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六十一章 悬崖

    “什么实验?”我和黄小天异口同声问。

    程海道:“小金童,耳朵已经在你手中点燃,你拿着它到帐篷外面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捧着耳朵出了帐篷,此时月朗星稀,天空漆黑如墨。我拿着耳朵四处看着,没发现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程教主,说话别说半截啊,你得教小金童如何来用这只耳朵。”

    程海说:“这东西没什么可教的,周围若有异常,犀照所到之处便会显现。晋书有云:至牛渚矶,水深不可测,世云其下多怪物,峤遂燃犀角而照之,须臾,见水族覆出,奇形怪状。”

    我拿着耳朵在周围走了一圈,耳朵上这团绿幽幽的光像是鬼火,夜里看来尤为可怖。等回到帐篷,确实没异常反应。

    程海道:“小金童,你把眼睛闭上,凝神静气去听。”

    我站在帐篷前,闭上双眼,刚一闭上,耳边就响起不一般的声音,有一股“呜呜”作响的怪风,像是什么机器吹出来的,可以肯定,不是自然成风。

    我打了个哆嗦,睁开眼,那股风竟然诡异的从耳边消失。我赶忙说:“我听到一种声音,是不同寻常的风声。”

    “闭上眼,再听!”程海说。

    我再把眼合上,那股风立时又出现在耳边,从“呜呜”似乎变成了“喔喔”,像是一个老人在呻吟,声音空洞至极,听上去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猛地睁开眼,风声消失,我咽了下口水:“不对劲,一闭上眼就能听到奇怪的风声,睁开眼就没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听出这股风的风源?”程海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可以,我试试。”我再一次闭上眼睛。这股风确实不是自然之风,像是从某一个特定的区域内吹出来的,在我脑海中,那地方有一台鼓风机。

    这里有两点奇怪的疑点,一是荒山野岭的,怎么会有人造鼓风机?二是为什么睁开眼的时候,这股风就没有,而闭上眼睛,又能听见风声呢?

    程海道:“小金童,你尝试着去找这个风源,跟着风吹来的方向走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股风只有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才能听到,可是闭着眼爬山路不和找死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笨死了,”黄小天嚷嚷:“你闭上眼确定方位,睁开眼走山路,不就行了。谁让你一直闭着眼的。”

    我闹个大红脸,这几天行将就木,脑子也不灵光了。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仔细去听,风应该是从左前方吹过来的,也就是说那里是东方,应该向着东面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去吗,还是等天亮再说?”我问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黄小天说:“小金童,我服你了,真是矫情,当然是现在去。天知道到明天早上,这股妖风还在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我把帐篷留在原地,简单收拾了一下背包,轻装简行,一手打着手电,一手举着燃烧的耳朵,开始向东面进发。

    走起来才发现真是难走,首先没有现成的路,要么是一大堆乱石,要么是灌木丛。大概百米多长的距离,我一直走到天亮才过来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再听,风声确实是从这个方向过来的,只好咬着牙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走了没多远,累了个半死,已经过不去了,前面出现一座悬崖,倒是不高,十来米,上面乱石丛生,要过去就得徒手爬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高崖,嘴里发苦,问程海:“我说程教主,你能不能告诉我跟着风走,这是个什么原理。知道理由,我也好有点动力。”

    程海说:“你手里的耳朵,所用法术应该是犀照的一种衍变,叫犀听。”

    “犀听?”我疑惑。

    程海道:“犀照的原料最好是犀牛角,而在这年头,犀牛属于国家级保护动物,根本没处淘弄去。所以犀听的法子就衍变出一种新的用法,用人尸来做原料,为犀听。顾名思义,这东西不是用来看的,而是用耳朵来听的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倒抽口气:“程教主,怎么早没听你说过?”

    程海忽然哈哈笑:“以上结论都是我推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靠。”黄小天骂道:“程教主,你也顽皮了。”

    程海说:“虽说是推测,但我觉得八九不离十。我说过要做个实验,就是让小金童闭上眼睛去听,果然听到了不寻常的声音。这还得有赖小金童的通灵体质,恐怕换个普通人来,就算去听,也很难听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鬼堂的人用尸体来做犀听,呵呵,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程海说:“我也是清风烟魂,如果我出堂做老仙儿,开的也是鬼堂,所以对这些手法略有所知。鬼堂的香童道法再奇巧再诡异,也脱离不了鬼通的范围,道理大同小异罢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到了林场的那个怪人,可以肯定,他也是鬼堂的香童。他和死在梅姑手里的扎发髻男人,同出一源,都是属于吉林鬼堂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用人尸做原料,形成犀听,手法闻所未闻。他们把尸体处理后,就可以用来点燃,以此来听大自然里的超灵界的声音,端的是诡谲莫测。

    我在脑海中勾勒出这么一幅画面:埋在土里的被害者,并没有被警察取出,而是被鬼堂香童用特殊的手法“kun”好了,整个尸体像是糊了一层蜡,黏黏糊糊的。某天深夜,香童用火点燃了尸体,尸体放出绿幽幽的火苗。香童闭上了眼睛,以此倾听来自阴间和灵界的鬼魅之声。

    这个场景,想一想都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我把手电插在肩带上,燃烧的耳朵比较麻烦,只能熄灭装兜里,然后深吸口气爬上高崖,天冷风大,手指头都冻僵了,爬了一个多小时,好不容易上到崖顶,已经累得眼花耳鸣。

    我把耳朵重新掏出来,用火点燃,闭上眼睛仔细去听。

    风声已经不远了,“呜呜”极是空洞。

    我摸索着,一步步往前走,走了没多远,似乎走到了风源。这风声越追向尽头越是诡异莫测,实在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我缓缓睁开眼睛,顿时吓懵了,脚下竟然是万丈深渊,再向前一步就能掉下去。

    闭上眼,风源就在面前,似乎就在几步远的地方,触手可摸。这可麻烦了,按照风源来说,我应该再向前走,可一脚迈出去就得掉下深崖,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我在心念中把情况说了一遍,黄小天和程海也没有太好的主意。两个人都说,小金童,现在你拿主意吧。我们都听你的。

    我蹲在悬崖边,往下看,越看越是眼晕。目前的情况是这样的,往前走就是个死,可留在原地呢,几天以后也是个死,前前后后都是死,怎么办呢。

    我在原地徘徊了三圈,沉声在心念中说道:“两位,在吗?”

    “请讲。”程海说。

    “我做出了决定。”我平静地说:“反正我也活够了,活着没多大意思,决定冒一把险,追随犀听的风声。此一去九死一生,我如果掉下崖底,恐怕尸骨几百年也不会有人发现,两位就别跟着我葬身于此了。我把你们的信物留在这里,你们的阴神也会留在这里,这样被外人发现的几率大一些,你们到时候更容易逃出生天,另寻修行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程海和黄小天半天没言语。

    我叹口气,从兜里把装着他们信物的怀表拿出来,轻轻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黄小天说:“小金童,你要真这么做了,咱们兄弟的情分也就止于此了!”

    我笑笑:“当然止于此,我跳下去就嗝屁了,还怎么和你们做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明白我的意思。”黄小天说:“我是你的掌堂大教主,程海是你的护堂教主,咱们三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。你还是把我们的信物重新拿上吧,不管以后出什么事,冥冥中自有定数,我们也认了,跟你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程海也道:“小金童,你赶紧的吧,要去咱们一起去。这也是我们修行路上的考验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感动。这两个老仙儿,一个草莽气十足,一个成熟老练,我如果能度过这一关,可想而知他们日后都会成为我最好的助力。我和他们的关系,并不像普通的香童和老仙儿,更像是过命弟兄。

    我把怀表重新揣好。端起燃烧的耳朵,闭着眼睛,听着前面的风声,慢慢向前摸索着走去。

    凭着脚感,我来到了悬崖边,向前一步就是死。

    耳边诡异的风声像是极有蛊惑力的妖魅,就在不远处吹着,似乎吹出了螺旋形态,可以触手可摸。

    我叹口气,迈开脚,跨出了悬崖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