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六十章 犀

    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发烧了,浑身难受,勉强撑着身体吃了两片药。程海告诉我,今天必须进山,再不去就晚了,一是天降温得很快,二是我的身体已经到了强弩之末,不能再等下去。

    我虚弱地说:“我怕自己死在山里。”

    程海半天没说话,叹口气:“小金童,咱们尽力而为,生死由天吧。”

    我打起精神,收拾好背包,该带的东西都带了,和农家乐老板辞别退房。果然冷了,今天好像有一股冷空气什么的,气温降得很快。我新买的围巾,把嘴和脖子护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我早已勘察好进山的山路,从村里出来,绕了一大圈避开人群,来到山脚下。看到眼前巍峨的大山,山风凛冽,我心里真是有点打鼓。保不齐这次进了山就再也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临上山前给王二驴打了电话。王二驴一听我的声音问怎么样了,我勉强稳定心神告诉他,我马上就要进山,能不能行,就看这次进山的结果。

    我还告诉他,等我一个礼拜,如果我超出一个礼拜没有给他信息,那就是死在山里,我委托他照顾好我的爷爷。

    王二驴倒吸冷气:“我说老冯,不至于吧,你别说的这么丧气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”我声音低沉:“日后你若有了能力,一定要记得找到二丫姐,解救她还要为她报仇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半天没说话,他的语气也沉重起来,答应了我,“好,放心!”

    我挂掉电话。眼前是漫漫山路,我鼓起勇气走了上去。开始几个小时还是好走的,山里有现成的山路,顺着走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进到大山腹地之后,我就开始听程海的指挥,他知道八仙洞大概的方位。我们一边观测地形和方向,一边还得越过山石和悬崖,走得极慢。

    山势很险,其中有一条路是从几乎九十度的高崖上爬下去。我手脚发软,石头长满苔藓,非常滑,差点摔下崖底,我好不容易下来,浑身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我疲惫到了临界点,体表很冷,而衣服里又都是汗,热气腾腾的,遭的这个罪没法说了。

    程海道:“黄教主,差不多就是这里了吧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根据地气的观测,八仙洞应该就在这方圆几里之内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:“到底在哪啊?”

    “慢慢找吧。”黄小天道:“八仙洞这种神仙洞府,如果真的存在,能不能找到它要凭机缘,不是什么人都能撞到的。如果你机缘未到,哪怕它就在你脚底下,你也发现不了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不想和他磨嘴皮子,我太累了,只想睡觉。

    走了大半天,已经是下午,风势渐渐小了,阳光暴晒。我拿起镜子看看,镜子里的自己嘴唇干裂,双眼下面出现了黑眼袋,看上去就像是病入膏肓的大烟鬼。

    我坐在一块石头上,实在是懒得再动一分,任凭黄小天和程海怎么劝,我都走不动了。我告诉他们,我要休息。

    我拿出简易帐篷,在地上搭起来。一阵风吹过来,帐篷摇摇欲坠。我把帐篷往里挪挪,勉强放在一堆石头后面,这里虽然避风,可又阴又冷的。我哆哆嗦嗦进到帐篷,身上只穿着一件冲锋衣,冻得嘴唇发紫。

    我吃了点东西,幸好买了几瓶二锅头,晚上这么冷,只好喝酒挨过去。

    临近傍晚的时候,我在山里捡了一些树枝回来,用瑞士刀片稍微加工,倒了煤油上去,用打火机点燃。火苗蹿腾,我坐在石头上烤火,喝着二锅头,终于暖和下来。

    程海和黄小天讨论该向什么方向去找。我一边喝酒一边冷笑,他们把范围锁定在方圆几里内,别忘了,这里是大山,可不是平道。山势起伏,险峻无比,就算几米远,因为天堑鸿沟,都要绕很大的路过去。

    我估摸如果真有上千年的洞天,它肯定不会让人轻易发现,洞口必然在难以琢磨的地方,不是在悬崖,就是在峭壁。剩下的路有的走喽。

    晚上很早就睡了,睡到大半夜冻醒了,外面的柴火已经熄灭。我看看表,早上四点多钟,天黑如锅盖,耳边只有凛冽的山风声,再无其他声音,这个季节就连兔子山鸡也回巢冬眠了。

    估计这么一座大山,只有我这么个傻缺一人在。

    我抱着肩膀走来走去,看着山中夜色,想到不久后我就会死在山里,心中涌动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宁静。

    天亮的很快,我收拾好东西重新上路。接下来怎么走,就完全靠撞大运了。程海和黄小天也给不出什么具体意见,就知道在这儿附近几里内,哪一点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我专门挑最难走的地方,越陡峭越去。中午一点多的时候,我下到一处悬崖,下去就后悔了,下好下,上不好上。我困在悬崖中间,往下看是成片的枯树,树枝子又尖又硬,我如果掉下去估计都留不下全尸。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蹭着石头缝往前爬,寻找上去的路。怪石林立,石头很硬,留在地表很浅,我抓的手指甲鲜血淋漓也没爬上去。

    山风越来越大,手指头发僵,我紧紧贴着崖壁,看着远处烟云缭绕,脑子一恍惚,就想跳下去。

    黄小天赶紧喊了一声:“我的祖宗,你自己死也就罢了,别带着我们一起下去。”

    我浑身哆嗦,嘴唇抖动得很厉害:“黄,黄教主,程教主,我挺不住了,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程海叹口气:“算了,别遭这个罪了。小金童,等你回到悬崖上面,咱们就下山。你还有几天时间,不应该耗费在这个地方,应该尝试自己没尝试过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笑:“他还没尝过女人的滋味。这么短的时间里,上哪找个女人去,难道去洗浴中心?”

    程海也笑:“我不反对。”

    我靠在崖壁上,冷意侵入到骨头缝里,我勉强笑道:“你们都是有修行的散仙,怎么还鼓励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“控制欲望的前提是正视欲望。”程海说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黄小天道:“大罗金仙也没说不让男人去找女人的。只要你情我愿,就不违反天道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回去我就找。”我忽然来了力气,顺着悬崖往上爬,遇到难爬的地方也咬着牙克服。低头赶路,莫看脚下,爬着爬着不知不觉回到了上面。我一屁股坐在地上,浑身瘫软,看着远处的云海,那种超脱感就别提了。

    我躺在地上,地面冰凉,我也全然不顾,看着天空一尘不染的蓝天,感觉自己挣脱了身体,似乎飘飘渺渺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不知不觉睡了过去,是冻醒的,睁开眼的时候,头上已是繁星点点。听爷爷说过,越好的天气越是能看到星星。我欣慰地看着满天星斗,数着有多少颗。

    后来,我费了很大力气从地上爬起来,虚弱得走不动路。

    我连滚带爬,试了很多次才站起来,扶着周围的树慢慢走着,找到一处还算避风的地方。我用最后的力气,把帐篷搭起来,然后钻进里面,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,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我勉强取出二锅头,大口大口往嘴里灌,从喉咙到胃里都是火辣辣的。后来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睡到半夜,冻醒了,浑身难受不想睁眼,摸摸兜从里面掏出打火机,又取出另外一样东西,摸不出是什么。

    我没有睁眼,完全是下意识的,用打火机去点燃那东西。一股火苗燃起来,似乎发出绿幽幽的光。

    我半睡半醒,听到心念中黄小天大叫一声:“这是犀照?”

    我猛地打了个哆嗦,彻底醒了。揉揉眼,看到燃起来的是什么,竟然是我找到的鬼堂香童遗留下来的女人耳朵。

    耳朵的耳尖上燃着火苗,发出幽幽的绿光,如蜡烛一般燃烧着。

    我彻底清醒了。马上明白,这个东西的正确用法,就是用火去点燃它,让它烧起来。

    “犀照?那是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黄小天说:“古代有个说法,点燃犀牛角蜡烛,可以和神鬼见面,俗称犀照。”我疑惑道:“不对啊,我可以和你和程教主沟通,有时候也会见到你们,并没有借助犀牛角。”

    “犀照只是一个类似的概念,”程海措词说:“指的是不一般的灵物,并不一定就是鬼。你就把它当成一种能在黑暗照亮特殊实物的蜡烛吧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:“鬼堂的人,用‘kun’尸的办法,原来是把尸体做成蜡烛啊。不对啊,你们说的犀照用的是犀牛角,而这是人的尸骨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儿,黄小天问程海:“程教主,你是清风烟魂,神神鬼鬼的东西是你的强项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程海沉吟一下:“我有一个想法,不过需要实验来证明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