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五十七章 出手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用瑞士刀片割着鱼线,就算再小心,也免不了被划伤几次。手上鲜血淋淋,都是伤口。好不容易,我才来到梅姑的正下面。她身下是一滩血,鞋踩在地上都黏糊了。

    我仰头看着她,心惊肉跳。这女的怎么也得一百一二十斤,就被这些线串在空中跟烤乳猪似的,看着都替她疼。

    我小心割着鱼线,梅姑右腿上的线先断了,她的腿顿时耷拉下来。身体其他部位还挂着,就一条腿耷拉,加重了她在空中的负担,梅姑疼得“呜呜”直叫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我不敢动了,梅姑在上面“呜呜”叫。我看向她,她拼命给我做脸色。我明白了,她的意思是让我快点,别这么让她受零罪。用鱼线穿人,挂在半空里,这是谁想的?简直是天才,跟古代凌迟处死也没啥区别了。

    我顾不得许多,赶紧割断那些鱼线,这些鱼线收缩力极强,堪比弹簧,断了之后马上弹回去。鱼线这么一收缩,就迅速从梅姑的器官里抽出去,那滋味真是疼得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梅姑头上的线我实在是碰不到,只能把下面的线都割断,梅姑大半个身子已经得到解放,她挥着手,示意我把瑞士刀片递给她。

    她要自己来。

    我踮着脚给她,梅姑也不是省油的灯,对自己真有股狠劲,接过刀片用力割着,我不忍再看,只听“嗖嗖”数声,梅姑从半空中落下来。幸好她挂的不算太高,摔在自己的血泊里,半天没动地方。

    我把她搀扶起来,梅姑满脸是血,头发都披散下来,看起来极为可怖。她抓着我,嘴里冒着血沫子,吱唔半天没说出话。

    我把她扶出这间诡异的屋子,还有许多鱼线纵横交错在空中,看着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她坐在厨房里,我倒来温水。梅姑喝了一口水,在嘴里咕嘟了半天,然后吐出去,带着一大口血,淋在地上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缓了好半天,梅姑嗓子里发出牛一样的叫声,她有气无力地说:“小冯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去之后就觉得胆颤心惊的,坐不住,赶紧来看看你,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。”我牙齿打颤:“梅姑,这是什么法术,怎么屋里全是渔网。”

    梅姑嘴全肿了,身上的伤口还在出血,她半天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知道现在不是细打听的时候,便要扶着她去医院。梅姑摆摆手,不站起来,坐在小板凳上不挪窝。

    她虚弱地说:“不能走,让鬼堂的人盯上就得死磕,要不然我走哪都逃不过一个‘死’字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我帮你吧。”我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她感激地看看我:“小冯,咱们萍水相逢,别拖累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赶忙道:“梅姑,咱们虽有一面之缘,但毕竟都是东北的出马香童,天下香童是一家,咱们都是同一行的,我没遇上也就算了,遇上了装不知道,回去之后师父也是要打屁股的。”

    梅姑点点头,欣慰地说:“好吧,还没请教尊师是?”

    “是辽宁赵家庙的风眼婆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梅姑说:“日后有机会,我定会拜会婆婆。”她一抽气,捂着肚子脸色惨白,可能是那些鱼线伤了脏器。

    我对梅姑说,我虽然还没入门槛,没学什么道法,但肯定尽力所为,全凭梅姑你吩咐。

    梅姑喘了一会儿:“小冯,你进刚才的屋里,在橱柜最下面找到一件烧得黢黑的衣服,破破烂烂的,一眼就能看见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这不是今早烧废屋剩下的那件衣服吗。我心思千回百转,又不敢多问,回到屋里。

    绕过那些鱼线,来到橱柜前,翻到最下面一层,打开柜门,果然看见有这么一件黑不溜秋的破衣服,板板整整叠放在里面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东西邪门,不敢造次,双手捧着,小心翼翼来到厨房。

    梅姑已经缓了过来,气色强了不少。她捂着肚子,不停做着深呼吸。她看到我来了,便说:“小冯,你帮着把这件衣服穿到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我答应一声,两手抓着衣服的两角,轻轻一抖落,衣服“唰”的展开。这件衣服质量是真好啊,大火这么烧,居然都没有烧烂,连个洞都没有。衣服上绣着朵朵梅花,还有仙山仙鹤什么的,我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这是一件死人穿的寿衣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衣服?”我问。

    梅姑咳嗽了一声,吐出血沫子,转过身让我套衣服,她说:“小冯,当着真人不说假话。你知道那鬼堂的香童来找我干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梅姑道:“他想知道我姐姐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你姐姐?”我疑惑。其实我知道她姐姐叫兰姑,现在只能装傻,要不然弄得我好像也是报着什么目的来的。

    梅姑道:“我姐姐生前也是开堂口搬杆子的。我们这里的大山可不简单,据说很久以前,八仙曾从天而降,到此地闭关修行过一段时间,留下遗迹。可这都是传说,谁也不知道真假,上千年了也没看怎么样。有一次我姐姐进山一个礼拜,再出来的时候,她把我单独叫到小屋,跟我说,她找到了那个洞。小冯,你听过这个传说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知道。从来没听过有什么八仙。我记得八仙好像是中原那边的人吧,就算显灵也是在那些地方,怎么会跑东北来呢。”

    梅姑难得笑了一下:“古人牵强附会,或许不是八仙,而是借八仙之名也有可能。”她的口气轻松了,可能是确定我和这事没关系。

    她继续说起来:“当时我姐姐告诉我,她找到了那个洞,还说那个洞非常危险。她在里面吃了不该吃的东西,很可能就要死了。她死之后,很可能会有奇怪而凶险的变化,到时候一定要把她火化,骨灰不能埋葬,要远远带到外地抛洒出去。她留了件衣服给我,说这件衣服凝集了她毕生的功法,放在老屋的房梁上会护佑我和村子的平安。”

    我奇怪:“今天早上烧的那房子就是你姐姐住的吗?为什么要烧了。”

    梅姑叹口气:“我姐姐在老屋里足不出户一个多礼拜。有一天她把我叫到屋里告诉我,她就要变成怪物了,屋里所有的东西都不准我碰,她走之后,屋子至少要封锁十年,衣服放在房梁上有镇宅之意。她告诉我,平时一步也不准踏入老宅。一旦有了意外马上烧屋,不能迟疑,否则迟则生变!”

    我听得后脖子直窜凉风,昨晚私探老宅,说实话真是有点冒失。可回过头想了想,又觉得疑问,梅姑的姐姐兰姑说自己吃了不该吃的东西,要变怪物了,会不会就是丹药呢?

    丹药会这么邪门?顶多就像蔡小菜说的有剧毒,能毒死人,可变成怪物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姐姐后来过世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她失踪了。”梅姑脸色变得很差:“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,应该是死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姐姐和那个中毒的孩子之间有关系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那孩子中毒了?”梅姑看我。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昨天在院里,我隔着窗看了一眼,那孩子的模样很像是中毒。”

    梅姑点点头:“这熊孩子太作,跑到老宅去玩,不知吃了什么。在我烧了老宅之后,他的情况就好多了,我让他们家人带着去医院看看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梅姑对于老宅里面的情况一无所知,那出处不明的丹药、幻化老猿的香炉……对于她来说,永远都是秘密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离开之后,鬼堂的那个香童用偃术来逼问我老宅的秘密,想知道我姐姐的秘密。”梅姑惨笑:“他一定是冲着八仙洞来的。这样的人如果知道八仙洞的秘密,后果无法想象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,鬼堂香童并不知道详细的细节,他来这里很可能仅仅是路过,或是有别的目的。梅姑也算倒霉,恰好他在村里的时候,熊孩子中毒,后来又有了烧老宅,这一切都被香童看在眼里,记在心上。

    他仅仅是直觉到这里有事,便把梅姑逼入死境,一出手就要人命,不问出秘密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这个香童未必知道八仙洞,或许只是听过传说,并没有当回事。至少现在来看,他还没把两件事联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短短几秒钟,我的心思千回百转,来回起伏,坐了好几个过山车。

    我帮梅姑穿上衣服。梅姑穿着这件烧成黑色的寿衣,浑身又是血,显得怪里怪气的,身上有种煞气。

    梅姑道:“小冯,你在旁边为我护法,不用你出手。我要会会鬼堂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扶着她又回到里屋,梅姑让我从柜子最里面,找到了一套家伙事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