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六十五章 仙姑脚踏采莲船

    这个结论简直惊世骇俗。兰姑就是何仙姑……我一时无法消化这个事实,不过细想想,确实解释得通。兰姑可能是据我们所知唯一一个进入到八仙洞的人,她是怎么找到这里的?还有,她临死前告诉妹妹,说自己变成了怪物,这怪物指的是什么?

    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作为真仙的分体化身会不会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这个身份,还以为自己是平常人,普通人。只能等到了特定的时机,特定的机缘,它们才能启悟。兰姑用很悲痛很无助的语气,管自己叫怪物,她并没有自己是真仙分体化身的那种欣喜。

    我把这个问题抛向黄小天和程海两位教主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了好半天,黄小天才道:“小金童,你思考的角度还真是特别啊。你应该研究一个课题,真仙化身的人权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假如说你活了几十年,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身份,忽然有一天启悟,明白了我仅仅只是别人的分体,这种落差感恐怕一般人都接受不了吧。这种身份错位,让我想起科幻小说里的克隆人。我倒觉得,真仙用出分体化身历经世间,这其实是一种自私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过这个问题没有。”程海说:“化身只是本体的一部分,所经历和感悟的最后都会回归本体,也就是说化身所面临的身份错位,这种崩溃感最后也要回诸于本体。化身和克隆人不一样,克隆人死了就死了,而化身所经历的一切,和本体没什么区别。化身顿悟身份,随即而来的崩溃感和错位感,说白了就是世间劫。这也是真仙修行的目的所在。”

    程海说的这个问题,不知为什么让我头皮发麻,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行了行了二位,咱们来的目的是什么,不是让你们研究本体化身的,我听得脑袋都大了,跟绕口令似的。这里既然是何仙姑遗迹,赶紧找找她有没有留下什么导气的心法秘诀,这才是正经。”

    我闭着眼摸着黑,在他们两个的指导下,里里外外把这些棺材又摸了一遍,除了里面的衣服饰物,什么也没发现。

    我太累了,气喘吁吁坐在地上,靠着一口大棺材,眼皮子黏在一起,就想睡觉。

    黄小天絮絮叨叨说:“你还有心思睡觉,大限都快到了,还有两三天的工夫。等你挂了,就能长眠了,到时候随便睡……”

    我迷迷糊糊骂了他一句,闭上眼睡了过去。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,从来没这么舒服过,既香且沉。醒来的时候,刚想睁眼,赶紧把眼又闭合。

    到这里足足一天了,肚子咕嘟咕嘟叫。我把背包放下来,伸手进去摸到压缩饼干,嘎吱嘎吱吃了,喝了几口水。来了精气神,我摸索着去撒尿。

    我在心念中招呼了他们两个,黄小天和程海都没反应,不知是不是也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我摸索着站在洞壁墙根,解了裤腰带,撒了一大泡尿,浑身舒爽。忽然心念中黄小天的声音出现:“哈哈,小金童,你真行,在真仙修行之地撒尿。普天之下,除了孙猴子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打个激灵,赶紧提上裤子:“哎呀呀,我忘了,实在是憋得很。罪过罪过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乐得不行:“没事,撒了也就撒了,真仙不会怪你。现在还是讨论一下,上哪找导气的秘诀?”

    “哎呀。”我突然想起一个事,浑身冰凉:“会不会是这种可能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黄小天问我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何仙姑修行的心法秘诀,会不会在她下一个分体化身那里?”

    黄小天傻了,好半天才道:“我去,还真有可能。目前落实身份的最后一代化身是兰姑,她后面至少还有十口棺材,也就是说何仙姑的化身还要在世间轮回十次,十次为人。谁知道兰姑的下一代在什么鬼地方。”

    程海道:“如果那样的话更麻烦,你们想过这个问题没有,化身一开始是不知道自己身份的。也就是说,就是咱们找到她也没用,她压根不知道自己是何仙姑,只有得到特殊的时机和机缘,她才能启悟。”

    “完犊子了。”黄小天说:“真是这样的话,小金童你就认命吧。程教主,我看这样也挺好,小金童死了之后,咱俩留在这神仙洞天里修行,总比在外面瞎逛强。”

    我差点破口大骂,可想想这是现实。

    我垂头耷脑坐在地上,靠着身后的棺材说:“死在这也行啊,棺材都他妈是现成的。快死的时候,我就直接爬进去得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我们三个同时没有出声,我虽然看不见他们两个,可感觉到他们和我一样都惊住了。我们三人很可能想到了同一个可能!

    我喉头颤动:“我说二位,何仙姑的下一代分身会不会……就是我啊?!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……”黄小天也不敢肯定:“何仙姑,何仙姑,她的分身应该都是女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也别说,”程海道:“真仙化身,能幻化种种形种种身,生成个把男的也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那不对。这里的棺材咱们都看了,全是女的没有男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从小金童开始呗,啥事都有个第一次。”程海说。

    我赶紧道:“二位,二位,你们想过这个问题没有。我如果死在这,那我就是何仙姑的分身,因为这里二千年来还没有外人死在这里,死在这的都是她的化身,无一例外。我是她的化身,我就没什么可怕的了,死后尸解,成仙登天,回归本体,这也不错。反过来说,而如果我不是她的分身呢,那么我就不会死在这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寻思半天:“好像真是这么个逻辑。”

    我哈哈笑:“所以我两头不吃亏。死不死的都不打紧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感叹:“你还真能给自己宽心丸吃。”

    我们正说着,忽然程海叫道:“黄教主,看墙上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不说话了,我看不到,心急难耐:“有什么,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好半天黄小天道:“你刚才撒尿过的地方,墙上出现一幅壁画。这幅壁画很神奇,可以动,像是动画片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动的,内容是什么?”我赶紧问。

    黄小天半天没言语,而后说:“内容有点恐怖。有一片湖水,是黑色的,里面若隐若现都是人尸,有个女人驾着船正在湖水中间穿过。她穿着古代的长袖衣服,左撑一下水,右撑一下水,这就是壁画的内容。”

    我脑海中勾勒出这幅图画,不知为什么,感觉此情此景有些阴森。

    “上面还有字。”程海说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都是繁文,看不太懂,程教主你给翻译翻译。”

    程海一字一顿念着:“仙姑脚踏采莲船,挥动长袖舞翩翩,练得导引阴阳术,浪峰涛山只等闲。”

    我大喜:“这不就是我们要找的导引术吗?”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可没有心诀啊。”

    程海说:“这四句诗配合壁画内容就是。黄教主,你仔细看何仙姑撑船的动作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好半天,黄小天长舒口气:“有点意思。小金童,你现在听我的,我怎么说你怎么做。你双脚分开,和肩同齐,然后两腿微曲,先把重心移到右腿,同时右臂向前摆动……左臂向后摆,记得目视前方。”

    我按照他说的做了,这个动作有点像走路甩肩膀,可细节又不一般,做的时候手臂交错摆动,两条腿也是屈膝到伸直再到屈膝。

    做了几次,我忽然明白了,这个动作很像是撑船。而且黄小天要求我动作轻柔,尽量做到女性化一些,我一开始始终找不到感觉,程海给了个主意,让我在脑子里想象何仙姑撑船的形象,然后再做。

    我想着何仙姑在尸海中撑船,其中生长着朵朵白色莲花。她站在船头,撑着蒿子,手臂摆动的时候是蓄力,松开的时候,船自然向前走一段,在水池中留下长长一道印痕。

    这里还有个很重要的关口,黄小天让我做的时候配合呼吸。所谓练武不练功,到老一场空。在道家一些绝密的心诀里,呼吸是个很重要的东西。有的时候就算你得到秘籍,也不会练,硬练可能走火入魔,差在哪呢,秘籍都是一样,为啥人家就能练成张三丰,你就练成欧阳锋。

    诀窍就在呼吸上。

    黄小天告诉我行气的方法,怎么配合动作,是吐是吸,吸又是吸到哪里,怎么做到气沉丹田。

    我按照他说的,再配合上何仙姑撑船的动作,一点点找感觉。开始很别扭,很快我就进入到一种定境之中。这种感觉很像是我在九尾灵狐的默园里修行静功。

    做着做着,我感觉到心血翻涌,嘴里发出一股苦味,酸苦的不像话,一阵恶心,好像要吐出什么来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