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五十四章 小菜

    一听八仙的名头,我倒吸一口冷气,“这是八仙的东西?”

    蔡小菜看我那么严肃,“噗嗤”一下笑了:“八仙都是传说中的人物啦,尤其是汉钟离,传说为汉朝神仙,怎么可能有他的古董流传下来。就算有,也不会落到东北这么一个小渔村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上面的刻字是怎么回事?”我眨着眼睛问。

    蔡小菜说:“假的呗。牵强附会者众多,我估摸这香炉是个有来头的,但也不是八仙那么玄,估计是某种很古老的祭品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刚才可是看到了白猴子。”我提醒她。

    蔡小菜若有所思:“这香炉我拿走了,拿回去给师父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一股火上来:“凭啥你拿走?再说了,你到底是什么人,我都自报家门,你光给我一个不知道真假的名字,谁知道你是哪庙的和尚?”

    蔡小菜瞪我:“你怎么说话的。好吧,”她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:“你日后有时间来一趟,就知道我所言不虚,也是有家世渊源的。”

    我看看名片,上面写着“辽宁铁岭xx集团董事蔡小菜女士。”下面跟着一串电话和地址。蔡小菜又拿着身份证给我看,上面的名头果然是“蔡小菜”。

    “行了吧。”蔡小菜说:“谁也不知道我在一家大集团里做董事,要不然那些男人更是像苍蝇一样围着我,真讨厌,你自己知道就行了。日后你来铁岭,我招待你,谁让我是你姐的。”

    我还有点不甘心,看着香炉,嘟囔说:“你一个董事还用得着休年假吗?”

    蔡小菜瞪我:“我也是有工作的好吗,”她看我不甘,边说道:“就算把这香炉给你了,你有渠道知道它的出处和渊源吗?我师父很厉害,他能看出来,你放心吧,我不会贪污的。日后这东西真要值了大钱,我会转账给你应得的部分,看你扣扣索索那样,不是男人。”

    这鼎香炉算是进了虎口了,想从这姓蔡的小娘们手里要回来,基本上是不可能。我恨得牙根痒痒,却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今晚我除了弄到半拉丹药,其他一无所获。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这地方确实和八仙洞有关系。

    幸好蔡小菜啥都不知道,她要是知道山里藏着这么个洞窟,那可完蛋了,到时候肯定抢在我头里去,洞里那些好东西都得让她打包划拉走。

    我隐忍不发,让她先占点小便宜,赶紧给她打发走了得了。

    她拎着香炉,我们离开这间破屋,顺着村路往回走。蔡小菜说:“这东西看着小,可带起来也有些麻烦,不能这么直不楞登往回拿,让别人看见。你先回去吧,或许还能赶上篝火晚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我去藏东西,然后瞅机会把它快递走。”她提着香炉拐进一条黑暗的村路胡同,三晃两晃没影了。

    我往回走,并没有跟踪她,没意思。

    这时,心念中响起黄小天的声音:“这小女子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长舒口气:“你们可算开金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小女子家学渊源,是有道行的,而且你也看到了,为人很精明。让她知道我们的存在,弊大于利。”黄小天说。

    “香炉让她拿走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黄小天“嗯”了一声:“拿走就拿走吧,那东西留在我们手里福祸未定。当时我和程教主不敢用灵气探测,只能大约看一下,那香炉是有来历的,你们能看到老猿献桃的幻象不是偶然。”

    “老猿献桃?”我叨咕着。

    “献果老猴长臂猿,钟离赐丹在炉前。”黄小天念了一句诗:“八仙里的钟离权本就以炼丹著称,相传做有《还丹歌》。我猜想事情是这样的,那熊孩子跑到废屋里玩,无意中看到了香炉幻化的老猿幻象,丹药就在它手里托着,然后孩子咬了一口,又扔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我这才恍然,刚才还寻思呢,为什么丹药藏在香炉里,原来这个香炉大有玄机。

    我来了兴趣:“难道真的有汉钟离,那香炉就是他的?我考,那是汉朝的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嗤之以鼻:“你别做梦了,八仙已成传说,天下有几个人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聊起八仙洞,说的这么热闹。”我皱着眉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八仙传说到现在已经上千年了,这里肯定有玄机,种种因果天机莫测,或许真正的八仙并非传说中的八仙。说八仙,非八仙,是名八仙也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给我绕晕了。”我呲牙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说深了你也不明白。反正有一条可以肯定,咱们要找的东西就在此地,注意一点,此处藏龙卧虎,咱们不要节外生枝,找到导气的方法就行了,然后我们替你打窍,你赶紧出堂这才是正经的。其他东西都不是咱们现在考虑的,自有其缘法在。”

    我回到农家乐,只有房主在,其他游客都参加篝火晚会了。我回到屋里,找了一个布袋,小心翼翼把半枚丹药收藏起来,放到贴身的里兜。然后洗漱洗漱,照照镜子,觉得还过得去,悠然从屋里出来,一路小跑到了村部场院。

    现在正到了篝火晚会的最高潮,所有的游客都被邀请到场地里,围着熊熊大火,一个挨着一个,随着音乐跳着兔子舞。

    男女老少能有百十来号,热闹劲就别提了。

    我瞅别人没注意,也混在其中,一边跳一边心不在焉地四下看着。所有人绕成了几个“8”字形,队伍交错行进,音乐随着节奏间歇会停下来,能有随机两个人面对面的跳舞。

    转着转着,音乐停了,我对面恰好是蔡小菜。我看了她一眼,有点做贼心虚,那感觉就像是我们两个没干好事似的。蔡小菜倒是稀松平常,笑笑哈哈:“小冯弟弟,挺快啊。”

    一边跳着,她一边拉着我的手,做各种亲昵状。

    蔡小菜在人群里是比较出众的女孩子,对她有想法的男人不止一个两个。此时看到我们这样亲昵,他们眼睛都直了。我在游客里属于小透明的存在,此时和女神有说有笑的,简直是不像话。

    蔡小菜也是够坏的了,在音乐结束前,两人要错开的时候,她比划了一个飞吻给我。好几个男人眼里冒火。她倒是笑嘻嘻跟着音乐走了。

    我擦擦冷汗,这小娘们真够坏的。这时,无意中我看到了那个头上扎着发髻的男人。他没有参合这样的群体活动,坐在院子角落里,孤单影只。令人感觉不舒服的是,他手里正摆弄着一朵假花。

    这是一朵红色的花,一看就是假的,说句不好听的,像是从花圈上揪下来的,他在手里把玩,脸色在大火的照亮下,显得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你要是不愿意参加群体活动,大可以不来,可他偏偏来了,还这么孤独的坐在一边,和整个热闹气氛格格不入,让人看了闹心,好像专门添堵来的。

    也没人搭理他,估计都知道这人是怪咖,大家玩大家的。

    到了夜里十点来钟,篝火晚会结束。很多人意犹未尽,添酒回灯重开宴,自己找地,成群结队喝酒去了。

    我正要走,过来几个年轻人,小常就在里面,他嘿嘿笑:“朋友,你叫什么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姓冯,叫我小冯就行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走,走,喝酒去,这里的妞老鼻子了,晚上运气好能带回去一个。”有人过来拉我。

    我笑笑摆摆手:“你们玩你们玩。”我好不容易脱身。

    他们哪有那么好心,还找我喝酒,估计是要套我话,真正的目标是蔡小菜。

    我往回走,谁知道蔡小菜从人群中出来,她竟然拐着我的手臂:“我也回去。”

    我面红耳赤:“别,别,你别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呦,你还矫情上了,”蔡小菜说:“本姑娘拉着你,是给你面子,你别不识好歹。”

    我使劲拽开她,落荒而逃。蔡小菜在后面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这女孩够坏的了,我还有点自知之明,她不可能见一面就爱上我,这么搞肯定有她的用意,这丫头心眼多着哩。

    回去睡了一觉,一晃就是白天,我起得很早,靠在床头寻思着该怎么进山。

    村里的旅游团这两天就会离开,他们在村里呆的时间并不长。等他们走了,我就进山,先把准备工作做好。

    我正想着,忽然外面有人喊:“大家伙别睡了,都去村尾看啊,出事啦!”

    我打了个激灵,昨夜去的废屋就在村尾。我赶忙穿衣服下炕,脸都没洗,跟着一大群人来到村尾。

    村尾的桥边已经人山人海,我堵在外面进不去,勉强找了个视线好一点的高处,居高临下看。在最前面有一些人,正是神婆和熊孩子的家里人。熊孩子的妈妈抱着孩子,这孩子已经醒了,只是还有些打蔫,精神不振,裹着厚厚的。

    神婆正在指挥几个男人,用汽油浇着废屋。我大吃一惊,难道他们要烧房子?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