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八十六章 登岛

    我一股火冒出来:“你这不是讹人吗?”那男人冷着脸:“爱去不去。大冷的天,你瞅瞅外面有谁家出海,大风大浪的再出点什么事呢,一口价,行就行,不行拉倒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现钱。”我火冒三丈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不该我的事。”他看看表:“过了中午我就不走了,你要去就得赶紧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软硬兼施,又是说好话,又是讽刺他,这个男人真是车轴汉子,怎么说都没用。你有千般计我有老主意,就是五百。

    给我气的直放屁。我离开水哥他家,找了几家渔民,人家一听出海,脑袋摇的拨浪鼓一样,我加价到四百,有个渔民馋的不得了,还是拒绝了,他告诉我,大冬天出海太危险,平常要是放夏天,别说四百,你给八十,我都能让你出海玩一天,可现在确实不行。

    他还给我推荐水哥,说水哥是村里的傻大胆,给钱就干。

    我听得嘴里发苦,我就是从水哥他家出来的。我说我去过水哥他家了,水哥不在家,有个男的一口要价五百,还只要现钞。

    那渔民听我形容了一番那男人相貌,告诉我,那人是水哥的表哥,四十多岁了还是光棍汉,脾气相当怪,他要多少就给多少吧。

    我没办法到超市,给老板用手机转账了五百,换了五张现钞,然后回到水哥他家的院子。那男人已经不在了,院子里也收拾干净,我敲敲院门,男人正在里面的厨房忙活,扎着围裙,看我来了,冷着脸出来说:“说五百就五百。”

    我叹口气:“怕你了,这是五百,去蛇岛。”我把钱给他。

    那男人吐着吐沫,点了点钱,然后放到兜里:“等着,我进去收拾收拾,一会儿走。”

    他进去半个多小时,我等的实在不耐烦,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拿着我的钱跑了,这时他从里面出来,换了一身军大衣,手里还拿着一件又脏又破的老棉袄。他把棉袄扔给我:“海上风硬,穿上,小心做病。”

    这棉袄拿过来一股霉味,我还是捏着鼻子换上,把原来的棉袄留在他家。可也别说,这老棉袄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的,上身这个暖和,浑身都冒汗。我的羽绒服和这件老棉袄一比,连渣子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水哥的表哥,不知道你怎么称呼?”我问。

    那男人没给我好脸:“打听那么多干什么,你跟着小水叫我表哥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再没有和他说话的欲望,这老小子聊天就跟吵架似的。

    他锁了院子大门,带着我一路来到后村的大坝,这里停靠着很多船。他上了一艘渔船,招呼我上来。渔船不大,好在有个棚子,能够挡挡风。我上了船,就感觉船在左右摇晃,有点晕。

    表哥解下缆绳,发动了机器,渔船发出“突突突”的柴油发动机声,离开了岸边。海上风大浪大,小渔船一边开,一边随着风浪左右摇晃。时间不长,我晕的五迷三道,头开始迷糊,恶心又犯困。

    我勉强咬着牙坚持了一会儿,不敢睡觉,棚子两面通风,里面跟冰窖差不多。虽说我穿着老棉袄,可也不敢在这样的地方睡过去,这一睡恐怕真能做病。

    我从棚子里钻出去,满眼都是大海,无边无际。没有任何参照物。远处的海岸线已经模糊成了一条线,海水并不是蔚蓝色的,而是呈一种类似大鼻涕一样的淡绿色,浓浓稠稠的,浪花起伏。

    我就受不了这个场景,又恶心又犯晕。表哥坐在船头,正在控制方向盘,我走过去问还有多远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去蛇岛吗?中午以前能赶到。”表哥说。

    我看看表,才上午十点,到中午还有两个多小时,我的妈啊,在这船上,我一分钟都呆不住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慢点开,我有点晕船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表哥瞪我:“你早干什么去了,晕船还坐什么船。”说着,他扭动方向盘,竟然开始调转方向。我赶紧道:“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送你回去,你这不是添乱吗?”表哥冷着脸。

    “别,别回去,已经出来了,还回去干什么。”我嘴里阵阵泛着苦水:“继续开吧,我不晕船,我是跟你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表哥闷着脸不说话,继续向前开着。我不敢叫苦了,钻进棚子里,找到一块相对避风的地方,闭着眼忍着。困还不敢睡,就这么咬着牙干挺。幸亏表哥给了我一件老棉袄,要是指望原来那件羽绒服,恐怕现在已经冻成冰棍了。

    煎熬了一会儿,吃的那点东西全都涌上来,我赶紧跑到后面,趴在船尾哇哇大吐,把早上的伙食全都吐出去,洒了一海面。一股冷风吹过来,我是又冷又轻松,摔在船尾直哼哼,王二驴,你这个倒霉催的,等抓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,先来五个大耳雷子再说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路程简直是一段煎熬,绝对死得过的,比我当时开心窍还痛苦。到中午的时候,终于看到远处出现一座岛子。

    这岛子山势起伏,临近大海,有很长的一条海滩,这要是夏天来,绝对是避暑圣地,可惜大冬天的,山上泛着枯黄,有些萧瑟。

    看是看到了,可真要开过去,又花了将近二十多分钟。岛边有个小码头,停着几艘渔船,不远处能看到有个破门脸的饭店,写着“迎客来蛇岛羊汤馆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表哥把船停靠在码头,招呼我下船,我走了几步差点摔到水里,两条腿都是软的。表哥过来架着我,把我扶下船,等踩到实地的时候,我还没从船上那股劲缓过来,感觉左摇右摆的,眼前的大山都在晃动。

    表哥两只手跟铁钳子差不多,架着我,我这个难受。浑身没劲,任由他拽着,到了那家羊汤馆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冬季的淡季,羊汤馆很小,里面没有人,墙角烧着炉子。一进这里,暖暖哄哄的,冷热这么一转换,我就感觉自己这脸跟腊肉似的开始解冻,鼻涕也出来了。

    从后面转过一个男人,扎着围裙应该是老板,他认识表哥:“呦,这不那谁吗,你弟弟水哥刚从我这离开,你就来了,你们哥俩今天是咋了?”

    表哥真是穷横穷横的,脾气是真臭,人家老板好心好意打招呼,他冷着脸说:“他是他,我是我,他来不来跟我没关系嘛。给我们上两碗羊汤,再上四个大饼。”

    老板笑笑,要回后厨盛饭,我赶紧说:“我不喝,晕船,恶心,吃点就吐。”

    老板说:“小兄弟一看就是城里人,你不懂,我这羊汤专治晕船哩。夏天时候多少游客来这里玩,也是跟你似的,晕得不行,喝了我的羊汤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虚弱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表哥把我放到椅子上,说道:“一会儿的饭钱你结。”

    我实在没力气争辩什么,索性认了,今天算是上了贼船,花多少都认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老板端来羊汤,这家饭店倒是实在,用的海碗,里面的羊杂冒出汤尖,像座小山。这要是平常,我能食欲大动,可现在实在没这个口舌之欲。

    表哥不管我,他拿过调料瓶,开始调制羊汤,拿起大饼吃。

    我坐了一会儿,感觉缓和多了,尝试着喝了一口。羊汤热热乎乎下肚,别说,头晕真就减轻了很多,浑身都舒服。

    老板呵呵笑:“怎么样,开胃吧。”

    我缓过神来:“老板,这里为啥叫蛇岛啊,有蛇吗?”

    老板笑:“有啥蛇啊,要是有蛇就没人来玩了,我也该关张了。”他呵呵笑:“蛇岛是因为这个岛子曲曲折折,从上面看下来,很像是蛇,所以叫这个名。还有个传说,说很早之前这里是鬼门关,尽出恶鬼,老天爷看不下去了,就派了一条神蛇来这里镇着,化成了咱们这座蛇岛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原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老板点上一根烟:“岛子上还有庙哩,很多游客来了都去参观,说是清朝时候留下来的,你们没事可以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表哥对我说:“我没空折腾,就在这里等着你,现在是中午十二点,我等你到下午四点。你不来我就走。”

    我急了:“你不跟我去,那么大的岛子,我知道他们在哪呢?”

    表哥看我:“你这话真可笑,你不知道难道我知道?小水那狗东西,爱上哪上哪,你要找自己找去。我告诉你啊,五百块钱是来回的船费,可不负责我帮你找,找你得加钱。”

    “加多少?”我忍着气问。

    “两千。”表哥哧溜哧溜喝着羊汤,我气得是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老板打圆场:“小兄弟,你别着急,你不是来找水哥吗,水哥和一个男的,大概在一个多小时前刚在我这里吃过饭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男人?”我眼睛亮了。

    老板形容了一番。我一听就兴奋了,正是王二驴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