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六十四章 何仙姑

    照程海的吩咐,我摸索着把棺材的棺盖推开。这里的棺材实在太多,各种型号都有,有木棺有石棺,居然还有一口金属棺,不知用的什么材质。有带椁的也有不带的,最老的据说能追溯到秦朝。

    推开十几口棺盖,我累的上气不接下气,实在是推不动了。程海叫停:“我有了一些看法,大家一起参详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和黄小天催促他快说。

    程海道:“你们发现没有,这些棺材里的服饰都是不同时期的,一口棺材里是一个时期,上至秦朝,下至比较近代的金属棺,任意两口棺材里的服饰就没有重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说说你的推断。”黄小天问。

    程海道:“从这个现象来看,这里修尸解的女人,一个时期只有一个人,并不是几个人一起修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这也说明不了什么。”黄小天道。

    程海说:“不一定,其实细想想,这里大有玄机。假如秦朝有个女人,她是第一代尸解仙,她来到这里入棺尸解,那么排在她后面的第二代尸解仙修行者,是怎么知道这地方的?又是如何得到尸解仙的秘术传承?”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这个解释很简单,假如说有这么个专门修行尸解的门派,门派里规定传女不传男,而且是一脉单传。上一代修行的师父会告诉下一代的徒弟,有这么个神府洞天,你学成之后,就来到这个洞天,自备棺材,在此地落葬尸解,便可成仙。然后,就这么一代一代往下传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黄小天停下话头,他感觉到这个猜想里有很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程海说:“小金童,你觉得黄教主的推断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有漏洞,”我说:“其他先不说,我就说说我第一直觉上的不可能。如果是一脉单传,像串珍珠项链一样,一个传一个,形成这个独特的门派,那么问题来了,只要其中传递的一个环节出现问题,那么这个门派就会毁于一旦,再也传不下去。人心不古啊,谁能保证门派里每个女人都没有其他想法,只是一心传道。这种传递从秦朝一直到近代,上下二千来年,仔细这么一想,就觉得不大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”黄小天说:“这种尸解秘术吸引力太大,一旦学上了就很难心有旁骛,一门心思就想学成,然后尸解走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这样吧,”我说:“有句话说得好,树欲静而风不止。就算你没别的心思,一心向道,可世间红尘还有个三灾八难的,怎么就能保证你顺利熬过所有劫难?一个两个人成功或许可能,三个五个成功勉强也说得过去,这个地方少说几十口上百口的棺材,每个人都能尸解成功,修行大成,这怎么可能?这几率得多有小。”

    程海道:“而且还有个问题你们没注意。这些女人是怎么把棺材搬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没明白:“这话怎么讲?”

    程海说:“刚才咱们猜测,这个门派里的门徒学成之后,要来洞天里尸解,现场有这么多口棺材,她们一人占据一个。这些棺材是怎么来的?是她们要入洞天尸解的时候,自己带来的?还是怎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女门徒可以雇人送进来。”黄小天说。

    程海道:“黄教主你这就是抬杠了。此处是神府洞天,咱们进来尚且九死一生,那些抬棺的劳工是怎么进来的,又是怎么出去的?”

    “或许另有密道。”黄小天道。

    程海说:“就算他们从别的地方进入此处,这么大的事,延续这么多年的传统,为什么秘而不宣,从来没有人谈起过,也没看到书籍上有过记载?这些抬棺的劳工,后来都哪去了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笑:“或许都让这些女人杀了!”

    我倒吸口冷气,他们来来回回说的这些都是猜想,可我感觉在逻辑上说得通。不知为什么,我被他们说得怕怕的,鸡皮疙瘩起来了。

    程海道:“这里有太多的不合逻辑,说不通的地方。我到有个想法,就是有些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。反正都是猜测,索性往大了猜。”黄小天说。

    程海想了想说:“我觉得这些棺材其实是早就存在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赶紧问。

    程海说:“这些棺材并不是后来运进来的,或许早在秦朝第一代尸解仙女修行者的时候,这里就备好了所有的棺材!”

    我倒吸口冷气,赶紧说:“那你怎么解释,这里棺材的种类和样式都不一样,有的还比较现代化,明显不是古代风格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所有棺材所装的尸体,或许都是同一个人。”程海说,他是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    我虽然听不太明白,却觉得这个猜想很牛逼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,你继续说。”黄小天听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程海说:“此处名为八仙洞,留下来的都是和八仙有关的遗迹。此地如果不例外,应该是何仙姑所留下来的。所有棺材里的尸解仙或许都是何仙姑。”

    “听不明白。”我喉头动着。

    程海说:“真仙的道行和修为非凡夫俗子能够想象,我前世为胡三太爷的小童子,略有些耳闻。真仙位列仙班之后,并不是死守在天上,他们时不时还要幻化人间,历劫修行。修行这东西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,不能守着老本过日子。当然,真仙的修行和普通人不一样,他们可以真身在天上,而在人间幻化出自己的分体化身。化身没有真仙本体那么大的能耐,它们在人间的所见所闻,都会印证在本体的修行里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补充说:“我前世还为小童子时,曾经追随胡三太爷在人间见过普贤菩萨的化身。”

    “那化身在人间的身份是什么?”黄小天问。

    程海苦笑:“你们肯定猜不出来。普贤菩萨的化身是个女人,在东北一家大型娱乐中心当头牌,一晚上的过夜费就得过万。”

    我倒吸口冷气:“那么大的菩萨化身居然是个小姐?”

    程海说:“普贤菩萨的这个化身是音乐学院毕业的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,尤擅长唱曲和弹古琴,气质绝佳,在娱乐中心当头牌花魁,那是绰绰有余,屁股后面的恩客一大堆。当时我和胡三太爷拜访过她之后,我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,为什么那么大的菩萨会在人间以色事人?按我的想法,菩萨修行,可以去庙里嘛。胡三太爷告诉我,诸佛菩萨为救度三世六道一切有情,会作种种形,会现种种身。什么叫菩萨,要能不惜随类化身,入生死茧,卑贱躯。此皆因我佛悲心舍己之故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震撼到了,说不出话来,涌动出一股情绪,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程教主,你的意思是尸解在这里的女人,全部都是何仙姑的化身?”

    程海“嗯”了一声:“一点不错。这所谓的门派,传承千年,从秦朝至今,其实传来传去,说到底只有一个人罢了。何仙姑的第一代化身尸解成仙,便会得道印证,回收本体。然后第二代化身出现,继续游走世间,感悟红尘,最后以尸解结束自己,回归本体。就这样,一代一代相传,这尸解的法子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罢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可不可以这么理解,何仙姑通过这种方式,来回收自己的化身?”

    “真仙的本体和化身之间关系极其复杂,那得修成真人之后才有的本事,”程海道:“现在一言难尽,我也难窥其玄妙,你这么理解也可以吧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这些棺材就好解释了,都是何仙姑自己安排的。她是真仙嘛,早在二千年前就已经推导到了近代的事,早早做了安排。”

    我摸索着这些棺材,慢慢往前走,心中感叹,忽然冒出一个想法。我说道:“两位教主,如果一代一代的化身往下传,你们说最后一代会传到什么年代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说:“你继续往前走,这些棺材是按照年代摆放的,你走到最后一口前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闭着眼睛,摸索着走了很长时间,终于到了最后一口棺材前。我深吸口气,缓缓推开棺材盖,只听黄小天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赶忙问怎么了。黄小天说,“里面是空的。”

    我摸索着又推开了倒数第二口棺材的盖子,里面还是空的。就这样,我倒着查看棺材,一直检查了倒数第十口棺材,黄小天叫一声:“有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里面是几件现代女人的衣服,连衣裙什么的,看样子这就是目前已经尸解的最后一代化身了,排在她后面的这代化身应该还在人间活着。”

    我心砰砰跳。

    黄小天说,“咦,里面居然有身份证,你拿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仗着胆子,探手进去,摸了半天,果然摸到一张硬硬的卡片,黄小天道:“身份证上有名字,叫张兰……程教主,你看上面的照片像不像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像梅姑!”程海和黄小天同时说出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尸解的这个女人应该就是……”我遍体生寒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尸解的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梅姑失踪的姐姐,兰姑!

    兰姑,竟然是何仙姑截止到目前尸解的最后一代化身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