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七十三章 病人

    看着一桌子菜,白发男人道:“先聊正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对,先聊正事。”魏冉说:“我给大家介绍介绍,这位白头发先生叫解罗,他可是一位高人啊,师出名门,行走大江南北解决了很多棘手的问题。找到他真是不容易,姜老弟,你儿子有福啦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个白发男人叫解罗,很怪的名字。魏冉又介绍姜弘两口子,细细说了他们家里的事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他也没介绍我和王二驴,我们就跟傻冒一样坐在人堆里。

    解罗听了之后,没说话,默默又拿过一个猪蹄子,啃起来。

    满桌子的人都看他,姜弘小心翼翼道:“解先生,只要你能帮我们,价钱好说,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解罗放下猪蹄子,擦擦嘴,他的面前已经堆了一堆的骨头,这人好像特别钟爱这样的食物,猪蹄子、排骨、鸡爪子这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姜先生,实在不好意思,我是临时回镇上办事的,顺便看看师兄还有他的徒弟,实在是没有精力。这样吧,”解罗道:“我师兄的得意高徒就在这坐着,你们找她。丁当啊,你不要推脱,这活儿你接了吧。”

    解罗对梳着麻花辫的女孩说。

    那女孩原来叫丁当,她嘻嘻一笑:“师伯,就怕人家不信任我啊。”

    解罗对魏冉和姜弘说,这姑娘别看年岁不大,道行却不浅,兼有绝活,不能小觑。说完这些,他冲所有人点点头,然后背着军绿色的斜挎包,大摇大摆走了,连句客气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姜弘他老婆不愿意了,嘟囔着:“这人脾气够大的了,一点礼貌都不讲。”

    姜弘赶紧堵住他老婆的嘴,还解释呢:“高人,这就是高人风范。”

    魏冉对丁当说:“丁姑娘,要不咱们吃完饭一起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丁当笑:“我不吃了,你们吃吧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清清嗓子:“咳咳,我说两句,问一下这位丁姑娘你是哪家堂口的?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丁当反问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杏树屯王神仙,那是我爷爷!我继承的是家里的清风堂。”

    丁当淡淡道:“失敬失敬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打算说出自己的来历。

    王二驴有点生气了,这就是赤果果的瞧不起啊,伸出手跟人家握手,人家看都不看你。这小丫头片子忒瞧不起人了。

    王二驴倒不至于就这么发飙,他看向魏冉:“姓魏的,人是你介绍的,你的说说这女的是哪家堂口。我告诉你,你是介绍人要负责任!真要出了什么事,你也跑不了!”

    姜宏也赶紧道:“魏哥,这位姑娘是哪个堂口的?师父是谁?我们知道了,心里也有点数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魏冉也弄懵了,搔搔头皮:“丁姑娘,你师父是哪位?”合着他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丁当说:“管我师父是谁呢,我帮你们把事情解决了不就得了。”小丫头也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魏冉赶紧打圆场:“理是这么个理。大家放心,虽然我和丁姑娘也是第一次见,但她是解先生的师侄。解先生一言九鼎,他说行那就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冷笑:“什么解先生,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。”

    丁当也不动怒,呵呵笑:“连我师伯都没听说过,只能代表你孤陋寡闻。”

    姜宏赶紧说:“两位,两位啊,你们都是高人,大家一起去看看。所有人来回路费,住宿吃喝我全包!谁如果能把我儿子的病治好,另有辛苦费奉上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姜大哥,这都好说,我主要是为了我们老王家的堂口争口气。”

    这顿饭吃的这个别扭,都说同行是冤家,王二驴和这位丁当算是针尖对麦芒了。我低声对王二驴说,你对人家女孩就不能温柔点。王二驴冷哼:“你懂啥,商场如战场,现在不是对敌人心慈手软的时候。要是这个活儿没做好,我们老王家的招牌就算是砸在我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吃完饭,众人从饭店出来。正要上车的时候,丁当对我和王二驴说,你们坐前面魏冉的车,她坐姜宏的车,在路上她要听姜宏讲整个事的经过,做到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人家说得也不错,王二驴正想发飙,被姜宏苦苦哀求住。我们两个没办法,别别扭扭要上魏冉的车。魏冉道:“我的小车招待不下二位,要不然你们打车走吧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气的不行。我说:“魏先生,要不这样,高人你也介绍来了,没什么事你早点回去得了。”

    魏冉哈哈大笑:“想撵我走?门都没有。今天我豁出去了,就要看看老王家的这个孙子怎么砸他爷爷招牌的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拉着我,黑着脸在街口打车,饿死不吃嗟来之食。姜宏赶紧拦住:“这怎么话说的,让你们打车这不是骂我吗。都上我的车,有地方。”

    姜宏让丁当坐在副驾驶位,他老婆坐后排座和我们挤挤。姜宏他老婆是个普通的农家妇女,有钱了也装扮上了,喷着不知哪国的香水,能熏死个人。

    她正好挤在我和王二驴中间,加上车子关门关窗的,熏得我摇摇欲坠,直犯恶心。

    姜宏的车在前面引路,魏冉在后面跟着。在车里我恶心得受不了,不好意思让人家停车,就这么强忍着,靠着车后座假寐。

    摇摇晃晃的开了能有两个多小时,我正迷糊着被人推醒,姜宏他老婆一张口,嘴里那股味差点没把我熏的背过气去。她对我说,“大兄弟,到俺村了。下车吧。”

    我把车门打开,连滚带爬出了车,可算呼吸到新鲜空气。我大口吸着气,听到有人笑,回头看是丁当。丁当看着我抿嘴笑,可能是觉得我的动作好笑吧。她笑得真好看,我入迷了。

    丁当见我看她,红了下脸,跟在姜宏的后面进了村。我看着她的背影。这时,王二驴凑过来:“怎么,看上人家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这个臭嘴,胡说八道。”我说:“咱们和她是冤家对头,我哪能看上她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让你小子嘴硬。”王二驴说:“别让我看到你跟她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们一行人溜溜达达进了村,这里是渤海湾一处渔村,靠着海,空气里都是大海的咸味。远远能听到海浪声,转过一条村路,青山大海铺在眼前。一条蜿蜒的海岸线,很多区域被封成一块块的,里面都是养殖的海鲜。大海上远远能看到零星几艘渔船穿梭往来。

    天虽然冷,风却不大,浪很静,传来舒缓的“哗哗”海浪声。

    魏冉一边看一边夸赞:“这地方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村子修在山脚,看过去一色的白色小洋楼,街道干净整洁,家家户户院里都挂着渔网,能看出来这个村很有钱,生活质量很高。

    我们到了一户门前,大门是黄铜的,姜宏拍着大门,里面传来狗叫。时间不长,有人开门,出来一个老太太。姜宏叫她:“妈,我们请人回来看事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挺硬朗,是个好客的人,招呼着让我们屋里请。姜宏真有钱,三层别墅富丽堂皇,一水的欧式风格装修。他的房子让我想起了赵家庙首富赵土豪,两个人都是农民出身,发家之后都把房子装成欧式,怎么奢靡怎么来,真皮沙发在地上中间摆了一圈。

    老太太端茶倒水,丁当道:“老奶奶,先不用忙,我想先看看姜小伟。”

    姜宏那个得了怪病的儿子叫姜小伟。

    老太太拉着丁当的手:“呦,这谁家的闺女,长得这俊呢。”

    丁当到底是个女孩,羞红了脸,抿嘴笑。

    姜宏赶紧说:“妈,她就是我请来的高人,专门为咱家看事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厚着脸皮挤过去:“老太太,我也是来看事的,我姓王,王神仙是我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啥王神仙?不认识。”老太太说。

    魏冉在旁边笑得鼻涕泡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打圆场:“先看病人,有什么话看完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们一行人上了二楼,二楼是他们家的卧室。姜宏引我们进了一间房间,一进去就发现事情不对劲,满屋子都是中药味。屋里阴气沉沉的,天本来就暗,还拉着窗帘,勉强能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,盖着厚厚的被子。

    “妈,小伟今天怎么样?”姜宏低声问。

    老太太愁的眼圈都红了:“还那样,一直昏睡着。”

    丁当走向床边,王二驴也不甘示弱,挤着过去。

    我现在身上带着两个老仙儿,也往前走,想让程海和黄小天看看,说不定能帮上什么。

    到了床边,一看这个惨,姜小伟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,正是屁股上三把火的年纪。可此时看过去,脸色蜡黄,嘴唇干裂,尤其两个眼窝是乌青色的,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,眼瞅着就要挂了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