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七十四章 地基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搬把椅子过来?”丁当说。姜宏赶紧拖了把椅子到床边,丁当坐在上面。

    可恨的是屋里就这么一把椅子,其余人只能站在旁边看。被丁当抢了头一炮,王二驴脸上露出不爽的表情。可现在病人为大,他讲究职业道德,大局为重,并没有捣乱,众人都在静静看着丁当有什么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丁当拿起姜小伟的手,握住脉搏静心凝气。等了一会儿,她说道:“他身体里有阴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姜宏赶紧问。

    丁当说:“他的体内有一个阴灵。”

    “阴灵是什么?”姜宏他老婆问。

    “人死了之后的灵魂。”丁当说。

    屋里人面面相觑,气氛陡然阴森起来。我看向王二驴,王二驴暗暗耸肩,表示不清楚。

    丁当站起来,戏谑地看着王二驴:“这位王先生,你也来看看?”

    王二驴胸有成竹,他笑笑:“我不看就知道这孩子中邪了。不过整件事的关口不在这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在哪?”姜宏赶紧问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在你买的那个海景房。我这么推测,那里应该是一处凶宅,所以要解决你儿子的事,光看他是不行的,把脉没用,多少老中医看过了,有用吗?关键是处理凶宅的事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连我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姜宏迟疑一下,看丁当。丁当平心静气:“那依你的意思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我要去海景房看一看,来这里说实话都是多余,刚才直接杀过去,现在都处理完了。”

    丁当有些生气:“你怎么能这么说呢。我承那海景房或许真的有问题,但现在中邪的是姜小伟,他已经命在旦夕。就算要看事,也应该了解全面的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看完了,有用吗?”王二驴和她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丁当说:“我现在就可以开药,最起码能缓解他的情况。我也可以逼出姜小伟身上的阴灵,和它谈判,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才是正道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赶紧吧,别玩嘴了。”王二驴说。

    丁当真是生气了,还是克制着自己:“现在不行,要和阴灵谈判必须等到夜里十二点,阴气最足的时候,它才能现身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解决不了怎么办?”王二驴把话将在这。

    我擦着冷汗,好家伙,事还没看,两个师傅先斗起来了。姜宏赶紧打圆场:“二位,二位,我看这样吧。现在时间还早,咱们先去海景房看看,然后半夜十二点再由丁姑娘驱邪,两不耽误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没好气:“就这样吧。说实在的姜大哥,也就是我们年轻,要是老年间,你同时找两个看事的师傅来看,这是行内相当忌讳的事。”

    姜宏好声好气:“我不懂这个,下次注意。”说完醒悟过来:“最好没下次。”

    丁当说:“用不用我开点药?”

    姜宏和他老婆商量一下,说还是算了吧,现在儿子吃的药够多了,不差这一顿,等半夜驱完邪再说。

    丁当有个提议,说去海景房最好把姜小伟一起带着,晚上在那里驱邪。效果更好。这个提议不错,王二驴没有提出异议。姜宏帮着儿子穿上衣服,然后背在后背,大家一起出来上了车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姜小伟都没有恢复神智,一直在昏睡当中。

    海景房小区离这个渔村大概有一个小时的路程,一路无话,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。冬天夜来得早,黑夜笼罩,小区看过去真跟死城差不多,没几家亮灯的。

    姜宏他老婆在车上照顾儿子,我们其余人先到了小区门口的饭馆简单吃了口饭。然后车子开进小区,七扭八拐的到了一处别墅前。

    这别墅相当豪华,带独立庭院带车库,外面还有仿古的城墙,能看到远处浪花在月下翻涌,这地方真不错。进到客厅,里面冷冷清清,很久没有住人了。

    姜宏把儿子放到沙发上,擦擦汗说:“这就是海景房了,各位高人看看吧,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王二驴做了个手势:“女士优先,丁姑娘请。”

    丁当哼了一声:“一点风度都没有,还当什么男人。”她在客厅里走动,众人不说话,静静看着她。

    丁当走得非常认真,她步子迈得不大,而且走得似乎颇有章法,左一步右三步的。她在屋里转了一圈回来,脸色极其凝重:“屋里阴气很重。”然后,用脚跺了跺地面:“这里应该发生过命案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屋里人都沸腾了,姜宏马上道:“不可能!这房子不是二手的,是新房子,盖得时候我就来过,眼看着从打地基开始,一点点盖成新房子,小区也是从无到有,怎么可能有命案?不可能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丁当也不反驳,坐在一边。

    姜宏看向王二驴:“王老弟,你来掌掌眼,看看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像个仙儿似的:“不急不急,别我说完影响了人家的思路。女士优先,先让丁姑娘出手,我在后面给你们兜底。”

    姜宏叹口气,没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现在距离半夜还有好几个小时,众人坐在一起彼此又没有话聊,便各自行动。丁当在客厅走来走去,很是严肃,她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,寻找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我和王二驴避开人群,来到楼上,进了一间卧室。这大卧室果然是落地窗,窗帘拉开,能看到远处的海浪滚滚,月光下,泛起一片银色涟漪。

    我探头看看走廊没人,又把门关好,说道:“二驴子,这里就咱们俩,你给我交个实底儿,你到底怎么想的。没这个金刚钻你别揽瓷器活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笑了:“老冯,稍安勿躁。我虽然还没有出堂,可跟着爷爷也跑了不少地方,经历了不少事,心里有数。一会儿咱们把周围的情况拍一拍,把视频发给爷爷,看他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:“你胆子也太大,我看你刚才那样,还以为你胸有成竹呢,原来是现上轿现扎耳朵眼,那能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“别慌啊,你知道我为什么让姓丁的那女的先来。”王二驴眨着眼说。

    “为啥?你别告我,你想用她先趟地雷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王二驴哈哈笑:“对喽。这小女子有点门道,可能比我高一点点,也就一点点而已。用她先趟趟雷,要是她真行了呢,咱们就省得出手了,这一关也就含糊混过去,日后传出去别人说不出啥。”

    “她要是没解决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更好办了,”王二驴道:“我就用骚话把她挤兑走,就剩下咱们,到时候我怎么忽悠都行。”

    我无语地看着他:“你小子留点神,别玩火自焚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摆手:“没事没事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我没管他,径直出了房间,在二楼找了个没人的地方,在心念中呼唤黄小天和程海的名字。叫了两声,黄小天懒洋洋的声音出来,第一句话就是:“这事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我赶紧问。

    黄小天说:“刚才到这里之后,我就感觉不对劲,观测地气,发现这间房子确实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发生过命案?”我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黄小天说:“有没有命案不知道,这间房子地基是真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着急地说:“我的大教主,你就别卖关子了,到底咋回事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说:“这间别墅的地基是地下一米五,再往下挖一米,就能看到下面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黄小天一字一顿道:“万人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?!”我差点蹦起来,磕磕巴巴说:“下面是万人坑?”

    黄小天笑:“你用不着这么一惊一乍,一会儿我窜你的窍,你借我的神通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我迟疑:“不能让丁当看出来?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个问题。”黄小天说:“这个姑娘可你那个不着四六的朋友强多了,而且她身上带着胡家老仙儿的信物,这姑娘应该是胡家的堂口。”

    “狐狸精?”我说。

    黄小天不满意:“你说话注意点口德。说实在的,其他堂口哪个我都不在乎,就胡家的人我看了头疼,避之不及。现在胡三太爷不管事了,手下那些子子孙孙成天耀武扬威,喊打喊杀的,脾气比常家和清风都怪谑。”

    程海插嘴进来:“这好办,到时候小金童和王二驴站在一起,然后让黄教主窜窍,就算那姑娘有所察觉,感觉到我们的气息,也以为是王二驴搞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说:“这主意不错,小金童你记得,我只给你一分钟观气时间,不能长了,你要抓紧这一分钟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