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七十二章 解先生

    姜宏央求这个朋友来处理儿子的事,这朋友不过是略懂,还无法平事,他推荐了附近几个老仙儿。姜宏先把这间别墅封存,再也不住了,回到原来的镇子上,先后找了几个出堂报马来为孩子看事,可都效果不佳。

    儿子几乎行将就木,学也没法上了,和学校请了病假。两口子愁的是一筹莫展,整天唉声叹气,买卖没心思做了,生意急转直下。他们家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,到处找高人打听偏方,打听来打听去,就找到了王神仙。

    王神仙眯缝着眼听完整个过程,看他的表情应该是有数了。他把王二驴叫过去,爷俩低声商量着什么。其实他们大可以随便说话,王神仙中风之后说出的话就跟外国话似的,一般人听不懂。

    爷俩讨论了一圈,王二驴说:“姜大哥,我和你走一趟看看,爷爷和我商量过了,觉得这事虽然麻烦棘手,但不至于解决不了。”

    姜宏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王二驴说:“去了你就包个来回车费就行,看不明白事我们一分钱不要,还帮你家联系其他的堂口。”

    姜宏点点头:“行吧,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吧,那就有劳小兄弟。”他问什么时候走。王二驴说:“当然是越快越好,要是可以的话,我收拾收拾包,咱们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王神仙忽然用手指了指我。

    我正看热闹呢,王二驴过来说:“老冯,麻烦你跟我一起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我没什么事,去看看也好,能帮上忙最好,顺便经历一下出堂看事的整个流程,以后自己干,这都是经验。

    我们和姜宏简单商量了一下行程,他是开车来的,车就在外面,要走马上就能走。王二驴让我回家打个招呼,拿点备用的东西,半个小时后在他家的门口集合。

    我答应一声,急匆匆出门往家去。我在心念中问黄小天和程海,这件事怎么看。程海道:“你那个朋友王石生还没开窍,老仙儿都上不了他的身,怎么看事?我觉得他们老王家太急功近利了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懒洋洋说:“事情逼到这份上就得干,宁可战死也不能让人熊死。”

    程海呵呵笑,并不反驳。他们两个就是这样,程海是超理性的,而黄小天是性情中人,他的脾气倒是和王二驴有点像。

    我到家之后,和爷爷简单说了发生的事。爷爷十分赞成我去,一是帮忙,二是长长见识。他问我:“小童,毛球你带不带?”

    说到毛球,我真有点进退两难。这次去不知道几天,把它留在家里总是个心思,可带上它吧,这次看事福祸未定,不知道面临什么样的危险,它还太小,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。我慎重想了想,还是决定不带它,等它大一大有了自保能力再说。

    我来到窝前,毛球正在啃着人参须子。这些须子够它吃俩月的了,倒是不担心食物。我摸着它的小脑袋说:“等你快快长大,我就能带你出去玩了,你还太小啊。”

    毛球很有灵性,似乎能听懂我的话,不服气的坐起来,挥着小爪子“唧唧”叫着。

    “你乖乖的,”我说:“我走这些天,不准在家惹祸,不要给爷爷添麻烦,不然回来非教训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这小东西理都不理我,撅着屁股给我看,继续啃着须子。

    我简单收拾了一些东西,打了个简单的斜挎包,和爷爷辞别,匆匆赶向老王家。到了他家门口,发现出事了。

    王二驴正在和魏冉大吵大闹,姜宏两口子在旁边面红耳赤,左右劝不住。我一看就腻歪上了,魏冉这老小子属于狗皮膏药的,怎么还没走。

    我过去道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王二驴气得直哼哼:“这个姓魏的真不是个东西,他给姜大哥又推荐了一个报马,说看不好不要钱。这不是拆台吗?!”

    我看向姜宏:“姜大哥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姜宏尴尬地说:“我觉得都一块去看看吧。石生小老弟,不是老哥不信任你,我和你嫂子商量过,多一个人毕竟多一份胜算是不是,我们两口子愁儿子愁的都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安抚住王二驴:“我觉得再请个人去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瞪我:“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。”

    我拉着王二驴,低声劝他:“咱们出堂看事,不是为了争强好胜,能把人看好是最重要的。人家爱请就请呗,多请个同行,咱们也能看看人家的路数。你要是真金,就别怕火炼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算是戳到王二驴的肺管子了,他看着我,点点头:“好,好,我倒要看看哪来的高人。”

    姜宏让我们上车。魏冉高兴坏了,让司机开车在前面引路,跟姜宏说,你的车跟着我的,我带你去找那个高人。

    魏冉从貌相看像是成功人士,应该有点肚量,可没想到和王神仙结仇这么深,不搞跨老王家的招牌他是不罢休。以前王神仙还行走江湖的时候,他不敢出头,现在老头中风了,这些牛鬼蛇神都冒出来闹妖。

    两辆车前后脚出了村,上了主干道,一路开下去。车里没人说话,气氛有些压抑。有些话不方便直接交流,我拿起手机,给王二驴发了条信息,问他开过窍没有。

    王二驴接到提示音,看看手机上的信息,然后又看看我。他是个很聪明的人,马上明白我的用意。没有开过窍的香童,老仙儿没法上身,根本就出不了堂。

    王二驴快速发着信息过来:我还没开窍。开窍意味着继承堂口,爷爷本来打算过完年再说的,没想到这些事来得太突然。

    我暗暗擦冷汗:那去了你打算怎么办?

    王二驴回信:到时候用手机拍摄现场情况,把视频发给爷爷,让我爷爷遥控指挥。

    我觉得自己上了贼船,回信:你小子胆儿太大,到时候看你怎么收场。

    王二驴咧着嘴笑,不再回信,一副心有成竹的样子。

    车子走着走着,我看看风景觉得诧异,怎么看这地形像是去龙潭镇呢?龙潭镇我去过,那还是很早前去丁老先生的中医诊所开假条。丁老先生可是高人,也是龙潭镇的名流,开设的中医诊所红火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,难道请的高人是丁老先生?如果是他,王二驴肯定比不过人家。就王二驴目前这道行,给丁老先生提鞋都不配,站岗放哨都嫌他个矮。

    车子果然开进了龙潭镇。幸好,车子并没有去丁老先生的诊所,而是停在一家酒楼前。

    两辆车到了停车位,魏冉夹着小皮包满面春风从车里下来,带着我们往酒楼里去。一边走一边对姜宏说:“姜老弟,我请的高人就在里面,刚刚打电话联系过了,正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我们一行人到了大厅,这里吃饭的人还挺多,魏冉扫了一圈,冲着远处一张桌招手:“就是那。”

    我们穿过大厅,来到角落的桌子。这是一张四人桌,坐着两个人,面前摆着几道硬菜,其中有个男人正拿着一只猪蹄子啃。

    这个人背朝着我们,身形极是瘦削。这个男人有着一头白发,看背影年岁不大,不知为什么头发全白了。

    男人对面坐着一个女孩,长得不说漂亮,可特别有女人味,嘴唇很厚,两个眼睛如同夜晚晴空的寒星。最吸引人注意的是,这女孩有一条很长的麻花辫子,几乎到腰。这年头很少看到有麻花辫的女孩,人家不但有了,而且看起来不土鳖不生硬,特合她的气质。

    我和王二驴还没见过这么有味道的女孩,一时都看傻了,眼睛拔不下来。

    那女孩看到我们这么一大群人,对白发男人说:“师伯,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白发男人放下猪蹄子,擦擦手和嘴,回头看看我们,并没有起身:“来了就坐吧。”

    魏冉很熟的样子打招呼:“解先生最近还好啊,一直说来看看你,你也是个忙人,就是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这位白发男人原来姓解,他笑笑:“客气客气,好说好说。”

    魏冉看桌子太小,叫过服务员另换桌子,又拿过菜谱,重新点菜。

    白发男人说:“不用了吧,我们都吃得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价,好不容易约着你,怎么能这么放过。”魏冉让大家换到大桌子,他让服务员重新上菜。

    我和王二驴在这个白发男人面前简直像是小透明,干这一行讲究挂相,这位姓解的男人,往这一坐就四平八稳,气势逼人,整个人就像是掩在匣子里的快刀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