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七十六章 玩火

    我正待细看,身上一阵凉意,抖了一抖,眼前的雾气消失,又恢复平常的样子。黄小天从我的心窍上退出去了,我在心念中说:“黄教主,别走啊,我再好好看看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打个哈欠:“再来就露底了,这些就不错了,我和程教主先撤,该怎么弄你自己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他就没了声音,我怎么呼唤都叫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,姜小伟围着客厅越爬越快,两只眼睛变得血红,和那天我看到的林场怪人一样,眼睛像是充了电的红灯泡。

    丁当让我们不要进客厅,她在客厅中跟着姜小伟绕圈,手上的香火越烧越短。烧到后来,忽然就灭了,最后一缕青烟飘上去。姜小伟窜到沙发上,对着我们,血红的眼睛紧紧盯过来。

    姜宏也看出怎么回事,丁当的招数对他儿子一点用都没有。他苦苦哀求王二驴:“王老弟,你赶紧出手吧,算我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心里没谱,他咳嗽一声:“现在是丁姑娘驱邪,我冒然出手这就是坏了道上的规矩啊。”

    姜小伟坐在沙发上,忽然做出一个让所有人难堪的举动。他换了个趴着的姿势,面向下,然后对着沙发开始磨磨蹭蹭,做着很不雅的动作。

    丁当摸他的头,口诵经文,可没有用。姜小伟像是提线木偶,被一种无形的东西控制着。

    我碰碰王二驴,低声说:“你看他的动作,不像男人,倒像是一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男人和女人做那种事的时候,表现出来的状态和动作是不一样的,我虽然没交过女朋友,但毕竟也是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,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。

    王二驴倒吸口冷气:“难道上他身的是个女鬼?”

    谁都看出丁当确实没办法,她摇摇头,额头都是冷汗,发角打湿。屋里的气氛既恐怖又尴尬,姜宏两口子看着儿子这样动着,实在看不下去,侧过脸去。

    大概十来分钟以后,姜小伟舒服的哼了一哼,直直趴在沙发上不动了。丁当满头大汗坐在一边,虚弱地说:“用东西把他披上。”

    姜宏两口子赶紧跑过去,用厚厚的毛毯把儿子裹上,哀求地说:“丁姑娘,我儿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丁当的脸色很差,她身上的老仙儿已经走了,她勉强说道:“上他身的是个女子,怨气很大,我的道行对付不了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姜宏赶紧看向王二驴。王二驴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,他暗暗苦笑看着我。现在面临的局面,最好的结果就是丁当顺利把这件事解决了,不用我们出手。谁知道丁当竟然解决不了,王二驴又一直一副高人的姿态,现在躲都躲不开。

    这屋里只有我知道,他其实狗屁不是。

    丁当从包里掏出随身的毛巾擦了擦额头,“姜大哥,现在有两个办法,你看看选哪个。”

    姜宏让她说。

    丁当说,“第一个我回去请师父或是师伯来看看,不过他们的时间不能确定,不一定什么时候有时间。第二个,你要是实在着急,咱们里还有高人,就让这位王高人出手吧。”她指向王二驴。

    王二驴谦虚上了:“好说好说。”

    姜宏赶紧说:“我们两口子急的不行,实在是等不来你的师父师伯,最好马上就能办了,还是请王老弟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被将在这,他看着昏迷的姜小伟,完全没有办法,还得装出高深莫测的样子。我在旁边赶紧道:“今天晚上小伟已经折腾得够呛,还是等明天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”王二驴赶紧说:“不差这一天,今晚我好好合计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姜宏无奈,背着他儿子到楼上休息去了。姜宏他老婆安排我们住宿,今晚实在太晚,只能委屈我们在这间凶宅里留宿。

    丁当走过来冲着王二驴抱拳:“没想到你是黄家的人,我的道行不够,这里的事还得托你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表情发苦,强撑着说:“没事,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们被安排在二楼走廊尽头的房间休息,等把门锁上,王二驴第一时间马上给家里打电话。我靠在床头看着他,王二驴在电话里和王神仙讲了这里发生的事,在征求爷爷的意见。

    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支支吾吾说着什么,表情越来越严峻。最后他挂上电话,长叹一声:“老冯,这次糗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爷爷的意思是让我们马上回来,”他说:“爷爷看了视频,又听了这里发生的事,他说这地方怕是十分凶险,他有这个直觉。他说咱们再在这里耽搁下去,恐怕有性命之忧,有什么事等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想起客厅地下蒸腾出的黑气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王神仙确实是老油条,直觉相当敏锐,能感觉出此地凶险异常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咱们明早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走不了。”王二驴苦笑:“你没看姜宏那两口子的表现吗,把儿子当成命根子,咱们明天恐怕想走也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,“二驴子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我。

    我说:“前些天我不是进山了吗。我在山里已经开完窍了,我身上就带着老仙儿的信物,它跟着一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直愣愣看着我,忽然道:“姓丁的那丫头说我是黄家人,其实她认错了,说的是你吧!”

    “不错,聪明。我的堂口老仙儿正是黄大仙儿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我说嘛,”王二驴道:“我们老王家是清风堂,什么时候出的黄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丁当驱邪的时候,我家老仙儿窜了我的窍,我借用它的神通,看了整个别墅的地气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王二驴眉头一挑,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说,“这座别墅风水极差,就在客厅的地基下面,埋着一个万人坑!”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?”王二驴掏掏耳朵:“万人坑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我点头:“下面全是冤魂阴灵,密密麻麻的,从它们身上冒出黑气蒸腾出来,整个地面就跟开了锅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乖乖啊。”王二驴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我说:“这个事我看咱们是真解决不了,明天找个借口撤吧,没这个金刚钻就不要揽瓷器活。万人坑的怨气简直浩瀚冲天,得找多少和尚念经才能平复这股戾气,就咱俩这两下子,纯粹白给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说:“你身上的老仙儿没办法吗?”

    我撇嘴:“我现在仅仅是开窍,还没正式出堂,先别说看事名不正言不顺,再一个道行功力差得太远,根本借不上老仙儿什么力。咱们丢面子是小,别耽误人家孩子性命是大,明天还是让他们另请高人吧。”

    我最后的话王二驴并没有听进去,他背着手在地上转了几圈,眼珠转了转:“明天你甭管了,我来弄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我皱眉:“你别没事找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瞧好吧。”王二驴说:“你真看到客厅下面是万人坑了?”

    “一点不差。”我肯定。

    王二驴打个哈欠:“睡觉睡觉,明天你就听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我还想劝他什么,王二驴翻个身,背朝我,呼噜起来了。我摇摇头,在心念中叫了几声黄教主,想听听黄小天的意见,可黄小天根本就不回应我。

    我翻来覆去睡不着,到了凌晨三四点才勉强合上眼,没睡几个小时就起来了。听到下面有声音。

    门开着,王二驴并不在床上。我揉揉眼,顺着走廊来到一楼,看到魏冉和丁当正和姜宏两口子告别,王二驴站在旁边,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过去问怎么回事,王二驴说:“丁当要回去了,她处理不了这里的事情,自然灰溜溜的走了。姓魏的也要走,正好捎着她回龙潭镇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急了,赶紧道:“咱们也一起走吧。”现在走是最好的时机,再待下去想走都走不了。

    姜宏说:“小兄弟,别着急啊,王老弟已经答应出手帮小伟了,今晚就驱邪。等这件事完事之后,我给二位送上一份大红包,绝对不会亏待你们。”

    我看向王二驴,狠狠用眼瞪着他。

    王二驴讪讪笑着,不和我对视,和姜宏两口子交代什么。

    我恨得咬牙切齿,这小子就是在玩火,早知道他这么不靠谱我就不跟他来了,纯粹是个事精,没事找事。他现在连窍都没开,老仙儿也没有跟来,就是光板普通人一个,他会驱个屁邪,真要是玩大了,连我都得吃挂落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