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七十八章 点燃

    姜小伟像是人形蜘蛛一样爬过来,我在地上双腿发软,巨大的恐惧紧紧揪着心脏,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姜小伟到了我的近前,左看看右看看,本来泛白的眼球忽然充血。眼球里的血液如同丝丝红线,先是一点点的,而后越来越多,布满整个眼球。随着眼睛变成血红色,他的表情也开始变化,像是笑,两个眉梢吊得高高的,只有一个词能形容,恶毒。

    他猛地朝我扑过来,我也是急眼了,猛地挥出一拳,正砸在他的脸上。姜小伟“嗷~~~”一声惨叫,身体向后滑行了一米,稍微一滞,朝我又扑过来。

    我左右看着,想找什么趁手的家伙事,实在没东西可用,干脆抓了一把黑土,抬手撒过去,扬了他一脸。

    趁这个时候,我连滚带爬来到坑前,大声往里喊:“快出来!出事了!”

    下面有村民正骂骂咧咧:“地下水都挖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身后恶风不善,我旁光一扫,看到姜小伟从后面扑过来。我情急之中来了个驴打滚,堪堪闪过,姜小伟一下没扑着,由于用力过猛,竟然踩空,从坑上边直直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姜宏就在下面,正打着手电往上面看,只见一个黑影下去,他大叫:“儿子,儿子你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姜小伟摔进坑里,趴在那半天没动地方。姜宏大怒,用手电扫着我:“你对我儿子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我火了,跟我有个鸡毛关系。就在这时,姜小伟动了,从地上爬起来,抓着身旁的一个村民就咬。村民吓得一声惨叫,这些人都是五大三粗之辈,急眼了飞出一脚,正踹在姜小伟的胸口,姜小伟像是纸糊一样飞出去,摔在坑壁上不动了。

    姜宏心疼的哭了,抓住那个村民连骂带打。村民也怒:“我他妈还不干了呢,你爱找谁找谁。你们家这破活,看着就渗人,给一千都不干。”

    他招呼着其他人往坑外爬。姜宏来不及管他们,过去扶起姜小伟。

    姜小伟本来昏迷着,突然醒了,抱着姜宏就咬,跟疯狗似的。一口咬在耳朵上,姜宏疼的大叫:“救命啊,快救我。”

    众村民在坡上冷冷看着。姜宏捂着耳朵,血滋滋往外喷,顺着手指缝渗出来。有村民看不下去,抄起铁锨走过去,对着姜小伟的脑袋就是一下,姜小伟晃了两晃,摔在坑里不动了。

    姜宏把手拿下来,在他的手心里,有半块血淋淋的耳朵。

    王二驴在一旁都看傻了,从姜小伟跳下来直到此时,他就没动过窝,面都白了,吓得。

    我气得在上面喊:“赶紧上来!”

    王二驴和那些村民连滚带爬从坑底爬上来,众人一上来就看到姜宏他老婆昏死在血泊里,大家面面相觑。有人喊:“赶紧打120。”

    有人打电话,王二驴趁这个时候把手机给我看,他在下面照了不少照片。从照片上看,土里确实有头发,这些头发很长,头发下面是什么还没来得及挖,有几张照片照的是某种黄色的符咒,鬼画符一般不知画着什么,线条都是用的金色染料,笔勾看起来鬼里鬼气的,挺渗人。

    王二驴说:“我已经把这些图片发回家里了,希望爷爷这个时候没休息。他老人家见多识广,肯定能知道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微信有消息提示,王二驴打开微信,指着最上面一条信息告诉我,这是他爸爸的微信,他现在和爷爷就借助这个号交流。

    他打开微信,里面出现了回复,上面就四个字“危险,快走”

    我们面面相觑。危险是肯定的,但现在也不能说走就走。王二驴眨眨眼问我:“现在出这些事和挖坑有关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我大怒:“昨晚丁当作法失败,无非就是让姜小伟昏睡。今天可好,他妈妈生死不明,姜宏的耳朵也整掉了,姜小伟让铁锨拍成脑震荡。你呀你呀,”我恨的牙根痒痒:“咱们今天早上本来可以全身而退,你非得赶驴上架。”

    这时,外面传来“呜哇呜哇”120车的动静。有人去开门,从外面进来四个医护人员,抬着担架车:“怎么了这是。”

    现场这个乱劲,有村民带着医护人员把姜宏他老婆先整上担架车。120毕竟是专业的,马上进行检查,然后挂上吊瓶。有护士说:“瞳孔都散了,赶紧送医院抢救。”

    他们正要走,我赶紧说:“下面还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众人围在坑前打着手电往下照,姜宏正抱着他儿子哭,两人满头满脸都是血,糊得就跟个血人似的。

    顺土坡爬下去有四五个人村民,他们连拉带拽,把姜家爷俩从坑底弄上来。大夫马上给姜宏包扎,姜宏眼睛都红了:“我儿子死了,我也不活啦!”说着又往坑里跳。

    医护人员拉着他:“大哥,你儿子还有呼吸,就是昏迷过去了,赶紧跟我们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三口人被医护人员护送出去,上了外面的车。等车走了,屋里一片狼藉,村民和我们面面相觑,这整的都叫什么事。看看表已经下半夜两点多了。众人想走也走不了,只能在这里找地方过夜。

    客厅弄得像垃圾场差不多,没人愿意留在这里,村民到楼上找地方睡觉去了。等他们走光了,我和王二驴坐在沙发上,像是做了一场春秋大梦,抹了把脸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我让王二驴问问他爷爷,这些东西都是怎么回事。王二驴赶紧发信息过去,过了很长时间,那边才回信,写着:石生,从坑下的符咒来看,很像是吉林鬼堂的道法,应该是很久之前他们在这里做过阵法。这件事水太深了,你们赶紧回来,有什么话回来再说。

    “吉林鬼堂是什么玩意?”王二驴嘟囔着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可我知道。我在吉林松原探访八仙洞的时候,就和鬼堂的人打过交道,当时鬼堂的香童和梅姑有过一次惊心动魄的斗法,现在想起来,浑身汗毛都能竖起来。

    我让王二驴去休息,他确实也疲乏不堪,我告诉他,明天早上不要有任何耽误,赶紧走,没得商量。

    王二驴真是有点后怕,这场祸事明显就是挖坑弄出来的,真要是姜家三口有个三长两短的,良心上也过不去。

    王二驴拍拍我的肩,他哪也没去,蜷缩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闭目养神,这时心念中程海的声音传出来:“小金童,有件事不知道你敢不敢做?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程海说:“我和黄教主讨论过了,既然下面的万人坑是鬼堂搞出来的,他们埋尸是为了什么?会不会和你找到的那枚耳朵差不多,点燃之后用来犀听。”

    我心念一动:“程教主,你的意思是现在来试验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程海说:“要解决此地的风水问题,最关键的关口就是要知道当年埋尸的原因。鬼堂的人如果真的要用这些尸体进行犀听,那么他们要听什么?”

    我睁开眼,看看王二驴,他睡得很沉,能看出是真折腾累了。我走到大坑前,用手机的光亮往下照。这个坑足有两米多,已经够深的了,下面黑森森的。此时客厅里没有一丝的声音,寂静得如同一座老坟。

    我看看表,接近下半夜三点。

    “别犹豫了,”黄小天的声音出来:“你们这一挖坟,很可能动了鬼堂的结界阵法,或许会被高人察觉。到了天亮,说不定会出现什么变故,查就现在查!”

    我顺着土坡一路滑到底,到了坑下。

    蹲在地上,用手机勉强照亮,能看到土里隐隐露出来的长头发。在坑壁上靠着一把镐头,我略犹豫一下,抄起镐头,对着头发的区域,抡起来就刨。

    刨了没几下,果然刨出几张符咒。这些符咒有黄色的也有蓝色的,上面遍布鬼画符的金色纹理,看的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我继续往下挖,吭哧吭哧挖了能有十多分钟,竟然刨出来一只手。这只手从土里露出来,并没有腐烂,还白嫩白嫩的,看起来似乎还有弹性。从手的大小来看,应该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我扔下镐头,蹲在地上,犹豫好半天,探出手轻轻摸了摸手背,摸上去黏黏糊糊,像是抹了一层蜡。

    是“kun”尸!我脑子里打了个闪。

    “kun”尸是鬼堂的一种处理尸体的特殊手段,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来做犀听。

    “点燃它。”黄小天催促我。

    我看着嫩嫩白白的手,实在拿不了主意,看上去真像是活人的手啊,不敢用火去烧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