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八十一章 偷窥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我顿时无语了,王二驴真是本性难移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姓解的想干嘛就让他干嘛吧,这里已经被他接手了,跟咱们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说:“老冯啊,你以为回去就消停了?咱们一旦走了,这里就成了那姓解的一言堂,他咋说姜宏就咋听,到时候他要是把黑锅扔到咱哥们头上,我到无所谓,要是他们去咱们村把我爷爷的堂口砸了呢,到时候再把我爷爷气个好歹的,那时候后悔就完喽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王二驴说的这些不是没可能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甘心就这么走了,好不容易来一趟,最起码看看姓解的是怎么处理的,咱们就当长见识了。”王二驴说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你小子这口条了得,确实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高兴了:“不是我口才好,是说的句句在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盯?”我问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这你放心,我都观察好了。”他和我说,来小区的这几天,他利用空闲时间在附近转悠过,发现这里的别墅入住率很低,有的房子压根就是空的。他的意思是,可以找一栋靠近老姜家海景房的别墅,从后窗偷着进去,既解决了住宿问题,又解决了盯梢问题。

    别说,这小子脑袋瓜可以,就是行为举止太孟浪。

    我们来到小区门口的饭店,打包了几份外卖,把中午和晚上的饭都带出来,又买了一箱子矿泉水。我们又杀了个回马枪,从后面绕了一大圈,来到老姜家对面的别墅。

    这别墅根本没人住,属于半成品的房子,到了后窗,锁得紧紧的。王二驴干脆捡起一块砖头,把窗户砸烂。窗户开的离地面太高,我们连拉带拽互相扶持着,费了很大力气,终于爬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通水电,我们也不需要,可能是没人入住的原因,加着不朝阳,大白天也阴气森森的。王二驴嘟囔,就这个破地方,倒找他钱他都不住。

    我们来到一楼的窗户前,蹲在窗沿下面,小心翼翼窥视对面的房子。王二驴从包里翻出迷你望远镜递给我,我笑着说,你丫的装备还挺齐全。

    拿着望远镜看过去,勉强能看到对面的窗户,里面是人影晃动,能看到解罗,姜宏,还有丁当。虽然听不见他们说什么,但能敏锐地观察到,他们似乎正在酝酿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我们无聊监视着,我越看越是乏味,哈欠连天,倒是王二驴精神头十足,小眼睛倍儿亮,眨都不眨盯着对面。

    吃过中午饭,我们没收拾,方便盒扔在客厅的地上。我吃完就困,找了几张破报纸垫在地上,靠着窗台打瞌睡。

    正迷迷糊糊睡着,王二驴把我推醒:“快看。”

    我翻身扒着窗台往外看,从外面开过来一辆黑色奥迪车,停在对面海景房的门口。下来几个人,如临大敌,小心翼翼来到后车座打开车门,从里面又扶下一个人。这人居然穿着一件精神病院的黑色紧身衣,衣服把他裹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我们一看就愣了,是姜小伟。他们把他从精神病院接出来了。

    姜小伟被人带进别墅,从窗户看进去,能看到解罗走到他的面前,姜小伟左右扭动身子,龇牙咧嘴跟疯狗似的,解罗伸出手做出一个奇怪的手印,按在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又是手印!

    我看得惊心动魄,在心念中问黄小天:“黄教主,这个手印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黄小天还真的回应了:“这个事应该让程教主来回答,他知道。”

    程海说:“这个手印属于清风烟魂堂的秘传,专门用来和鬼神沟通前达成某种协议。”

    我倒吸一口冷气:“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程海说:“清风阴魂因为是鬼,行事乖张凄厉,要和它们沟通,必须传递给它们一个信息,表示我没有恶意,只是想和你们聊聊。大概就这个意思吧。这个手印便是起到了一个安抚恶鬼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,”我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:“解罗是鬼堂的人?”

    “未必。”程海说:“这种手印谁都可以用,虽是秘传却还称不上绝学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那栋别墅此刻的阴气太盛,我和程教主都不能在那个范围里用灵气去探索,剩下的事只能靠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我深吸口气,聚精会神继续看着。

    解罗的手印果然起到了作用,本来狂躁异常的姜小伟恢复了平静,只是脸色很吓人,泛着妖异的铁青色。

    解罗做了个手势,好像是示意那些押解姜小伟的人跟着他走。这一行人从一楼大厅顺着楼梯来到二楼。到了二楼的一间卧室,解罗只留下姜小伟,其他人都打发走了,就连他的师侄丁当都给撵走了。

    可人算不如天算,这间卧室是落地窗,并没有窗帘,发生的事我和王二驴在对面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姜小伟坐在一把椅子上,解罗围着他转,嘴里念念有词。我和王二驴趴在窗后看着,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姜小伟有了反应,身体扭来扭去,整个人怎么形容呢,就像是一条阴气森森的蛇。

    解罗掏出一个小铃铛,慢慢摇动,然后站在姜小伟的面前说着什么,嘴在动。姜小伟忽然抬起头,一张脸成了深黑色,和煤炭球差不多。他的嘴也在动,应该是在回应解罗。

    解罗一边说,一边摇动铃铛,姜小伟扭来扭去和他对话。

    我们看的心痒难耐,听不到一点声音。“你猜他们在说什么呢?”王二驴说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:“我哪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姓解的并不是在和姜小伟聊天,而是和附在他身上的那只女鬼对话。”王二驴说。

    “废话,弱智都知道。”我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王二驴摇摇头:“你真是朽木不可雕也。那间海景房下面的万人坑指定和这个女鬼有关系,女鬼或许就是知情者。你说解罗是不是在套这个女鬼的话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分析,还真有几分道理。

    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:“你是说,解罗想知道万人坑的秘密?”

    王二驴也来了精气神:“万人坑里面的尸体能够犀听,让人听到奇怪的声音。解罗会不会也知道犀听,他在找那个声音的出处?”

    我心情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解罗和姜小伟说着什么,解罗态度沉稳,不易觉察的微笑,而姜小伟表情扭曲,极尽恶毒之能事。我还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能把恶毒的表情做到这么极致。我有种直觉,姜小伟身上的女鬼就像是伊甸园里的蛇,好像在蛊惑解罗吃苹果。

    两个人说着说着,语速越来越快。我和王二驴都看傻了。

    突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,解罗忽然挥手,也不知从他身上的什么地方拽出一把黑色细剑,他右手握着剑柄,凭空一抖,剑身如蛇般在空中晃了两晃。随即他挺身向前,脚下移动极快,瞬间就把这柄剑捅进了姜小伟的胸膛,直至没柄。

    我和王二驴看得腿都软了,同时倒吸冷气,王二驴吓得不轻:“我的乖乖,这小子真是个人物,说杀人就杀人。”

    姜小伟坐在椅子上,耷拉着脑袋不动了,胸口还插着那把剑。

    解罗拿着铃铛,一边摇晃一边围着他转圈,场景诡异万分,让人后脖子窜凉风。正晃着铃铛,他突然停下来,猛地一个转头,居高临下朝我们看过来。

    我和王二驴吓得屎都快出来了,赶紧缩头趴在地上,半天没敢动弹。

    等了好半天,王二驴颤颤巍巍扒着窗台往外看,他推了我一把,我也探头去看,二楼卧室空空如也,解罗和姜小伟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看没看到我们?”我说。

    王二驴咽着口水:“看看再说,他来咱们就跑。”

    我们盯着对面看,王二驴提醒我:“看大厅。”

    大厅里,解罗正在和姜宏说着什么,还有一些人在。这时,我看到了丁当,她在沙发上抚慰一个人,我揉揉眼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她抚慰的这个人正是姜小伟,姜小伟居然没死!他身上披着毯子,垂着头,脸色惨白,不像是正常人。

    姜宏在和解罗握手,表情是无比的感激,从这点来看,好像姜小伟身上的恶鬼被解罗驱除了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这姓解的果然有两把刷子。”

    按说姜小伟治好了,这活儿就算是完了呗,可解罗和丁当没有要走的意思。他们还守在客厅里,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天。而姜宏打着电话,好像在安排什么事。

    后来的过程乏善可陈。天渐渐黑下来,我困得不行,靠着窗台打瞌睡。王二驴盯了一天,两只眼流眼泪,也盯不住了。他分给我一支烟,我们头碰头凑在一起对火,突然一道闪亮的大灯透窗而进,扫在地板上,如同白昼。

    我们往外看,外面开来一辆黑色大货车,停在老姜家门口,车后是长长一截封闭式的车厢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