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八十七章 封幽

    “他们往哪个方向走了?”我赶紧问。

    羊汤馆老板摇摇头:“这就不知道了,岛子中间是镇子,你可以去那里问问。那里人多。”

    我从晕船那股劲里缓过来了,舒舒服服喝了碗羊汤,浑身有了热乎气。表哥看看表:“下午四点,准点发船,你不来我也照走。”

    我看都不看他,付了羊汤钱,转身就走。等出来好几百米,才想起刚才忘了问老板,镇子应该怎么过去。我懒得再回去,索性顺着街道往前走。

    走了没多远,路边有个蹬三轮的,我赶忙过去问路。蹬三轮的老伙计就是岛上的住民,非常热情,让我上了车,他拉着我过去。

    蹬了大概半个多小时,到了镇子上。这岛子挺有钱,现代化基础设施随处可见,统一制式的七层楼房,还有很多宾馆和饭店,临着街道鳞次栉比。在路上,蹬三轮的师傅跟我简单说了一下岛子的情况,蛇岛大约有常住民一万多人吧,现在是冬天还不行,等到了夏天,那真是天天都热闹,消暑的游客能挤得打破头。

    我问他岛上有什么值得去的地方。这师傅说,一般游客来都是消暑的,也有不少钓友来此地钓鱼。蛇岛的历史真挺久远,在东面临崖的山上,有一些庙,可以去看看。

    我问清了道路,决定过去看看。现在基本已经确定,王二驴判断解罗所去的海上位置,应该就是这里,蛇岛。

    现在有个问题,解罗犀听尸体,声源是在这座岛上吗?这座岛子到底有什么秘密?

    现在是一头雾水。要拨开云雾,必须沉下心来好好想一想。如果这座岛子真的藏着什么惊天大秘密,这个秘密不会一直保持平静,必有蛛丝马迹之处。最有调查价值的,就是它的历史和传说。

    我决定去那些庙看一看。

    我塞给三轮师傅几十块钱,让他把我送到那些庙的山上,这师傅一看就是朴实的原住民,说这些钱太多了,用不着。我硬塞给他,大头钱都花出去了,也不在乎这点小钱,能把我以最快的速度平安送到,就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师傅拿了钱真办实事,脚下加力,开始狂蹬。岛子上风很大,他弓着腰,拉着我,车子以极快的速度奔向临崖的老山。

    能有二十来分钟,到了山下,又蹬了十来分钟,到了半山腰。这里已经能看到成片的古庙群。他停下来擦擦汗,跟我说只能送到这里,再往前就要自己走。

    我千恩万谢,把他打发走。看看表,现在已经一点半,进去探索一番,再下山回去,能不能在四点前赶到码头,我心里没谱,索性不想了,如果误点了就在岛上住一宿,我就不相信没有表哥我就出不去岛子。

    这些庙修在山崖上,形势险峻,很多栏杆都临着悬崖。我来到一处凉亭往外看,脚下是深不可测的山崖,远处是蓝绿浑浊的大海,天空乌云密布,看样子天气十分不好。这里的建筑半新不旧,不过临崖的栏杆倒是挺结实的,有的还是钢制,估计这里到了夏天游客多,为了保障安全。

    我顺着游廊到了庙宇,所有的门都大开着,静悄悄的,一个人都没有。庙前有一些木质雕像,依次排列起来,大概能有十多个,个个狰狞无比,红眼蓝颜,有的头上还长着犄角,看起来和恶鬼差不多。

    我到近前看看,下面有文字说明,这里陈列着地府中传说的十大鬼差,依次都叫什么名字,各自有什么传说。我不是来逛风景的,更不是来考究历史的,对这个实在没兴趣,看都没看,径直进了庙。

    这座大庙门槛很高,都到了膝盖。我跨进门槛,庙堂的空间很大,天花板比寻常的庙宇要高出好多,估计能有四米多高,造成整个庙宇正殿深邃无比,进到里面像吸进了黑洞差不多。

    天气不好,外面阳光照不进来,四处阴森森的。两侧立着古怪狰狞的雕像,我四下里看着,越走越黑,只好从怀里掏出小手电照明。

    走到尽头,主神位上供奉着一尊神像。这神像离地能有三米多高,必须要仰头才能看清。这是个一眼看上去无法界定男女的神像,五官清秀绝伦,眉眼如黛,尖下巴,皮肤极其白皙,让我想起很早之前去大孤山拜访的九尾灵狐道场。

    神像披着红色大氅,戴着凤冠霞帔,我用手电照照,神位写着几个繁体字:神蛇娘娘降世封幽显圣灵官殿。

    下面还有一行字:提出青龙真宝剑,封闭幽玄是老仙,趁风帆,满载还,怎肯空行到宝山。提笔:神蛇娘娘化身之翠娘。

    我摸着下巴,看得有点出神,这些诗句应该都是乩语,跟《推背图》似的。一眼看过去根本看不懂,有着很深的隐喻,必须了解当时背景故事,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推测。

    大殿的光线愈来愈暗,有冷冷的风吹进来,我站在神像前,脑子里天马行空,想着很多乱七八糟的事,一时竟然出神,神游身外,恍若到了一处无法言说的空间。我凭空打个激灵,不知为什么,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莫名其妙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我想象出这么一幅画面,早在两个小时之前,王二驴或许就已经来了,他就站在我现在所站的地方,也是这样看着对面的神像出神……

    我咳嗽一声,赶紧晃晃脑袋,在心念里叫着黄小天和程海。

    黄小天没出声,而程海说话了:“小金童,这地方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我赶紧问。

    程海道:“这里有真灵之气,或许关于神蛇娘娘的传说是真的。你再往后面走,我感觉到有股很阴森的鬼气从后面传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深吸口气,看到大殿的两侧,各有两扇小小的角门。

    我向着右边的角门走过去,穿门而过,出去是一条狭窄至极的胡同。胡同两侧高墙足有四五米高,中间的过路也就能并排走两个瘦子,如果来个胖子都挤不过去。

    胡同很长,走在这里有些压抑,天空昏暗。胡同的特殊结构,使得上面的风吹不下来,就在头上盘旋,呜呜的,跟鬼哭狼嚎差不多。这地方只有我自己,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幸亏我身上跟着两个老仙儿,算是主心骨,如果我自己走单帮,肯定不敢这么过去。

    穿过胡同,有角门通向另一个主殿,我推门进去,不禁愕然,情不自禁嘴张得老大,没想到里面是这么个情景。

    门里竟然是个小店面,满墙挂着零零碎碎的纪念物。正中是一条长桌子,上面铺着黄色的桌布,桌上摆满了祈福辟邪用的香囊。有一个中年妇女,正趴在桌子上睡觉。

    我看看店面,这里很静,连声音都没有,空气飘着淡淡的檀香,难怪睡觉呢,谁来谁迷糊。

    我实在不忍叫醒她,又没有办法,或许她见过王二驴呢。

    我过去轻轻敲敲桌子,那女人醒了,睡得都毛楞了,坐在那半天没回过神来。我刚要张口,她就说:“香囊十五一个,不讲价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,大姐,我是来找人的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女人眨眨眼看我:“找什么人?”

    我把王二驴的体貌特征形容一番,女人揉揉眼:“哦,那个后生啊,来过来过,油嘴滑舌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去哪了?”我赶紧问。

    女人道:“他买了我一个香囊……”后半句没说,眼睛滴溜溜看我。

    我像是吃了苍蝇那么恶心,这就被讹上了。我捏着鼻子随手买了一个红色香囊,从兜里掏出二十块钱扔给她。

    女人喜笑颜开,给我指路,告诉我顺着门出去往东走,那个后生去看孙悟空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?孙悟空?”我蒙了,怎么西游记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了吧,”女人笑:“我们蛇岛上的神蛇娘娘和孙悟空关系可瓷实咧,两人惺惺相惜。这里有供奉孙悟空的庙哩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能有什么联系?”我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女人扒拉手指头:“我们蛇岛的传说你听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听码头的羊汤馆老板说过,说这里是鬼门关,老天爷派了一条神蛇在这里镇着。”说着说着,我突然想起一个细节,刚才在神殿里看神蛇娘娘像,下面写着“神蛇娘娘降世封幽显圣灵官殿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我想到的是“封幽”二字,难道是封锁幽冥之界的意思?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