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八十二章 惊恐

    车厢一开,从里面下来七八条汉子,都穿着蓝色劳保服,拿着工具,镐头铁锨之物,进到别墅里。

    透过窗户看过去,他们开始忙活了。

    夜晚别墅里亮着灯,照如白昼,这些汉子进了坑底下狂挖,土越堆越高。我和王二驴目不转睛看着。他们陆续从坑底搬出东西,那些东西用黑色的布裹着,奇形怪状,看不清里面是什么。

    王二驴倒吸口冷气:“老冯,你猜他们在下面挖啥呢?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挖尸体吧。”我咽着口水说。

    王二驴没说话,直愣愣盯着。

    这些汉子干活很麻利,不是村民能比的,他们好像常年从事类似的工作,虽然忙碌,可看起来井井有条。从坑底挖出的东西,堆在客厅里,越来越多。然后他们把这些裹好的东西,从屋里搬出来,搬到黑色大货车上。

    解罗和丁当在门口指挥,来来回回忙活了大半个小时,终于最后一个也搬上了车。

    解罗低声和丁当交待着什么,然后他来到货车前,锁好后车厢的门,回到前面驾驶室,打开车门上了车。

    那些穿蓝色劳保服的汉子们并没有跟着一起上车,而是在院子里看着。解罗发动车子,慢慢开始倒车。可以肯定,车上只有他自己,如果车厢里真是挖出来的尸体,他很可能要带着这些尸体离开。

    王二驴一拍我,说:“老冯,这里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?”我急着问。

    王二驴努努嘴,指着外面的货车:“我跟着这辆车,看看开到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跟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你别管了,见机行事。这里你不要走,等我回来,咱们还在这里碰头。”王二驴拿定主意。

    我看看他,知道他无法改变主意了,便嘱咐他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王二驴猫着腰跑到后窗,从后面钻出去,跳到外面。我守着前窗这里,探头小心翼翼看着。

    货车倒车出去,正好挡住了姜宏的海景房。我看到王二驴已经到了前面,利用车体的掩护,一路猫着腰来到货车前。车子向前开去,速度并不快,他猫着腰跟着车一起移动。

    我琢磨不出来他怎么能跟上货车,这车一旦开出小区,就会加速而去,到时候看他怎么办。

    车头灯闪烁,一人一车快速消失在路的尽头,开走了。

    我盯着对面的别墅,其他人回到别墅,满客厅都是人,能看出来他们很轻松,都在大说大笑。丁当守着姜小伟,姜小伟的情况据我来看,很不乐观。一直垂着头,坐在沙发上,裹着厚厚的毯子也不说话,不知是睡觉了还是怎么的。

    丁当轻轻用手抚着他的后背,跟他说着话。

    我喝了口矿泉水,就这么死盯着。盯了半个多小时,眼睛酸了,总算是情况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那些穿蓝色劳保服的汉子们,休息好了,拿着工具开始把客厅里的土重新填回去,干得热火朝天。他们都是干活的行家里手,活儿干得那叫一个麻利,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土填得差不多,客厅看起来也有个家的样。

    我看看没什么事,索性也就不看了,抱着肩膀坐在地上打瞌睡。

    看看表已经夜里七点多钟,王二驴走了两个小时,没有回信。我拿出手机犹豫一下,还是算了,他现在可能正在盯梢,别一个信息过去暴露了他,这就不美了。

    我打着哈欠,休息了一会儿,回头看看,那些汉子干完活已经走人了。别墅里只有姜宏父子还有丁当。

    姜小伟躺在沙发上睡觉,姜宏坐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打瞌睡,丁当盘膝坐在沙发上,双手搭在膝头,微闭双眼,似乎正在入静。

    我盯了一会儿,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问题,也就不看了。坐在地上摆弄手机玩,不知不觉到了夜里九点多钟。

    我有点坐不住了,王二驴还是没有回来,这小子跑哪了?我尝试给他的微信发了条消息,发过去很长时间也没有回信。我实在忍不住打电话过去,关机。

    我站起来在屋里徘徊,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办,想了一会儿,觉得还是不能妄动,等到明天早上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我闷闷想了一会儿,靠着窗台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正熟睡的时候,程海忽然在心念里喊了我一声:“小金童!”

    我睡得迷糊,还以为是做梦幻听,下意识嗯了一声,随即清醒揉揉眼,在心念中问他怎么了。

    程海道:“我感觉有阴灵靠近,你看看外面。”

    我一激灵,趴在窗户往外看,外面黑洞洞的,老姜家的客厅关着灯,街上连路灯都没有。幸好今晚天气不错,有月光照下来,勉强能看个轮廓。

    我看到有一团黑影,缓缓飘到对面海景房的门口。我揉揉眼仔细看,在心念中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程海说:“你现在开了心窍,已经可以通灵,但境界还低,只能勉强看到灵物而无法识别其身份。这个黑影就是姜小伟的魂儿。”

    我倒吸一口冷气:“姜小伟的魂儿?”

    “嗯,早先他被附身,其实魂魄已经丢了,现在有一魂儿自己找了回来。给他做法的那个白头发果然有几分道行,凭空招魂,手段着实了得。”程海说。

    姜小伟的魂儿站在门口。门忽然开了,丁当站在里面,手里挂着一串珠子,她招着手,魂儿慢慢走进门里,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我长舒口气,心想这也不错,姜小伟治好了,老姜家也能少找点我们的麻烦。

    我心里放下一块大石头,不再去看,坐在地上想着刚才的那一幕。丁当看样也是个高手,比我厉害多了,我只能看见魂儿,她却能招魂而进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丁当是龙潭镇的人,丁老先生也是龙潭镇的,那么她和丁老先生是什么关系?他们都在龙潭镇,又都姓丁,这不会是巧合吧?

    丁老先生是个很厉害的老中医,以前开过堂口,只是后来散了堂,专心治病。

    我隐隐觉得他们之间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关系网,丁老先生和丁当,丁当和解罗,这些人都有联系的话,那就会形成一张同气连枝的网。丁当这个小丫头片子,有这么好的人脉,以后出堂看事行走江湖比我和王二驴会厉害得多。

    我这时有了一些意识,出堂看事,神通确实重要,但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因素,那就是人情世故,人脉网络。

    我暗暗盘算,一个好汉还三个帮呢,我日后出堂绝对不能走单帮,第一件事就是去赵家庙找红姨和狗爷,有他们两个助力,我能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睡了过去,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。伴着鸟叫声醒了,我揉揉眼,外面天光大亮,已经八点多了。

    我赶忙看向对面,老姜家的海景房里空空,没有人,姜宏和丁当他们都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我打了个激灵,站起来仔细看,对面房里确实是空的。我犹豫一下,做出一个大胆的计划。

    我从后窗爬出去,一路猫着腰,来到老姜家的房子,悄悄进了院子。来到门前往里偷窥,确实没人,客厅里空空如也,除了一片狼藉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我仗着胆子推了推门,门锁得紧紧的。围着海景房转了一圈,门窗紧闭。我不敢用砖头把这家窗砸碎,没主的空房子怎么弄都无所谓,可这里已经住了人,再砸窗进去,搞不好弄个非法入室的罪名,到时候泥巴掉在裤裆里,说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有一点可以确信,房里确实没人,他们都走了。

    我回到盯梢的别墅,焦躁感袭遍全身,强烈的孤独感来临。盯梢的对象没了,王二驴也下落不明,这鬼地方只有我一人。

    我给王二驴打了两个电话,都关机了。我在屋里转来转去,在心念中喊着程海和黄小天的名字,可他们并不应答。这两个人我是不指望了,平常根本不出头,和我聊天全凭心情,不到危急关头,他们就不搭理我。

    我又不敢离开,只能在别墅死等。我下了狠心,就算等一个礼拜我也等,看你王二驴回不回来。

    等到中午的时候,我饿得前心贴后心,来到后窗正要爬出去到外面吃饭,刚上窗台就看到墙根底下蹲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里避阳,大白天也黑森森的,看到这个人我吓了一跳,怎么跟要饭的似的。仔细揉揉眼去看,大吃一惊,我靠,是王二驴。

    我从窗户上跳下来,尝试着说:“二驴子?”

    王二驴样子太狼狈了,衣服裤子全湿了,满脸都是脏泥,我忽然明白过来:“我靠,你掉海里了?”

    王二驴这才抬起头,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,能惊恐成这个样子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