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六十二章 洞天

    这一步跨出去,马上感觉脚下空空,我迈过了悬崖,到了万丈深渊的凌空之处。

    我双腿颤抖,狠狠心把另只脚也跨出去,顿时感觉失重,身体开始往下落。

    我紧闭双眼不敢睁开,心里抱着一丝妄想,闭眼和睁眼可能是两个空间。不都有那样的传说吗,闭着眼可以腾云驾雾,一睁眼就从云端上摔下去了。

    身体快速失重,我头皮发麻,胃里翻着恶心,唯一让我慰籍的是,此刻已经和那股怪风的风源完全接触上了。隔着眼皮,似乎能感觉到有巨大的螺旋桨在转动,怪风源源不断从前面吹过来。

    我一边往下落,一边探手触摸,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。我顺着这股风就旋转了进去,风源处的怪风简直如鬼哭狼嚎,可是一旦吸过去,穿越了这道风墙,后面反而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隔着眼皮,外面似乎有柔和的光,可是我不敢把眼睁开,就那么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约莫能有一分钟的光景,我暗暗诧异,按理说我早就该摔死了,悬崖再高也不至于掉一分钟,难道现在有了变化?

    敢不敢睁眼?

    妈的,赌一把。我缓缓把眼睁开,眼前的光照有些不适应,好半天也没看到东西。而且随着睁眼,下坠的失重感又来了,身体一晃,紧接着开始往下掉。我不敢睁眼,赶紧闭合,下坠感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我在心念中默念:“黄教主,程教主,你们在吗?”

    好半天,黄小天才道:“咱们牛逼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呢?”我颤抖着问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真正的洞天福地。”黄小天感叹:“这得多大的福缘,才能找到这样的地方。啧啧,小金童,没有你绝地求生的勇气,咱们也不会到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睁眼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这里是仙家洞府,夺天地造化之功,你现在还是凡夫俗子,能来此地已经是大大的机缘了,还想睁眼看个究竟?呵呵。小金童,我问你,你知道类似洞府的来由吗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像花果山水帘洞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黄小天大笑:“孙猴子的水帘洞严格来说就是个仙家洞府,它隐秘在瀑布后面,就算普通猴子知道也很难找到,更别说进去了。这么一说你就明白了,我是山中野精,程教主更是冤死的清风,我们两个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天赋虽高,却没有师承。这倒也就罢了,其实对我们这样的散仙来说,最不利的就是找不到一处适合修行、又无人打搅的福地。而名门大派则不同,他们自有道场依托。”

    程海的语气里也是兴奋,不过他没黄小天那么张扬,他说道:“小金童,像这种洞天福地,发现它是要靠机缘的。没有机缘再大的神通也进不来。咱们此时此刻能到这里,这是莫大的造化福缘,你且记得,日后要出去,必须秘而不宣,不能轻易告人,以免招致不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明白明白。这里是不是就是咱们一直在找的八仙洞?”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你且尝试着往前走走,你看不到路,我们可以给你指路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们能看见?”我呲着牙花说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我们本就是阴神,为灵界之物,到这里自然就跟回家一样。你不一样,俗话说遣泰山轻如芥子,携凡夫难脱红尘。你是凡夫俗子,和此地格格不入,一身浊气进清凉境界,没摔死你就算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我懵懵懂懂的,反正能进这地方,没掉下悬崖,就算是捡着了。

    摸着道前行,感觉这里肯定是有光的,而且和风阵阵,吹在脸上特别舒服。做个深呼吸,空气都倍儿香,浑身暖洋洋。我本来骨节酸痛,疲惫不堪,行走于此,就像是泡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。

    开始走,想摸着两边的墙扶着,摸来摸去也没摸到洞壁在哪。凭直觉感觉,此地是个极大的空间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撞不到任何东西,我胆子也就放大了,闭着眼大步流星。忽然黄小天喊了声:“停!”

    我停下来,黄小天和程海在心念中嘀咕:“双仙洞……原来不是八仙洞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叫双仙洞?”我问。

    黄小天“嗯”了一声:“现在走到一处洞口,上面有刻字,写着繁体‘双仙洞’三个字。”

    我摸索着往前,摸到了洞壁,顺着方向往里进,隔着眼皮能感觉光很柔和,我是真想睁眼看看,又怕破了眼下的大好局面,只好先忍着。

    “先等等,”黄小天说:“有个碑。”

    我停下来,探手过去摸索,这里果然有一块巨大的石碑,表面都是蝌蚪一般的文字纹理,写满了碑文。耳边没有声音,我赶忙道:“写的什么,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好半天程海说话了:“上面写的是双仙洞由来,是由当初两个宗师所立。”

    我心痒难耐:“快说啊。”

    程海说:“开头是一段禁文,大概意思是此地为双仙修行洞天,子弟不得擅入,勿泄于人,否则会有灭顶之灾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说道:“这个好办,以后烂在肚子里,打死也不说。”

    程海说:“下面便是正史了,写得有些晦涩,都是繁体古行文,我得好好看看……说的是最早有个燕君昭王,遣使求不死药,入海登蓬莱,得药之后在此地和药炼丹,结果其丹炉遗于此地井隅之间。而后葛洪来到此处炼丹,鲍姑侍鼎,安丹炉于灵泉之侧。唐王东征时,有随军道士,长于望气,观此地紫霞飘渺,仙气凝聚似鼎器,遂离军隐居,在此地潜修仙道,开凿洞府雏形,为第一代仙师。后来吕祖纯阳在此地授韩湘以神丹绝学,乃使其飞升焉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是八仙的吕洞宾和韩湘子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程海说。

    “那难怪了,”我说:“八仙洞的由来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程海继续念着碑文:“……明永乐年间,仙真三丰张真人游龙不见,隐迹名山,藏身大川,游戏于人间。一日携弟子游于此,咐弟子云,此处为古炼丹之处,留汝兄弟于此,开辟道家南宗另支。一方守护八仙真仙修行遗迹,自行修行悟道,一方传道术于乡里,济养百姓。张真人以鬼斧神工之能,开辟虚无洞天于凌崖之间,存地秀天灵于此。道家南宗弟子二人,遵真人之命,于此地为根基,修道观兴香火,几经增葺,规模宏大,游人云游,香客不断。二人得仙体,传道术,弃人间而去,遂留此地为后世子弟修行洞天。”

    “完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程海喘了口气:“完了。后面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对啊。不是说有道观吗,还规模宏大,在哪呢?”我说。

    黄小天冷笑:“还能哪去,明清之后战火纷飞,几经战乱,早就没了。只留下这么一处洞府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是谁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上面没写。”程海说:“只知道是道家南宗的。黄教主,你对这个道家支派是否有了解?”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略有耳闻。道家南宗好像是道家里的修仙派,他们的修行都是以超脱人世,舍弃炉鼎为宗旨的。我还知道道家南宗辈分为九字排序:西道通,大江东,海九空。子弟均是按这几个字往下排。”

    我闭着眼,越过石碑,继续往里走。心里清楚了很多,此地大概的来历也知道了,这并不是什么八仙洞,之所以和八仙能挂上关系,是因为传说吕洞宾曾在这里传授过韩湘子道法。后来到了明朝,张三丰留下两个弟子在这借八仙之名修行,又是凿洞府又是建道观,现在几百年上千年过去了,往日历史已成传奇。

    正走着,程海道:“前面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模模糊糊隔着眼皮,大概能看到不远处有一个黑影,那影子在半空蜿蜒,像是一条管道。

    “一条龙。”程海沉声说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