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六十三章 墓室

    “龙?”我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不过不是真龙,是幻化出来的。”程海说:“果然是仙家洞天。你继续往前走。”

    我摸着洞壁小心翼翼往前走。隔着眼皮能看到半空中黑影横陈,蜿蜿蜒蜒,似乎还真是一条龙。我不敢睁眼,只能这么揣测的去看,心痒痒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程教主,上面的东西看到了吗?”黄小天问程海。

    程海道:“是水滴沙漏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说:“水滴沙漏就能幻化出龙影,还真是奇妙。”

    “黄教主,能否看到那沙漏上还有字呢。”程海说。

    半晌后,黄小天笑:“果然。”

    我急得不行,赶紧问他们,写的什么。

    程海说:“上面写着‘伯通醉留’四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伯通?周伯通?老顽童?”我疑惑。

    程海笑:“此伯通非彼伯通,八仙中有一位真仙,名叫许坚,字伯通,民间俗世都管他叫蓝采和。”

    我惊叫一声。突然想起一件事,赶忙说:“黄教主,你还记不记得被梅姑烧毁的老宅里的香炉?”

    黄小天懒洋洋道:“当然记得,被姓蔡的那丫头片子弄走了。香炉下面有铭文,写的是汉钟离所留。”

    “那香炉能幻化出老猿。”我说:“和眼前这个沙漏异曲同工啊,沙漏能幻化出龙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正色道:“这个神府洞天估计每一样事物,都能幻化出种种的幻象。”

    “沙漏咱们拿走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黄小天马上呵斥我:“拿什么拿,咱们能进这般洞天已是莫大福缘,就不要贪心不足蛇吞象了。兰姑曾经进到这里,居然盗取了香炉,活该她变成怪物!咱们还是要干正事。程教主,你说的那导引秘术是八仙里什么人所留?”

    程海道:“相传秘术应该是何仙姑留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说:“其他的东西咱们不要碰,现在也没时间细细把玩,赶紧先找到何仙姑的遗迹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洞窟往里走,渐听水响,隔着眼帘大约能看到不远处有水流从上面倾泻而下,形成一道类似小瀑布的水帘。

    继续往前走,就到了水帘处,水浇在我身上,透心凉,却感觉到无比的舒服。

    脚下全是水,程海道:“这里有石头可以踩着,我说你听,不要乱动。右上方大约半米的地方抬脚,我说落就落。”

    我闭着眼,抬起脚,按照程海的指示迈腿,程海道:“好!落脚!”

    我的脚落上去,果然踩到一块石头。程海道:“这里是洞天的必经之路,估计也是考验咱们是否有资格深入。你不要踩空,一旦落水恐怕会有不好的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我深吸口气,按照他的指示,轻轻迈腿向前,一步一步走得踏踏实实,踩着石头在水流中向前。

    走了能有二十多分钟,终于从水流中登到岸边,全身已经湿透了。这里很黑,已经没有光了。

    我扶着洞壁,摸黑前行,一路上感觉周围是有东西的,黑影重重,可是黄小天和程海并没有提醒我留意,他们也没说那是什么。我心中狐疑,心痒难耐,又不敢随便睁眼。

    走了没多远,程海道:“小金童,你听着,再向前就是断崖,要过去,必须助跑加力飞跃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心怦怦跳:“要跳多远?”

    程海倒吸口冷气:“怎么也得三米吧,你尽力跳吧,有多大劲头使多大劲头。”

    我摸索着向前,来到断崖边跪在地上,摸索着边缘,脑海中大约有了一定的印象,然后站起来向后退。

    退了能有七八步,对距离感有了一定的勾勒,深深吸口气,开始加速往前跑。

    程海道:“听我指挥,我让你跳你就跳。”

    很快跑到断崖的边缘,我的脚刚踩上,程海大叫:“跳!”

    我也是豁出去了,反正已经这样,索性置之死地而后生。整个人飞跃而起,我想象着一会儿落地,冲击力肯定会非常猛烈,别摔个好歹的,赶紧用手护在脸和胸前,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越过最高点,我开始下坠,心跳愈来愈厉害。我大叫一声,为自己助力。可是两秒钟过去了,自己并没有摔在地上的感觉,还在下坠。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程教主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程海声音也变了:“你差一步没落到对岸,现在正往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我差点没背过这口气去,迅速做出决断:“都已经这样,要不然我把眼睛睁开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黄小天插话进来,语气很严厉:“先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掉着掉着,忽然身子一轻,整个人像是落叶,轻飘飘落在实地。我坐在地上,傻愣了半天,掸掸屁股站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闭着眼睛,可感觉不到一丝光,这里是深深的黑暗,没有丁点光感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。”黄小天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我赶紧问。

    他说:“这地方怎么那么像一条墓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坟墓的墓?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废话,那你以为我说什么。”黄小天啧啧称奇:“仙人洞天果然无法想象,里面居然还藏着古墓。”

    “我估计里面是历代在此修行高人的尸骨。”程海说:“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摸着洞壁,触手光滑,确实像人工开凿的。洞壁上还能摸到凹凸不清的纹理。

    我顺着洞进去,一边走一边摸,墓道应该是四四方方的,呈规则形状,两侧墙壁的距离,大概是一个成人展开手臂的长短。

    越向前我越是紧张。时间不长,感觉好像从墓道中走出去了,进入到一方很大的空间。

    黄小天倒吸冷气:“程教主,告诉小金童实话吗?”

    我急了:“你们别藏着掖着,赶紧说。”

    程海道:“小金童,你别害怕,现在应该到了主墓室。好家伙,这里都是棺材,足有好几十口。”

    我摸索着往前,果然摸到了一个硬木,顺着硬木继续往下摸,别说还真是一口棺材。

    这口棺材很大,实木打造,高度能到我的胸口,长了下足有三米多,感觉里气魄雄伟至极。

    “你把棺材盖推开看看。”黄小天说。

    我苦笑:“黄教主,你别玩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玩你了,赶紧的。”黄小天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冲犯死者,”我说:“我可不敢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程海道:“这样吧,你把棺盖稍稍推开一条缝隙,我们看看里面装殓的是什么人,心里有个数。”

    没办法,我摸索着到了棺材头,用力推盖子。盖子很沉,九牛二虎之力推开一道缝隙。我正要闪开,忽然闻到里面冒出一股很香的味道,像是香水,又比香水醇厚。

    “咦,真他妈的怪。”黄小天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我追问。

    黄小天说:“棺材里没尸体,只是几件女人的衣服,还有一些香料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这么香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……”程海迟疑片刻:“我有个想法,还需要验证,小金童,你再打开另一口棺材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被他们两个当成了碎催,没办法,只好摸索着另一口棺材。这口棺材还不错,属于薄棺,薄薄一层,大概直到膝盖高矮。我很轻松就推开了。

    “奇怪,里面还是衣服。不过是学生服。”黄小天说。

    “学生服?啥意思?”我赶忙问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你看过民国那时候的纪录片或是照片吗,女子中学的校服,林徽因求学时候穿的那种。白上衣黑裙子,浓浓一股民国范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尸体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只有衣服,哦,还有帽子和一些首饰,一双女人穿的黑色小皮鞋。”黄小天道:“程教主,别卖关子了,为啥棺材里只有衣服,没有尸体?”

    程海道:“八仙里唯一的女性就是何仙姑吧。”

    我和黄小天说对,让他接着讲。

    程海说:“成仙有几种方式你们知道吗?”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这个我还真研究过,所谓隐景潜化,蛇蜕蝉飞。”

    我听得懵懵懂懂,刚要发问,程海说道:“其中有一种成仙的方式名为尸解。顾名思义,人死后,肉身完全解掉,灵魂飞升。当年韩湘子便是尸解成仙,他死了之后家里厚葬,隔了很多年有人又看见了他。家里人狐疑,把棺材挖出来一看,里面已经没有尸体,只留下一根木杖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明白了:“程教主,你的意思是,这里这么多棺材,死在这里的人都已经尸解成仙了?”

    “可为什么这里都是女人呢?”黄小天不明白:“难道在这片洞天里曾经有很多女性在修行?”

    我道:“是不是此处秘传的尸解道法只适合女人呢?”

    “小金童,麻烦你一件事,你尽可能把这里所有的棺材都推开棺盖,我要仔细看看里面的衣服。”程海严肃地说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