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七十一章 阴气重

    为啥王石生外号叫王二驴,就因为这小子有时候驴性八道的,属驴的,一言不合就尥蹶子。此刻他端着茶碗要砸魏冉,魏冉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。人家魏冉好赖也是四五十岁人了,怎么可能跟个孩子动手。

    魏冉道:“我不跟你们见识。”招呼司机一起走。

    我浑身别扭,赶紧起身告辞。王神仙气得嘴歪眼斜,顾不得招呼我,叫王二驴扶他躺下。

    魏冉刚要出门,谁知道从外面又进来了客人。这是两口子,四十来岁的年纪,愁眉不展,手里提着礼物。

    两口子里的男人进门就发现屋里气氛不对,愕然一下,小心翼翼问:“王神仙是哪位?”

    我们一看就明白,这是来生意了。这两口子肯定是看事来的。

    王二驴收起驴性子,请两人上座,端茶倒水。这里我是外人,不便参与,可现在走也不好,只能搬着凳子坐在沙发后面,津津有味看他们怎么接待生意的。这些都是经验,以后我出堂免不了也要迎来送往。

    魏冉一只脚已经跨出门了,看来了新客人,又不走了,让司机先出去等着,他自作主张坐下来。

    王二驴一肚子气,又不好当着客人的面撒出来,低声说:“姓魏的,我们家不欢迎你,赶紧走!”

    魏冉笑而不语,自顾自拿着茶碗喝茶,耍起了臭无赖。王二驴毕竟是年轻,一时没了招,他不可能和魏冉当着客人面撕逼打仗,只好暗气暗憋,先打发走客人再说。

    王二驴扶着王神仙坐起来,说:“这是王神仙,也就是我爷爷。”

    来看事的两口子对视一眼,脸色顿时很差,没想到王神仙变成这个样子。男人咳嗽一声说:“我叫姜宏,这是我老婆。我们家遇到一点事,附近的老仙儿都解决不了,有人介绍说杏树屯有个王神仙,道行很高,我们便来了。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王神仙嘴里含糊不清说了些话,王二驴说:“两位实在是不好意思,我爷爷前几天中风,现在也没好,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魏冉放下茶碗说:“大兄弟,你白来一趟,我给你另介绍一家老仙儿的堂子,特别好。王神仙你也看了,半死不拉活的,窝吃窝拉,别说帮你看事了,他连自己裤衩子都换不了。”

    王神仙气得嘴歪眼斜,却也无济于事。王二驴急眼了:“姓魏的,你说话好听点。”

    魏冉没搭理他,对姜宏说:“走吧大兄弟,你以后告诉那些想来找王神仙看事的人,就说王神仙不行了,老了,不中用了,家里的堂子也开不下去了。我帮你介绍一家更好的,走走。”

    姜宏两口子看到这种情况,叹口气。姜宏示意他老婆把买来的礼物放在桌子上,两口子跟着魏冉出去。

    王二驴急了,看我:“老冯,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能有什么办法,摊摊手表示没办法。人家魏冉说得难听,但事确实是这么个事,王神仙中风未愈,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王二驴顿时萎了,就在他们几个人要出屋的时候,突然“咚”的一声响。众人停下脚步,一起看过去。原来是王神仙把桌子上的茶碗给啐了,摔在地上倒也没碎,杯盖在地上转圈。

    魏冉大笑:“怎么样,我说什么来着,王神仙连茶杯都拿不稳了。”

    王神仙竟然没用王二驴搀着,自己颤颤巍巍站起来,用尽全力说:“我们家堂子没散!我不行了,还有我孙子!”

    姜宏两口子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王二驴低声对他爷爷说:“爷爷,我不行啊,我还没继承咱家堂口。”

    王神仙一把拉住他:“我说你行你就行。”

    魏冉看明白怎么回事,笑得肚子都疼了:“你们爷俩这是赶鸭子上架啊,老王头,看你孙子那样,跟盲流似的,还出堂呢。你们老王家这招牌,我看到你这一辈儿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姜宏两口子一看就是明白人,他们也看出魏冉和王神仙有过节,他们不想涉入江湖恩怨,赶紧道:“不用麻烦了,我们再看看别的家。”

    魏冉拉着他们的胳膊往外走。王神仙气得打了王二驴一拳,气急败坏地说:“人家都来拆招牌了,你小子能不能拿出点刚来。你是不是我老王家的孙子?”

    王二驴说道:“两位等等。”他到门口,把姜宏和他老婆毕恭毕敬请回来,魏冉也想跟进来,王二驴这次不客气了,把他关在外面,把门锁上。

    姜宏两口子互相看看,叹口气,没急着再走,这是给老王家一个面子。

    王二驴说:“我叫你一声姜大哥,这位姜嫂,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王石生,是王神仙的孙子。继承了咱家的堂口。从道法来说,我指定比不过爷爷,但解决一般个事还不在话下。你说你们大老远来的,这是信任我们老王家,既然这样就再给我们一个机会,你把家里事说说,要能在我们这里办了,那最好,不能办,我们也给你们介绍一个信得过的堂口,总比让不知根知底的外人黑了你们钱强。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说得挺有水平,我暗暗点头,王二驴可以啊,这些年王神仙看事走哪都带着他,这小子人情世故迎来送往的,水平提高很快。

    姜宏点点头:“小兄弟说话中听。我们两口子不差钱,只要能把我儿子的病看好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说了起来,我在后面津津有味听着。姜宏老家也是辽宁的,靠近渤海湾,承包了好大一块渔场,养了河豚、海参之类的海产品。买卖干得相当不错,后来家里还盖了工厂,专门加工海产品。东西不但在国内大受欢迎,还远销日韩海外,钱都挣老鼻子了。

    两口子有了钱,就在渤海湾附近买了一套海景房,属于新盖的别墅。据姜宏说,这别墅是真好,站在二楼有个大落地窗,不远处就是海滩,真正做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。可就有一点缺憾,这房子修在郊区的小区里,因为国内经济不景气,加上配套设施跟不上,小区的房子卖得很差,偌大的小区只卖出几栋别墅,半了夜所有房子都熄着灯,连点人气都没有,跟鬼域似的。

    这些还好说,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,姜宏两口子有个儿子,刚上大学,假期回家。两口子把这个海景房当成惊喜的礼物给儿子,儿子特别兴奋,可就在入住的当天晚上出事了。姜宏睡到半夜,听到走廊有动静,他以为进了小偷,打着手电出去看,这一看就傻了眼。儿子一丝不挂正在地上爬行,像是蜥蜴。

    儿子顺着走廊,从二楼爬到一楼的大厅,一边爬一边发出怪声,像是在自言自语说着什么话。姜宏一开始以为是儿子梦游,不好打扰,只能等儿子自己醒。儿子在大厅爬了一圈之后,顺着楼梯又回到二楼,进了自己屋子。

    姜宏当时心里犯嘀咕,却也没怎么当回事,甚至没把这事跟老婆说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天之后,隔三差五,儿子就要来这么一回梦游,光着身子从二楼爬到一楼,转一圈再回去。

    这倒也就罢了,不知怎么的,从第一次梦游开始,儿子的身体开始变差了。首先是上厕所时间变长,姜宏无意中发现,儿子上一次厕所至少半个小时,就算来大号也不用这么长时间。他知道青春期的孩子比较敏感,就转弯抹角去问,儿子真说了实话,说自己大小便不怎么顺畅,便秘加尿不尽,而且身上动不动泛冷,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带着孩子去看中医,老中医一摸就说,这孩子气血两虚,又看了看舌苔,说是典型的肾阳虚。当着家长的面,问孩子有没有那个的习惯。

    儿子闹个大红脸,还是说了,说自己经常一个人做那事。老中医开了一堆方子,严令告诉儿子,说你的情况比较严重了,必须要戒除恶习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儿子唯唯诺诺也答应着,可情况并没有好转,最后都下不来床了。浑身发虚,吃个饭都累得慌,满头冷汗。这样子哪像个二十岁的小伙子,六十岁的老头都比他有精气神。

    到后来儿子两个黑眼圈都出来了,像是熊猫眼,那鬼样子很像是当年日思夜想王熙凤,“指头儿告了消乏”的贾瑞。

    后来姜宏的有个朋友到海景房做客,那朋友有点道行,一进门就说,你们家阴气怎么这么重。

    两口子一听害怕了,请朋友去看自己儿子。朋友一看就说,不能再让你儿子住在这里了,否则有性命之忧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