不是二驴子死了?”

    黄小天冷笑:“他死不死跟我们没关系,不在考虑的范围内。坏消息是,我们观天象窥天机的时候,因为你的朋友王石生私闯禁地,导致我们的灵气外泄,可以告诉你,目前至少有三路人马窥知了我和程海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我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这几路人马就在周左方圆几十里内,是敌是友不知,都是灵气很强的高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我着急问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不怎么办,凉拌,咱们连对方谁都不知道,可对方明显已经窥探到我们的存在,接下来的行程恐怕就不那么太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消息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我们探测到天门所对应的灵气洞天所在,不过,是不是传说中的八仙洞窟就不知道了,必须要走一趟看看,这也是我们最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我“唔唔”了几声,我其实对这个并不怎么在意,现在想的是王二驴哪去了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看你着急那样,我再送你几个消息。你朋友没事,只是他是凡夫俗子,受不了天机如此变化,现在昏倒在西南角的土坡下面。”

    我长舒一口气,王二驴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“另外,我再告诉你一个事,”黄小天说:“那几路人马的目标不在你身上,他们已经知道了你朋友,很可能认为天象变化是他搞出来的。你如果不想让那几路高人给我们捣乱,就要你的朋友去吸引他们注意力,调虎离山,而咱们来个暗度陈仓,走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我马上否定这个建议:“不行!让王二驴给我挡子弹坚决不行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我说的就这么多,你自己斟酌,这也是你那个朋友的因果,事情是他惹出来的,脏屁股就要他自己来擦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黄小天不再说话,我再怎么招呼,他都没有信息。

    我来到西南方向,打着手电往土坡下面看,果然底下趴着一个人。我从土坡上面滑下来,把那人翻过来看,正是王二驴。

    包里还有半瓶二锅头,我都淋到他脸上。王二驴终于醒了,咳嗽着睁开眼,看到是我,兴奋地说:“你猜我刚才看到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我闷哼一声:“不感兴趣。我就知道你要倒大霉了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眨着眼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把他搀扶出了土坡,此刻已经过了零点,夜深人静。我总感觉周围阴森森的好像藏着什么东西,这地方不宜久留,我带着王二驴下了山。

    在下山的途中,我没有瞒着他,把窥测天象寻找八仙洞的事都说了。王二驴听得眼珠子瞪得跟牛眼差不多:“你是说因为我冒然撞了现场,导致有几路高人已经盯上我了?”

    我哼哼了几声:“我家老仙儿的意思是,让你去吸引他们注意力,能让我安全地找到八仙洞。”

    “你答应了?”王二驴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”我说:“我怎么能拿你替我挡子弹。”

    “嘿,好哥们。”王二驴说:“不过呢,我想想这样也不错,这个祸事我惹出来的,我就应该去承担相应的后果。行啊,我考虑清楚了,我替你打掩护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,有些感动,摇摇头:“你不用为我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认真地说:“真的,这件事关系到你的生死,而且你如果日后顺利出堂,咱俩也能形成助力联盟,这就算我投名状吧。”

    我默默看看他,说道:“我家老仙儿说,这几路人马不知是敌是友,你可能会面临很大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拍拍我的肩:“我就在村里呆着,这是我们家的主场,再说还有我爷爷呢,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挺感动的,现在说什么都是苍白的,这份情我记下来了。我们下了山,各自回家,我让他回家和王神仙把事情说明白,看王爷爷的意思,如果王爷爷不想冒这个风险,王二驴也不要勉强。

    王二驴拍着胸脯说没事,他爷爷就听他的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已经后半夜了,挨冻受惊一晚上,又走了那么多山路,我疲乏不堪,躺在床上就睡了。第二天正熟睡的时候,电话响了。我迷迷糊糊接起电话,是王二驴打来的。王二驴声音低沉:“老冯,我说你听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马上坐起来,王二驴说话从来没这么严肃过。

    “早上的时候,我家来了个客人,是黑龙江一个老客,过来拜访爷爷。我本来在睡觉,可爷爷把我叫起来,说来客死乞白赖就是要见我这个王家的大孙子。我感觉有问题,还是过去见了。这个老客也是道法中人,看见我谈天说地聊了一些没用的,其中拐弯抹角问我昨晚上哪了。我借着尿遁的机会在茅房给你打电话,你说对了,那几路人马真的找来了,而且我看那架势,来势汹汹啊。”王二驴一口说完。

    我倒吸口冷气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你现在赶紧走。我估计他们已经觉察出事情不对劲了,真要找到你,再走就晚了。能今天离开,就今天离开,赶紧找到八仙洞学成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把家里东西收拾收拾,带上程海和黄小天的信物,该拿的东西打了包,和爷爷辞别。爷爷从来不问我到什么地方去,他年轻时候就是个闯将,而且信奉好男儿志在四方,他希望我出去闯闯,哪怕一分钱不挣见见世面也好。

    我匆匆出了村,接下来是至关重要的一关,我以后能不能顺利出堂,能不能熬过生死关头,就看到这个八仙洞了。

    黄小天告诉我,八仙洞的地址极有可能在吉林境内,具体在什么地方还不好说,只能去了再说。我先到镇上的钟表行去了一趟,这里没什么顾客,冷冷清清的,我跟服务员说了自己的打算,想订做一个类似怀表一样的圆形表盘,然后把照片放进去。

    服务员以为我放的照片是女朋友的,一看是个男人照片,顿时脸色怪怪的,看我的眼神都变了。

    服务员告诉我不用那么麻烦,他们店里就有现成的怀表盘。

    等了半个多钟头,终于把这件事搞定,程海的照片剪成适合表盘的大小和黄小天的毛封在表里。整个怀表十分精巧,后面拴着链子。我把它扣在裤腰带上,背着包出发了。

    我买了一张到长春的高铁票,下午三四点到的。从火车站出来,黄小天用他心通告诉我,要去的地方还要远,在哪他也不敢肯定,但方向知道,还得往北走。

    我是折腾怕了,干脆买了一张吉林地图,找了个没人地方,让他们看着办,别把我当驴遛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无形无体,往表盘里一趴就完事了,而我则要坐高铁坐地铁的,累个半死。我让他们商量,把地方找准了再说。

    在地图上丈量距离,程海和黄小天认准了确切地方,此地大概在松原附近。我折回火车站,买了去松原的火车票。

    等到了松原已经是晚上了。我累的实在不行,想打尖住店,黄小天告诉我,既然已经到这里了,就别休息了,继续坐车,直接赶到目的地。

    到了松原,他们感觉到已经离最终的地点不远了。

    远路无轻担,看着坐火车什么的挺方便,其实相当累人。他们仔细分析地图,我又找人打听,最后我坐着车赶到了一个叫蒙古屯的村镇,这里靠近查干湖,风景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我草草吃了饭,找了家旅馆住下,按照黄小天和程海的判断,那处和天门对应的灵气洞天,就在附近的山里。

    我们计划明天进山。

    旅店环境不太好,床单上一股味,就跟杀人现场似的,四面墙都是三合板,隔壁有什么声都能听见。我也管不了那么多,实在太累,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睡到半夜的时候,隐隐听到程海的声音,他的声音极低:“嘘,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猛地惊醒,果然听到外面走廊上有轻微的脚步声。这脚步极怪,似乎走走停停,停了十几秒继续响起,由远及近而来。

    我坐起来,用心念和他们交流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有高人也住在咱们这个店里,”程海说:“敌友不明。我和黄教主掩盖自己的灵气,怕让他发现。听到脚步声了吗,他应该在每一间客房前停下,好像在找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:“他找的不会是我们吧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