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六十八章 开窍

    “呦,灵貂这是。”黑大壮眼睛亮了,伸手过来抓。

    我赶紧用手护住,提醒他:“黑大哥,这是我的宠物。”

    黑大壮看着毛球的小脑袋,欣喜若狂,擦着手说:“小伙子,不,小兄弟,这样吧你开个价。多少钱哥哥都认,只要把这小东西让给我。”

    我暗暗责怪毛球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看黑大壮这样子可见灵貂极其精贵,如今露了相,就怕黑大壮打歪主意。我赶紧道:“黑大哥,实在不好意思,这小东西和我颇有渊源,甚至说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,我不能卖它。”

    我用手指头使劲把毛球的小脑袋塞进兜里,可毛球不满意了,“唧唧”乱叫,又从兜里探出脑袋瓜,伸着小爪子指着黑大壮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都愣了,黑大壮哈哈笑:“小兄弟,看样你养不住它啊。它就看好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特别生气,这毛球怎么忘恩负义呢。黑大壮平摊起手掌心,嘴里“嘬嘬”了几声,逗引毛球。我觉得再这么按着它也不好看,叹口气说:“黑大哥,这小东西是有灵性的,如果它真要跟你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黑大壮大喜:“小兄弟,行,放心吧,它跟了我不吃亏,我也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把毛球送给能养得起它的人,也不错。我不能过于自私,为了自己而委屈它。我把毛球掏出来,放在黑大壮的掌心。

    毛球在黑大壮掌心打了个滚,毛茸茸站起来,突然迅猛如电,如一道黄光“嗖”一声,顺着黑大壮的袖子爬上去。

    黑大壮愣了:“呦,呦,这小东西,干嘛呢?”

    毛球攀着他,顺着衣服一直滑到他的背包上,趴在拉链上,着急地“唧唧”乱叫。

    黑大壮狐疑着打开背包,毛球一下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黑大壮索性来到磨盘前,把包里的东西都倒出来。他是收山货的,包里藏了一根老山参,估计是刚收上来,草草用报纸打了个包,山参须子露出来,上面挂着泥。

    毛球一口咬在老山参上,它小小的一点,根本咬不动,急的唧唧叫。

    黑大壮从山参上扯下两根长须,逗引它,毛球一口咬住,就不松口了。黑大壮提起长须,像是钓鱼一样,钩着毛球。

    毛球缩成一个球,四肢紧紧抱住须子,吭哧吭哧吃着。

    黑大壮别说真是个敞亮人,见状哈哈大笑,提着须子递给我:“小兄弟,这小东西不是看上我,而是看上我收来的山参。还给你吧,我和这小东西有缘,这些山参须子就当是给它的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爷爷赶紧道:“老黑,这太贵重了。”

    爷爷看我不明白,说:“小童,这根老山参怎么也得过万,几根须子少说也得大几百上千的,礼物太贵重。老黑,要不然这样,这钱从我交的山货里扣除。”

    黑大壮赶紧摆手:“老冯大哥,你这是骂我呢。我跟这小东西有缘,这是我和它的缘法,跟你们都没关系啊。”

    我对此人的印象马上好转,把须子和毛球放在一边,冲他抱拳:“多谢黑大哥。”

    黑大壮珍爱地看着毛球:“小兄弟,这小东西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给它赐名,大名叫黄羽,小名叫毛球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黑大壮伸出一根手指头,轻轻触了触毛球的小脑袋,毛球还在“唧唧”啃着须子,一副撒娇的样子。

    黑大壮口水都快流出来了,可还是尊重我:“好,毛球的名字好,形象。这样吧,小兄弟,”他掏出名片递给我:“此物为灵貂,不能食俗世烟火,以后你需要喂它吃食,就打电话找我。我那边好东西不少,肯定只给你最公道价格,不多收你一分钱。”

    爷爷道:“老黑啊,今天晚上就别走了,咱哥俩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黑大壮摆摆手:“还有别的事,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他看了我一眼:“山不在高有仙则灵,居其陋室有灵则行。任务灵物都是通灵的,它能选择你,说明你是个有来历的。以后咱们好好处处。”

    听他说的几句话,这人不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黑大哥,你说的这些很有见地啊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黑大壮哈哈笑,从兜里掏出佛珠:“老黑我蹲个监牢,整整八年,出来之后就信佛了。好了,走了。小兄弟,记住喽,这灵貂没长成气候之前,尽可能不要让它露面,被人盯上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,上了面包车,赶去下一家。

    等他走了之后,毛球已经吃得差不多,挺着滚圆的肚子,正躺在磨盘上呼呼大睡。爷爷看看它笑了,询问我这只灵貂是怎么来的。我说这是老中医拔毒之后,从我嘴里吐出来的,老中医说这只灵貂是附着在我身上的阴毒和怨念所化。

    爷爷叹了口气,没多说什么,他在家里做了个舒服的小窝,留给毛球。

    我把毛球小心翼翼放在柔软的草堆里,它舒服的躺着真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爷爷说:“小童,这只小貂灵智未开,以后从善从恶都在你了。对了,你身体好了,下一步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我和爷爷说,我准备出堂做香童。问他有没有什么地点,能够让我闭关至少一个星期。

    爷爷想了想,告诉我,山里有个猎户留下的老木头房子,多少年没人去过了,知道的人很少,在那里闭关不错。

    我在家呆了几天,和王二驴碰了碰头。我和他不是外人,有些话他也容易理解,我便把八仙洞的事和他说了。王二驴羡慕的不得了,他告诉我,等他正式出堂之后,一定要带着他去一次八仙洞。他也想看看里面是什么。

    聊着的时候,他翻开我的手掌,疑惑道:“你手上不是有驱邪的经文吗,经文呢?”

    我的手掌现在光滑如初,并没有字,我说我也奇怪,这些经文有的时候有,有的时候没有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这好办,咱俩找一个邪气重的地方做个实验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摆摆手:“这几天我要进山,让老仙儿为我开窍,等下山之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一时失神:“我也快要出堂了,出堂第一步就是开心窍,还不知道到时候怎么样呢。算了,不想了,烦心烦心。”

    我劝慰了他几句,没想到我们哥俩,我是第一个走上这条路的人。

    休息得差不多了,爷爷背着大包送我出门,里面是一个星期的生活必需品,我们爷俩进了山。

    爬过好几个山头,终于在一处比较隐蔽的山谷里,找到了那个小木屋。

    这是早些年猎户留下来的,年久失修,十分破败。现在又是入冬时节,山中万物肃杀,守着这么个小屋子,我要过一个礼拜,有点说不出的萧瑟。

    爷爷把屋里的炉子升上,帮我收拾了房子,门窗简单修补一下,至少做到不漏风。我们爷俩在山里吃了顿饭,他就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我先把毛球安排好,它现在日子过得相当逍遥,守着那些人参须子,吃了睡,睡了吃。身体愈发变得毛茸茸一团球,我真担心它以后能胖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等收拾利索了,也到了晚上。我简单吃过饭,把怀表拿出来,放在桌子上。黄小天和程海现形而出,此时的他们都是阴神,能和我进行他心通。其他人如果在场,是看不到他们身影的,只有我能看到。

    黄小天很严肃地说:“小金童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在开窍之前,你先点燃三根长香,然后我给你讲讲规矩。”黄小天面无表情,真有点掌堂大教主的风范。

    程海自动站在黄小天的身后,表情很严肃。

    我点燃了三根长香,摆好香炉,然后跪在地上对着他们两个磕了三个头,把香颤巍巍插进炉子里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作为出马弟子,首先要会和老仙儿沟通,老仙儿有时候需要附体在弟子身上看事。附体分为两种,一是全附体,一是半附体。全附体是说,弟子一点意识都没有,而半附体指的是弟子有意识。你是小金童,身上自有灵气,我或者程教主日后上你的身,不可能做到全附,只能是半附。这样来说,窜窍就相对容易一些。”

    他清清嗓子:“窜窍也有细分,一是窜心窍,二是窜内脏窍,三是窜五官窍。窜心窍,弟子最清醒,可以随时和老仙儿沟通。窜五官窍多是舞蹈、唱歌,身体左右摆动,就是咱们说的跳大神。我们给你窜窍,窜的是心窍,你会经历种种症状,不要害怕也不要做过多的抵抗,按照我们说的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深吸口气,准备开窍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