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七十七章 画皮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是,我和王二驴同一根藤上的蚂蚱,我不可能就这么弃他而去。

    我忍着气,当着其他人的面不好说什么,给他留足面子。等没人的时候,我发飙了:“二驴子,你到底怎么想的?!”

    王二驴探头看看外面走廊,把门关好,他说:“你喊什么,别让姓姜的两口子听见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你的计划吧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昨天晚上丁当铩羽而归,咱们要这么走了,岂不是跟她一样。我慎重考虑过,走以前最起码要做出一点不寻常的成绩来,显示咱们的手段更加高超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,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:“难道……你想把客厅的地面挖开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王二驴道:“等晚上你就看我的吧,我的计划是这样,只要把地面挖开,露出下面的万人坑,咱们就借口说这件事太大,要回去请高人。这样既能露这么一小手,又能全身而退。怎么样,我这个计划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,那种不安始终未退,摇摇头不再说什么。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我已经想象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整个别墅只剩下我们两个和姜宏一家人,我们和他们没什么话好说,气氛很别扭。中午吃饭的时候,姜宏在小区门口的饭店要来一些外卖,王二驴忽然道:“姜大哥,下午你能不能雇到施工队?”

    姜宏赶紧问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我看出一些东西,但需要专业的施工队来配合,午夜之前最好能到位。”

    姜宏说:“王老弟,最好说明白干什么,我好让他们带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挖地。”王二驴说。

    姜宏虽然不理解,还是去安排了。他一个电话打到村里,他和他们村的村主任挂着亲戚,找几个壮劳力挖地那就是一句话的事。下午四点多钟人到齐了,来了八个村里的壮劳力,带着铁锨镐头,相当专业。

    有人问挖什么地方,姜宏赶紧道:“看见那位小兄弟了吗,你们听他的,他说挖哪就挖哪。”

    有村民认识姜宏,说老姜,大别墅这么好,说挖就挖了?

    姜宏不耐烦:“让你们干就干,把房子拆了那也是我的事,到时候一分钱工钱不少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就不言语了,你房主都豁的出去,俺们怕啥,给钱干活呗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姜宏从饭馆要了一些硬菜,大米饭管够,又搬来一箱啤酒给这些村民解解渴。这些村民平时都是渔民,现在入冬了,海也出不去,个个闲的浑身长膘,他们平时就好酒,全是海量,一箱啤酒就当漱口了,误不了事。

    到了夜里十一点半,王二驴让姜宏把昏睡的姜小伟带下来。姜小伟直挺挺躺在沙发上,偌大的客厅没人说话。王二驴坐在沙发上,撵着随身的佛珠,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姜宏凑过去:“王老弟,你不用点香请老仙儿什么的?”

    王二驴笑着摆摆手:“用不着。到时候你听我的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快到十二点的时候,王二驴站起来,装模作样在客厅里走了几圈,用脚重重踩着地面,招呼那些村民,“挖!”

    这些人酒足饭饱早就闲的无聊,到了晚上哈欠连天,一看来活了,甩开膀子就干。客厅地上铺着地板瓷砖,全都凿开。这些村民身强力壮,平时就是干活出身,身手那叫一个麻利,也就半个来小时,就挖下去一米多深。

    有个村民站在大坑里,浑身是土:“我说老板啊,下面都看着地基了,还继续挖吗?”

    “挖!”姜宏豁出去了:“只要王老弟没喊停,你们就继续挖。”

    他凑到王二驴身边说:“王老弟,下面到底有什么啊,怎么挖这么深了还没见着东西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也是心里没底,他看着我,我没搭理他。我可早就让你走了,你不走硬赖在这里,出了事自己担着吧。

    王二驴咳嗽一声,“没事,继续挖。”

    屋里没人说话,只有那些村民吭哧吭哧挖土,好好的欧式风格大别墅,客厅成了施工现场,一片狼藉,周围的黑土和建筑材料堆成了一座小山。

    我抱着肩膀站在坑边往里看,坑下突然有个村民大喊:“挖到东西了!”

    王二驴和姜宏赶紧跑过去看,这些村民都戴着头灯,他们正蹲在地上,用手扑着土,好像在徒手挖着什么。

    我们在坑边啥都看不着,姜宏急了:“挖到什么了,说话啊。”

    有个村民满脸都是土,抬头说:“姜老板,挖到,挖到一撮头发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嗓子都颤颤。

    姜宏吓傻了,看向王二驴。

    王二驴来了精气神:“挖对了!继续挖!”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好似一股电流窜到我的身上,浑身一抖。我赶紧拉住他,沉声说:“停手!不能挖了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王二驴看我。

    我嘬嘬牙花子:“不知为什么,总感觉不太对劲。”又低声说:“下面可是万人坑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让我说的,也有点犹豫。

    姜宏看我们嘀咕,凑过来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二驴害怕了:“姜大哥,我看就算了吧,今晚到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价啊,”姜宏急了:“活儿都干一半了,怎么说停就停。我知道了,我儿子变成这么个鬼样子,肯定和地下的东西有关。是疖子早晚得烂,咱们不能讳疾忌医,不挖出来看看我能急死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一时犹豫。

    姜宏道:“这么一大坨东西藏在我家地底下,我还当没事似的,以前真是傻缺。最起码把这些东西挖出来,作为证据,我好去告这家房产公司。”

    他跑到一楼杂货间,从里面取出大功率手电和DV摄像机,准备全程拍摄。手电射出的强光落在坑下面,他大声冲着下面喊:“赶紧挖!”

    下面的村民们磨磨唧唧不想挖。这要挖出什么不好的东西,大晚上多渗人,再说也晦气。

    姜宏在上面喊:“加钱!一个人再多加一百!不爱干的可以不干。”

    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好几个人朝手心啐了一口,抄起镐头开始刨地。现场气氛极其紧张,姜宏打着强光手电,从人缝里射进去,探头探脑看着。我和王二驴站在旁边,心里真是七上八下,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挖了没十分钟,下面有人喊:“挖出符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符?”我和王二驴赶紧问。

    村民们退到一旁,让我们看。姜宏趴在坑边,用手电使劲往下照着,我和王二驴伸脑袋去看,勉强能看到下面有一块区域,露出一些黄色的东西,像是黄表纸,藏在土里半隐半露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我得下去一趟看看。拍点照片发给爷爷。”

    我也没了主意,在心念中喊了几声黄小天和程海的名字,他们没有回应。这两个老仙儿真够可以的,不出头的时候坚决不出头,就在那装死狗。

    这个坑已经两米来深了,幸好挖的时候带着坡度,王二驴顺着土坡连滚带爬下去。姜宏也呆不住,拿着DV摄像机也滑了下去。两人到了坑底,过去看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正伸头看,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姜宏他老婆的声音:“儿子!儿子你醒了?”

    我回头去看,姜小伟本来躺在沙发上,此刻睁开了眼睛,径直坐了起来。我有些纳闷,难道他的苏醒和下面挖坑有某种联系?

    姜宏他老婆用手在姜小伟面前晃动:“儿子,儿子,妈妈在这,你说话啊。”

    姜小伟从沙发上站起来,看都不看他妈,像丧尸一样往前走了两步。姜宏他老婆哭了:“儿子,你别吓妈妈。”

    姜小伟弯下腰看着自己的妈妈,眼神很奇怪,像是懵懂的婴儿看到一个新奇的玩具。客厅的大坑里,那些人还在热火朝天的挖土勘探,而这里却上演着极其诡异的一幕。

    姜小伟伸出手摸着妈妈的头发。

    姜宏他老婆哭的伤心:“儿子,你终于认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钟,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发生,姜小伟抓着他妈的脑袋,使劲往茶几上一磕,他妈哼都没哼,晕死在那,太阳穴下面流出一摊鲜血。

    我都吓傻了,两条腿发软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姜小伟脑袋像是木偶一样,左右摆动而面无表情,弯下腰蹲下身,两只手挨着地面,如同大型猛兽一般四肢着地。

    我脑子一片空白,这一幕太熟悉了,这就是……我在林场值夜班遇到怪人袭击的场景。此时此景活像那一幕的翻版重演,只不过怪男人换成了姜小伟。

    最诡异的还不是他的动作,而是表情。怎么形容呢,就像是姜小伟的脸皮扒下来贴在一个人形动物的脸上,僵硬麻木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他慢慢爬动,朝着我过来,像是人形的大蜘蛛。

    我忽然意识到,或许真正的姜小伟已经死了,面前的这个,不知是什么东西,有可能是画皮故事里的那种鬼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