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八十三章 写字

    王二驴牙齿都在打颤,脸色惨白,水滴滴答答顺着衣服落下来,身下积了一滩水。这几天的天气很好,毕竟也是冬天,气温很低。我一看这么不行,冷风吹过来,非重感冒不可。

    我拉着他往外走,王二驴似乎还没从惊恐中反应过来,磕磕巴巴说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找地方让你休息,你太累了,顺便换换湿衣服。”我不由分说。

    我带着他到了小区外面的饭店,告诉老板说我的朋友无意中掉到海里,全身都湿了,希望借他这里休息休息,暖暖身子。我塞给老板二百块钱。

    饭店老板本来不太愿意,看有钱也就不说什么了,带我们到了一处包间,这里烧着暖气,屋里的温度很热。王二驴把外衣脱了,冻得嘴唇发紫,我让他从里到外把所有衣服都脱光,都是大男人,有什么可怕的。

    我问饭店老板要了块毛巾,又要了一条毛毯,顺便上了一大碗热乎乎的姜水。王二驴脱得光溜溜的,用毛巾擦干净身子,把湿衣服都搭在暖气上。等他披着毛毯,喝着姜水,好半天这才缓和过来。

    我递给他一根烟:“说说吧,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王二驴喝了一大口水,舒服得直哼哼,好半天才道:“老冯,我看到了这辈子最匪夷所思的画面。”

    我点燃烟,眯缝着眼看他:“细说说,别大喘气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此时已经缓过劲来:“你猜那个姓解的开着车去哪了?”

    看着他的这个狼狈样子,我心有所感,疑惑道:“难道是去了海边?”

    “一点不错!”王二驴道:“你猜他用那些尸体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妈的,你能不能讲了,干嘛老让我猜,你说你的。”我骂他。

    王二驴讲了起来,当时他跟着货车往外走,这车越开越快,他跟不上,就琢磨出一个险招。这辆货车的后车厢,铁门上锁,下面还有可供容脚的台阶。王二驴趁着车子还没加速的那一刻,他一个疾步窜上后门,两只手紧紧抓住外挂的铁锁,脚瞪着下面的小台阶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说起来简单,其实难度很大,再加上寒冬冷风,吹得他冰冷沁骨,小风钻进衣服里,那么厚的棉衣也挡不住。这一路他算是遭老罪了,挂在车外面差点没冻死,他还不敢放手,因为车速太快,冒然从车上跳下去,非摔个好歹不可。

    他发现这辆车开到一处兔子不拉屎的乡间村路,前后无人,只有枯树和冷风,这要是他自己落在这鬼地方,恐怕怎么死的都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就这么坚持着,幸好这车只开出去几十分钟,停在一个地方。车刚停下,王二驴赶紧从上面跳下来,腿都不会弯曲了,摔了个狗啃屎,强忍着疼痛,藏在一堆乱石后面。

    解罗从车上下来,站在周围四处看着,点燃了一根烟,迎着夜风抽。王二驴这才有时间打量这是什么地方,这是一片靠海的渔村,有很多特别老的房子,能嗅到特别强烈的海风味道。

    大晚上,整个村子都没有光亮,四处黑森森的,唯有月光如水,这里像是一处废村。

    解罗抽完了烟,重新上了车,发动了车子。王二驴暗暗叫苦,没想到解罗这么狡猾,开一半不开了,下来抽根烟又回去接着开。自己再想攀到车上,已经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幸好的是,车子并没有开出很远,速度也很慢,顺着村路拐进了村子。

    王二驴在后面一瘸一拐跟着,进到村里,随着车子的前行,能听到附近几个农家院传来狗叫声。

    王二驴这才明白,这里不是什么废村,可能是因为村子太小,又如此偏僻,晚上没什么娱乐活动,到点村民就睡觉了。

    有几户人家点亮了灯,隔着窗户能看到人影晃动。

    解罗的车开到了一处大院门口,让王二驴惊讶的是,院里有几个人正在等解罗。他们把门打开,车子开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个大院的结构比平常农家院要复杂很多。车子开进去之后,似乎能一直往里开,里面还有一层院门,车子径直进去。

    里面的院子很深,车头灯淹没在黑暗里,王二驴在不远处探头探脑看着,直到这辆货车完全进入黑暗,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他冻得在村屋外面徘徊。要是换了我,估计就走了,或是随便找个农家住一晚上再说。可王二驴毕竟是王二驴,人如其名,他看着车子消失的院子,心里直痒痒。因为气温很低,使他的头脑冷静下来,想了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想的最多的是什么?”王二驴问我。

    我苦笑,表示不知道。

    王二驴说:“解罗开着车来到这个村子,村子里又有人接应,这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我眨眨眼看他:“这一切提前已经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王二驴说:“虽然迷雾重重,但让我不得不怀疑解罗的来历和他的动机。你再听我接下来的经历,就知道了,他好像在很早之前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在外面冻了一会儿,冷还好说,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,已经到了秘密的门口,却无法进入。他围着这户农家院走了半圈,走着走着就倒吸口冷气,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个农家院竟然一半修在村里的平地上,一半在礁山的坡上。也就是说,院子的后半部分完全悬在高崖之上,下面是深深的海水拍岸。王二驴发现这个地势,惊骇无法言说,他走了附近几家农家院,仔细观察,发现其他的村屋都很正常,他们也临着礁山,可谁家也没像这一户院子修的如此凶险。

    王二驴得出一个结论,这个院子很可能是精心设计过的,故意修成这样。

    他还隐约猜测到,这里会不会是解罗的一个常年的秘密据点。难道,他是走私的,或是制毒的?

    王二驴越想越是有可能,他到不害怕,更多的是兴奋。出堂的香童也不尽是善长仁翁,也有借着跳大神开堂口进行违法乱纪活动的,尤其偏远农村有些堂口更乱,听王神仙说,早些年有些堂口的香童还做出拐卖儿童,奸淫妇女的恶行。

    王二驴摸了摸身上的手机,心想怎么找个机会偷着进到这家后院,给解罗的违法行为来个大曝光,省得他这么牛逼哄哄的,还想甩锅给他们老王家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。王二驴来到院子外,绕了大圈,趁着夜色爬到院子的外墙。他不敢太明目张胆上墙头,怕院子里有狗。便顺着外墙一点点挪步。

    他的想法很简单,顺着外墙走大半圈,就一定能到后面的院子。可这外墙也不是那么好爬的,修在礁山上,越往前走,脚下的悬崖就越高,深夜临海,下面大风大浪,“哗哗”的,海浪重重拍在乱石上,激起无数浪花,空气里都弥漫着重重的咸海之气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王二驴没有细说,也能想象当时的情况多么危险。我抽着烟,烟灰落下来了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王二驴说,他爬了不知多长时间,终于到了外墙的尽头,当他趴在墙头往里看的时候,真的是震住了。

    外墙的尽头就到了最后面的神秘院子,这院子是一处很大的平台,三面无墙,完全露天。平台很大,临崖而建,收拾得极其平整。那辆货车就停在平台的角落,而车上的东西已经全都搬下来,堆积在平台中央。

    王二驴屏息凝神看着,大气都不敢喘。那些东西搬到车上的时候,上面裹着黑袋,此刻黑袋已经去下,露出里面的真面目,正是一具具从万人坑里刨出来的尸体。

    此时尸体堆积如山,少说能有上百具。

    这些尸体没有腐烂,也没有风化,看上去黏黏糊糊一堆,手脚互相纠缠,像是一个奇怪的超大型肿瘤。

    王二驴告诉我,他以前看过二战的纪录片,里面有那样的镜头,集中营死的成百上千的尸体,用大铲车铲到一堆,再集中进行焚化。眼前的情景,就和那纪录片里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看电视是一个感觉,亲眼所见又是一个感觉,触目惊心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王二驴自诩也是个大胆儿,此时此刻却头晕目眩,差点手一松,从悬崖上摔下去。他下意识往下看看,下面的海礁乱石丛生,大浪滔天,这要摔下去,九条命都不够活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最诡异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解罗举着火把从门外进来,径直走到平台中央的尸山处。他看着远方黑森森的夜空,嘴里念念有词,用火把在空中乱舞,好像在写什么字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