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五十六章 鱼线

    “梅姑,你的意思是……你被鬼堂的人盯上了?”我颤抖着声音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梅姑说:“小伙子,你赶紧走吧,这里没你的事。你能好心来提醒我,我就谢谢你了。你没必要掺和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鬼堂的人为什么找你?”我问。

    梅姑哼哼两声:“谁知道呢,都说同行是冤家,我姐姐过世之后,我继承家族的堂口也有七八年了,看了不少事,说不定什么地方就得罪了他们。得罪就得罪了吧,我也不是省油的灯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我一眼,笑笑:“小伙子,你走吧,我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把院门关上,看也不看我一眼,径直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我满腹郁闷回到农家乐,左思右想都觉得这个事不简单。这时,心念中响起一个人的声音,正是程海:“鬼堂的人很可能是冲着八仙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我惊叫一声:“你们终于肯现身了。”

    心念中响起另一个声音,是黄小天,他哼了一声:“如果不是我们隐藏灵气,你现在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讲?”我有点不高兴。

    程海很老成:“小金童,这地界现在来了很多高人。我和黄教主能感觉到,除了梅姑和鬼堂,还有其他路的高人。你不要小瞧出马仙的堂口,假的是有很多,骗人的也多,但真正的高人也不乏少数。尤其是吉林地界,道法中人更是藏龙卧虎。没想到,一次天门开,竟惹得这么多风起云涌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是敌是友我们都不知道,幸好我和程教主道行高那么一点点,可以隐藏气息,不为高人所觉。如果让鬼堂的人发现了你带着我们两个,麻烦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知道鬼堂?”我问。

    程海道:“不知道,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。先前不知道那男人的身份,但我们能感觉出来,此人的阴气和邪气很重,道门应该和阴间有关系。咱们现在还没出堂,你也没有打窍,除了有些通灵之能,其他的道法一概不会。君子不立危墙,能躲就躲远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下一步怎么办?”我问。

    程海说:“事不宜迟,迟则生变。拖得越久越麻烦。东西准备好了的话,咱们这就上山。”

    “能找到洞天的确定位置吗?”我疑惑。

    程海道:“不能。要顺利找到八仙洞,知情者必是梅姑。可要得到她的信任,就必须帮着她一起对付鬼堂,这也是个麻烦。从行动的性价比来看,我不赞成帮助梅姑,咱们自己上山,按照大约区域去摸索,总有找到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插话进来:“程教主,我不同意你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程海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小金童,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去帮梅姑。鬼堂的人找她的麻烦,目的和我们一样,是为了八仙洞。鬼堂的人如果赢了梅姑,他们迟早会知道八仙洞的秘密,到时候还会成为我们的对手。与其放在后面坐以待毙,还不如早点下赌注帮助梅姑,赢取同盟。”

    程海道:“我保留意见,还是看小金童如何决断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把最后的决定权交给我了,他们各给出一个截然相反的意见。程海意思是别找麻烦,现在就上山。黄小天的意思是帮助梅姑,打败鬼堂,因为鬼堂的香童迟早都会找到八仙洞,躲是躲不开的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没有说话,站起来往外走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你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我笑笑,说:“你们不是会他心通吗,猜猜我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程海说:“小金童,你现在没有打窍,我们只能利用他心通和你沟通,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。你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我出了农家乐,朝着梅姑的家院方向走过去,一边走一边说:“我决定要帮梅姑。”

    程海声音平静,问我是怎么考虑的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的想法没你们那么功利,也没你们想的那么长远。我能感觉到,梅姑是好人,她这些年为十里八乡解决了不少事,我就是单纯的不想看她被陷害。咱们不知道这事也就罢了,知道了而装不知道,过门不入,怎么都不合适,我心里会结疙瘩。”

    程海道:“你这样的性情以后出堂恐怕会惹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:“我们就是为了解决麻烦才开设堂口的,怕麻烦还出什么堂呢?”

    忽然黄小天哈哈大笑,程海也笑了,两个人笑得很默契:“有点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笑声在心念中戛然而止,渺无声息,我已经走到了梅姑家的院门口,这两人为了不暴漏身份,非常谨慎。

    我暗暗笑,这两个人够可以的了,刚才很可能是在考验我。

    梅姑院子里空无一人,院门紧锁着,我敲了敲:“梅姑,在家吗?”

    敲了半天无人应答,我往地上瞅了一眼,发现那朵假花已经没有了。我有些纳闷,难道鬼堂的人不来找麻烦了?

    我又敲了一会儿,还是没人出来,梅姑走了吗?看着空荡荡的院子,我忽然泛起异样的感觉,有些不太寻常。

    我看看左右无人,倒退几步,猛地一个飞窜爬上墙头,费劲全力往上爬,好不容易跨了过去,一纵身跳到院里。

    我猫着腰悄悄穿过院子来到墙根,顺着窗户往里看,里面静悄悄的,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对,肯定哪儿不对劲。

    我敲敲窗子,低声说:“梅姑,我来了,你在吗?”

    忽然间,我听到屋里传来很小很细的声音,“呜呜”的,好像谁被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我推了推窗户,发现锁得紧紧的,此时顾不得其他,我捡起台阶上的花盆,对着窗户砸下去,“哗啦”应声而碎。我把窗户周围的玻璃碴子都捅掉,然后钻进了窗里。

    他们家还挺大,格局是普通的农村家庭,进门是厨房,起居室在两边。

    我先到左边的屋子,里面空空的,没人。又到了右边的起居室门前,推了推门,门上着锁。

    我往后退了两步,猛地飞起一脚,木门嘎吱嘎吱响,根本没踹开,我脚脖子发酸,心想不能再踹了,非崴脚不可。

    我回到窗台,把花盆捡过来,对着门锁猛砸。农村家里的门都不结实,村里没小偷,谁也不会装防盗门。门锁一砸就开,我把门踹开,掀帘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一进去,就看到眼前横七竖八全是细线,幸亏我反应快,要不然一头就撞上了。

    我退后一步,屋里的场景惊得我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普通的卧室,房间里纵横交错着很多细线,这些线绷得极直,能看出韧度很强,应该是渔网或是钓鱼线。这些细线贯穿整个房间,根本没法下脚,进都进不去。

    我看到在房间正中的半空,浮空着一个人,正是梅姑。

    梅姑怎么飞起来了?我擦擦眼仔细看,我靠,梅姑并不是凌空悬浮,她的身体被许多细线穿过,活生生把她拽到半空!身上的鲜血滴滴答答顺着细线往下滴,地上都是红色的。

    梅姑没法出声,因为好几条线从她的嘴唇穿过去,还有一条从腮帮子穿过,真就像钓鱼一样。

    我都快吓傻了,觉得自己算是见过一些世面,可从来没看过这样的邪魅场面。

    我告诉自己镇定,深吸口气,解开自己右手的手带。这条手带是我临来前在某宝买的,号称求生神器,两头环扣掐住手腕,解开以后,里面藏了一截极其锋利的瑞士刀片。

    我用刀片去割细线,线绷得太直了,不用怎么用力,稍微一割就断。只听“嗖”一声,一根线断了,这线快速回收像皮筋一样,然后“啪”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割着这些线。一下没注意,一根线割断的时候,蹭到手背,立时出现一道血红的伤口。

    我暗暗后怕,刚才进门的时候如果傻不愣登往前走,一头撞进这些线里,脑袋割掉不至于,至少全身都是血口子了。这些细线韧劲足,绷得紧,摸上去跟刀片差不多。

    我一边走一边割着线,满头冷汗,走在这里不亚于刀光剑影。

    梅姑在半空中“呜呜”叫着,汗水夹着血水滴落。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在不远处的空中,一根细线的结上,盛开着一朵纸做的假花,正是鬼堂的标志。

    我两条腿都在抖,鬼堂的香童道行也太他妈高了,简直匪夷所思。满屋子的鱼线,那男人是怎么弄出来的?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