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七十五章 爬行

    我来到一楼客厅,看到王二驴正在摆弄手机,他洋洋得意冲我做了个眼色,我马上明白了,他把这里的视频发给了爷爷王神仙。我对这个求助方式没有任何信心,所谓观气,必须要人到现场才能观察到气息变化和异常,光凭一张照片,一段视频就能确定这地方是不是凶宅,大罗金仙也办不到啊。

    我坐到王二驴身旁,丁当在对面,她微闭着眼,翘着二郎腿,看似轻松,其实能看出面色很是凝重。

    屋里的气氛压抑,谁也没说话,姜宏两口子照顾着儿子,魏冉低头玩着手机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终于到了夜里十一点半。丁当忽然睁开眼,身上的精气神为之一变。她打开随身的背包,从里面取出一堆东西,有长香、红绳等物,最吸引我们注意力的是一尊神像,大约一掌大小的狐仙。人身狐头,双眼狭长,穿着古代的衣服,身披红色彩带,眼角眉梢都透着一股邪魅之气。

    我和王二驴互相对视一眼,都坐直了身子。丁当拿出老仙儿的信物,说明她已经开完窍了,出没出堂不知道,光凭这一条,人家就比王二驴高出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她把这些东西摆在地面正中,让姜宏扶起儿子姜小伟,姜小伟还在昏睡中,身上裹着厚毯子,勉强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气氛紧张起来,所有人都静心凝神地看着。

    黄小天告诉过我,他上我身观地气只有一分钟的时间。我仔细思考了一下,决定充分利用这一分钟,我有种直觉,假如这间房子里真的有猫腻,有邪灵之气,那么它们最强大的时候应该就是丁当驱邪的这一刻。

    客厅里挂着钟表,秒针走到了十二的位置。正式到了午夜。

    丁当背对着我们,手持长香点燃,然后把三根香举起贴在自己脑门上,她垂着头默默诵读经文,身体忽然抖了几抖,而后平静下来。她把三根香分别插在沙发的缝隙里。

    我正看着,心念中有人笑着说:“老仙儿上了她的身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黄小天,我赶紧和他交流:“你怎么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窜你窍,我当然要出来先看看情况。”黄小天说。

    我们正说着,丁当的身体忽然僵住,猛地回过头。在场的几个人都倒吸口冷气,丁当脸色变了,而且脸部也发生了较为明显的变化。她的脸颊变得细长,双眼狭媚,她本来就是个美女,此时更是风情万种,一双桃花眼。

    黄小天笑:“她觉察到我了,胡家堂口的老仙儿果然有几分道行。”

    丁当的目光落在王二驴身上,并没有注意到我。她缓缓抱拳,声音柔媚:“失敬失敬,原来是黄家的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他什么都不知道,装模作样笑笑:“客气客气。”

    丁当朗声说:“我乃胡家胡小玉,一会儿驱邪镇鬼,还请黄家老仙儿助佑,为小玉掠阵啊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王二驴。王二驴哈哈大笑,真是大言不惭:“好说好说,你忙你的,我帮你镇场子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就连魏冉都愣住了,姜宏的眼里满是敬慕之色,没想到王二驴还真是个高人。

    黄小天在心念里笑着说:“这个胡家妹子道行也就这样,眼神不好,明明我在这,她还以为是你的那个半吊子朋友。”

    丁当燃起一根长香,嘴里念念有词,围着姜小伟转圈。转到第三圈的时候,突然姜小伟眼睛睁开了。

    姜宏他老婆惊叫一声:“他爸,孩子醒了。”说着就要过去。丁当伸出手做手势,示意她不要过来。

    丁当朗声说:“姜小伟身上的阴灵已浮表而出,接下来不管他有什么怪异的举动,你们都不要靠近。现在的他不是他,而是被恶鬼附身。”

    姜小伟果然傻愣愣站起来,裹着的毛毯扔掉,里面只有衬衣衬裤。他像是木头人一般,从沙发上绕过来,径直上了楼梯,往二楼去。

    丁当举着那根长香跟在后面。我们其余人也都站起来,不敢靠近,远远跟着。

    姜小伟到了二楼,顺着走廊一步步往里走。每一步都迈得很小,脚在地上蹭,身体僵硬,跟电影里那丧尸差不多。

    他走到一间卧室前,径直推门进去。丁当也跟着进去。我们站在门口往里看,姜小伟上了床,像挺尸一样躺在床上。丁当举着香,站在床前低声说着什么,说的话一句都听不懂。

    我在心念中问:“黄教主,她说的什么?”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这是仙门里的一种交流语言,是仙家和精灵鬼魅的语言,叫上方语也叫宇宙语。就跟外国人说外国话一样。以后你出堂,我上了你的窍门,也要用这种语言和其他仙家交流。”

    我听不懂,只能耐着性子看着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午夜,窗外夜幕漆黑,偶有月光透窗而进,屋里温度很低。邪魅的丁当和像是尸体一样的姜小伟,用鬼的语言交流,众人越看越瘆得慌。

    姜宏两口子不明白,低声咨询王二驴。王二驴还别说,真就知道宇宙语这码事。说得头头是道。姜宏是彻底折服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躺在床上的姜小伟突然鲤鱼打挺,从床上蹦起来,开始脱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回事?”姜宏问王二驴。

    王二驴肚子里那点干货抖落差不多了,干咳说不出话来,只能找托词:“大家先别说话,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姜小伟脱着身上的衣服。丁当举着长香,面色焦急,说着宇宙语的语速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姜小伟根本不听,把衣服全脱光,最后一丝不挂。

    看到儿子什么都没穿,姜宏两口子有些尴尬也有些难堪,他们还算有理智,并没有进去阻止。

    姜小伟蹲在床上,像野兽一样四下里看着,突然一窜,像猫一样窜到地上。他四肢着地,一丝不挂往外爬,冲着我们所在的门口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一看这个恐怖场景,魏冉跑得最快,像兔子一样躲到走廊。他毕竟不是道法中人,只能挑破离间煽风点火什么的,遇到真章比谁躲得都远。

    姜宏两口子也躲开了,王二驴脸色变了,拉着我也要闪到一旁。而我站在那里,心里出现一种异样的感觉,怎么会这样呢?

    我完全惊住了。

    就在姜小伟匍匐在地上爬行的那一刻,突然一道闪电掠过我的大脑,一下子让我整个人愣在当场,脑子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姜小伟爬行的动作让我想起很久之前的一幕,那是我在林场的时候,夜里值班,遭到神秘男人的袭击。这个神秘男人全身雪白浮肿,和泡在水里死了很久的巨人观差不多。他当时全身赤裸,就是这样在地上爬行,如果不是程海替我挡了一下,那时候的我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姜小伟的动作竟然跟那个男人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着的时候,姜小伟已经爬了过来,王二驴猛地打了我一拳,我这才回过神来,赶紧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姜小伟爬到门口,忽然转头看了我们一眼,我能感觉到,他看的是我。

    心念中传来程海的声音:“小金童,你想到了吧?”

    “林场里kun尸的那个神秘男人!”我在心念中说。

    “对!那个男人已经知道是吉林鬼堂的人。姜小伟身上的这个阴灵也肯定和吉林鬼堂有关系。我能感觉到他们的气息非常接近。”程海说。

    丁当举着香跟出来。程海瞬间没了声,隐了自己的气息。

    丁当出了门,跟在姜小伟的身后。众人跟在最后面。

    姜小伟就像是人形的猛兽,四肢着地爬行,从二楼顺着楼梯爬到一楼大厅。围着客厅绕圈爬。

    我站在楼梯没有下去,于心念中呼唤黄小天:“黄教主,窜窍!我要观地气。”

    我身体抖了一抖,浑身发热,就感觉一股热流顺着经络窜通,尤其心脏的部位,跳的非常厉害,眼前一阵发黑。

    我揉揉眼再睁开,猛地看见整个别墅大厅发生了变化。这里充满了气,这种气是带颜色的,呈深黑色,如同一团浓浓的黑雾。

    我清楚地看到,黑气从客厅的地面散发出来的,整个地面如同一口沸腾的大锅,从下面滚滚蒸腾出黑雾。

    我揉揉眼,顺着地表往下看,这一看就吓傻了。

    地表之下,黑雾源起之处,里面若隐若现有很多人。这些人看不清具体相貌,只能看见伸出雾气的手和脚,他们似乎光着身子,彼此纠缠在一起,极其痛苦,浓浓的负能量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我汗出如浆,衣服都湿透了,难道下面就是地狱?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