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八十四章 扶乩

    解罗以火把为笔,凌空写字。

    王二驴从小跟着爷爷,别看还没出堂,也是算半个内行了,他偷着瞧了半天,大约认出是什么字。

    “写的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是一种符咒,具体是什么看不出来,但肯定不是普通的汉字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我听得屏息凝神。

    王二驴喝着姜汤,拽了拽身上的毛毯,说道:“然后他开始烧尸了。”

    解罗用火把对着天空写完了符文,然后火把对准尸体。这些尸体见火就着,呼的一声,蓝色火苗猛地窜起来,飞快地在尸体上游走和蔓延开来,不一会儿,整座尸山都着了起来,被烈火吞噬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心惊肉跳,我曾经尝试烧过尸体的头发,上面黏黏糊糊有一层东西,所以火烧得又快又旺。可见,鬼堂香童用来“kun”尸的材料应该是一种易燃物。

    刹那间火光冲天,王二驴躲在墙后面,大气都不敢喘。解罗盘膝坐在大火的旁边,双手叠放膝头,进入了某种境界,还时不时侧脸,明显在用耳朵来听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马上反应过来:“他知道犀听。他燃烧尸体是在听远处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点点头:“一点不错。他不想让这个秘密漏出去,就搬运尸体到了临海的小渔村。”

    “他听到了什么?”我赶紧追问。

    王二驴声音颤抖起来:“下面就是重点了,发生了一串难以置信的事。”

    本来入静的解罗忽然站起来,面色凝重,背着手来回溜达,应该是在思考。尸山的大火在他身边熊熊燃烧,远处是浪花滔天的悬崖,一轮阴森之月挂在海天交际的地方,这一幕的意象让王二驴看呆了。

    解罗从平台走回前院。趁这个时候,王二驴赶紧从墙后翻过来。天冷冻得他手指头发麻,外墙临着乱礁,要是一不注意就掉下去摔死了。他宁可冒险,也不想在外面这么偷窥。

    进到平台上,院门没有动静,他小心翼翼来到尸山前,闭着眼尝试着去听,可什么都听不到。这个时候他就恨自己,也埋怨爷爷,要是早让他出堂开窍就好了,没有灵性,在这个关键时刻只能抓瞎。

    这时,院门有了声音,他赶紧撒丫子跑到墙角藏起来。

    解罗从外面领进两个人,一男一女。这两个人装扮极怪,这么冷的天,他们居然只穿着红色肚兜。这两个人年岁也挺大了,三四十岁,可打扮的像是童男童女,十分妖异。

    尤其这两人的发型怎么看怎么诡异,男的竖着冲天小辫,女的扎着两个啾啾。

    王二驴看到这一幕,心里有点打鼓,大气不敢喘。解罗让这两人面向大海,盘膝而坐。他拿出两个沙盘,分别放在两个人的膝头,然后又拿出两根长香,塞在两个人的手缝里。

    解罗绕着两个人转圈,从怀里掏出小铃铛开始摇晃,转了能有三四圈,他停在男人的后面,一只手覆在男人的后脖子上,那男人吭都没吭,头往下一耷拉,像是晕过去。然后他又走到女人的身后,把手放在女人的脖子上,那女人也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王二驴突然意识到,这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王二驴问我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扶乩。”王二驴说:“那一男一女就是乩童。”

    我叼着烟没说话,扶乩这个事听说过,大概就是神灵附体,然后借着乩童的身体可以占卜出一些事。这个东西也只是听说而已,现在听王二驴徐徐道来,感觉还真是恐怖。

    这两个乩童耷拉着脑袋,没有了知觉,可手里的香头却在移动,在沙盘上写写画画。

    解罗手里拿着一个本子,一边观察沙盘一边在本子上演算。尸山熊熊燃烧,整个过程里这三人没出一点声音,像是看一场恐怖的怪咖秀。

    等两个乩童的手停了,解罗迅速把沙盘上的图案抹掉。他用手一点乩童的前额,两人相继苏醒。一男一女站起来,冲着解罗点点头,退出院子,消失在黑暗里。

    王二驴看到这里,心里有数,解罗通过扶乩一定是得到了他想知道的东西。

    解罗把本子放到一旁,重新在地上开始打坐。这次他不在去听什么,而是真的进入了某种很深的定境之中。

    王二驴在黑暗中藏了好半天,也没看到他动一下。这时候,王二驴冒出一个极为冒险的计划,那就是他偷着过去,看看解罗在本子上写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一冒出来,如果不马上实现,他就心痒难耐,浑身刺挠。

    他实在忍不住,真的从黑暗中出来,小心翼翼来到解罗旁边。他紧紧注视着解罗,大气都不敢喘,解罗此刻正闭着双眼,在海风中一动不动,如同礁石一般。

    王二驴一跺脚,妈的,拼了。就算让解罗发现,也不至于杀自己灭口吧。

    他蹲下来,从地上捡起那个本子。这本子封皮是硬木,很沉很重,在风中不至于刮得到处乱飞。他打开本子,看到上面是一些难以理解的铅笔草绘。

    讲到这里,王二驴给我举个例子,他告诉我本子上有一页上画着一个大心脏,心脏里还有个小人在打坐,空白处标记着很多穴位。看起来有点像人的身体剖析图,也有点像道家修炼的辅助图。

    他当时没敢细看,直接翻到最后一页,终于看到了解罗刚才新画的图案。

    这页上画着大圆圈,圆圈四个方位分别标注东南西北,以圆心为点,延伸出一条曲折的线,时而往东时而往东北,每一处折点上分别标注着一些难懂的单位,写着“一指”、“三指”、“一指半”这样的字眼。

    王二驴从来没听过用“一指”来做计数单位,无法换算成“米”是多少。这种计数单位估计是解罗独门的秘诀。

    他看到这些线段蜿蜒的终点,画了一个类似蛇盘起来的形状。他正待细看,解罗忽然呻吟一声,似乎要从定境中醒过来。

    王二驴赶紧放下本子,又跑回角落里藏起来。

    解罗睁开眼睛,呆滞了很长时间,他从地上站起来,到院外取来一根水管。里面喷出水来,浇在尸山上,时间不长把大火熄灭,空气里飘散着浓烈的烧糊味和腥臭,非常难闻。

    解罗看着烧成一堆黑色的尸体,摇摇头走出院子。时间不长,从外面进来两个穿着夹克的汉子,他们拿着一张硕大的蓝色篷布,把这些尸体全部盖住,然后在篷布四角打下钉子,这样有多大的风也吹不开。

    等他们收拾完都走了,藏在角落里的王二驴长舒口气,今晚的收获够多了,没想到解罗会如此诡秘,他忍不住想早点回来和我分享今晚的经历,便迫不及待的顺着外墙爬出去。

    眼瞅着就要爬到安全的地方,王二驴突然听到近岸有“突突突”的发动机声音,他侧头去看,只见不远的海岸上有一艘烧柴油的渔船,正在向着大海深处出发。驾驶这艘船的人,正是解罗。

    他是自己一个人,在船头掌控方向,手里举着一个东西。王二驴一看就傻了,那是一个人的头盖骨做出的火把,头盖骨上燃着幽幽蓝色的火焰,如同鬼火,似乎正在指引方向。

    王二驴看的头晕目眩,手麻一松,整个人从上面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幸亏这是到岸边了,虽有礁石,还算平整,就算这样,好悬也没把他摔成傻子。礁石被海水浸得滑不留脚,王二驴摔在上面,还没等反应过来,整个人顺着礁石斜面就落进水里。

    他所记得的最后一幕,就是解罗举着人头的火把,坐在柴油船上,阴森月光中驶向了大海的深处。

    “然后你就回来了?”我长舒口气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他妈走了一晚上才回来。到现在全身还疼着呢。”王二驴这时候缓过劲了,把毯子撩开,让我看他身上的擦伤。我腻歪地扫了一眼他的身子,摆摆手:“得,得,我对男人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我磕磕烟灰:“解罗是去什么地方?他是不是找到那声音的声源了?”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你问服务员要纸笔来,我给你画出我当时看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到包间外面,问前台要了纸和笔,拿回去给王二驴。王二驴画了个大圆形,又标注了东南西北,在圆心处蜿蜒出一条曲折的线,最后落点是在东方和北方夹角的地方,落点的形状曲曲折折像是一条蛇。

    我看着看着,忽然道:“有没有这种可能,这个像蛇一样的落点,就是犀听的声源?”

    王二驴眨眨眼:“解罗是根据扶乩画出这个图的,难道是……扶乩定位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