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八十八章 生死薄

    女人说:“对喽,神蛇娘娘就是来镇鬼门关的。《西游记》看过吧,孙悟空曾经到过阴曹地府改生死簿,凡是猴类都大笔勾销。神蛇娘娘和孙猴子都是阎王爷的克星哩,你说两人有没有共同语言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没说话,这样人的话不能信,信口开河牵强附会,就是为了多卖几个自己的小玩意,没必要细究,说来说去都是神话传说罢了。

    只要知道王二驴的去向就好,我拿着买来的香囊,一时没有地方挂,就随手挂在腰间。按照女人的指示,我从正门穿过去,外面是个小广场,有一些碑文,我来不及细看,穿过广场,果然看到了一座小庙。

    这座庙比想象中的要残破,和其他庙宇相比,这里又小又不起眼,门板都掉了半扇。里面乌漆麻黑的,走进去只有一间庙堂,大概也就百十来平。什么都没有,只有满墙的壁画。

    因为太暗,我只好打起小手电,谁知道刚亮起来,外面“轰隆”一声雷响。我探头出去看,瞬间下起了瓢泼大雨。雨势相当大,雨水挂在屋檐上,很快连成小瀑布。从庙门看出去,外面雾气茫茫,雨水成瀑,四周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我在门口叹了口气,心想今天想走也走不了,这样的天气,海面极其危险,只能等明天再说了。

    我用手电四下照着,庙里的地面和梁上全是尘土蛛网,砖瓦泛黄,墙壁还没有完全剥落,勉强能够看到墙上写着几个字,仔细辨认,都是繁体字,从右向左书写,写着“孙悟空大闹阎罗殿”,下面还有一行小字,写着“八五年春道友张元天马丹龙鲍景春绘”。

    我说这座庙怎么没人重视呢,八十年代返修的,到现在也不过三十来年,并不算古物。我打着手电顺着满墙的壁画走,看着上面的图案。走了一圈,大概看明白了,上面画的是《西游记》里的一段故事。

    如果熟读《西游》,就会知道有一段故事是这样的,孙悟空从菩提老祖那里学艺归来,在花果山整日鸟事没有,天天醉生梦死,有天晚上他正在睡觉的时候,被两个勾魂使者在梦中锁走魂灵,到了阴曹地府。孙悟空那是什么人,能受这样的屈辱吗,拿着金箍棒打遍幽冥界,最后改了生死簿。

    这段故事在原著没多少字,寡淡如水,后来影视剧也有意淡化了这一段,很少有人会留意。如今这间空荡荡的小庙里,四壁上的壁画,画的就是这段故事。

    绘制这些壁画的,根据落笔的留款来看,应该是三个人。用的笔法是白描,中间没有上色,画出来的人物浓浓的一股民国风,像是很早以前连环画风格。

    虽说白描,人物表情却很传神,孙悟空尖嘴猴腮,短小身材,一脸的乖戾之气。阎王爷满脸虬髯,怒目狰狞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此刻庙外是瓢泼大雨,庙里黑气森森,光线很差,只有我手里一盏小手电的光斑,落在壁画上,气氛很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我正聚精会神看着,外面一道闪电突然划过,眼前的壁画陡然亮了,上面的人物翻着眼白,表情里有种无法描述的森然,像是活过来一般。

    我头皮一下就炸了,手电脱手而出,落在地上,瞬间熄灭。我赶紧猫着腰去捡,捡起来使劲甩了甩,怎么点都不亮了,可能是接触坏了。

    这下麻烦了。我有种强烈的预感,王二驴极有可能来过这里,并且和我一样,很仔细看过这些壁画。甚至有可能,我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,最早以前解罗也来过,他也站在这里看过壁画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人,极有可能在不同的时间里,在同一个空间内,做着同一件事。

    在脑海里,我们三人的身影重合了。我浑身泛冷,寒意刺骨,这个场面越想越是害怕,细思极恐啊。

    我在心里呼喊着黄小天和程海的名字,好半天黄小天虚弱的声音传来:“小金童,让你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赶紧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把辟邪的香囊挂在腰上了。这东西太烈性,对我们抑制太大,赶紧拿走。我和程教主都不行了。”黄小天咳嗽着说。

    我赶紧把香囊解下来,这里面装着什么东西,居然连黄小天和程海都避之不及。我打开袋口往里看,里面是一张叠的四四方方的符咒。

    我犹豫一下,把符咒拿出来,展开看。上面画着鬼画符一样的图案,我在心念中说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这应该是茅山术里的驱鬼符,很霸道,这符有年头了。若是寻常人求了,回家挂在家里,那是保平安镇宅的神器,可对于咱们这样要开堂口的香童报马来说,就不适合戴着它了。”

    我马上明白过来,黄小天和程海本来就是阴神,说不好听点,就是鬼。现在弄个驱鬼符,这不明显和人家不对付嘛,是我考虑不周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这里的阴气很重,幸亏有这些符镇着,要不然阴气冒出来,就会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供奉着神蛇娘娘吗,怎么会有阴气呢?”我疑惑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属这间小庙阴气最重。这庙看着小,其实不简单,很可能藏着什么秘密。这种阴气太重,而且还有怨气,有点邪门。我猜想这座庙很可能以前是阴庙。”

    我倒吸口冷气,阴庙听说过。以前在林场的时候,那里就有传说,说有一家几口烈女都自杀了,有高人在她们死亡地点立起一座庙专门供奉她们。这种专门供奉鬼的庙就是阴庙。

    黄小天说这里是阴庙,我后脖子有点窜风,赶忙问:“那么这里供奉着什么……鬼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小看这些壁画,”黄小天说:“这些壁画其实是个法阵,是镇鬼驱邪的阵法。我和程教主随你一进到这座庙里,就感觉极为不舒服。这些壁画不单单是画那么简单,有可能是镇着什么至邪的阴物。”

    我正要说什么,黄小天道:“我和程教主在这个地方都帮不了你什么忙,你自己忙活吧,我们只能闭敛气息,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之后,声息全无,我叫了几声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还自称老仙儿呢,一点都指望不上。我叹了口气,看着手里的香囊,想着把它挂在哪里。用手机照亮,在庙里走了一圈,发现一根木头柱子上有钉子,我顺手要往上挂。

    钉子在木柱的另一侧,在我这个角度一时只能看到钉子头,等我要挂上去的时候,发现了不对劲。在钉子的根部还挂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我绕到柱子前一看,脑子嗡了一下,在钉子的根部已经挂着了一个蓝色香囊。

    我手里的香囊是红色的,而这个香囊是蓝色,我浑身发热,似乎预感到了什么。我轻轻拿起钉子上的香囊,香囊本来贴在柱子上,这一拿起来,我看到下面用很尖锐的东西在柱上刻着一个深深的箭头。箭头下面还有一个字。

    我用手机屏幕的光亮去照,等看清这个字,我遍体生寒,浑身麻酥酥的。

    这是个“石”字。

    我心怦怦跳,是王二驴!王二驴本名王石生,他不可能称呼自己是二驴子,毕竟是不雅的外号。难道这个“石”字就是他留下来的?

    还真有可能。我顺着箭头的方向看过去,箭头指着对面的墙壁。上面是壁画,具体画的什么,一时很难看清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用手机去照。上面是孙悟空入地府这个故事里其中一个画面,正是孙悟空蹲在阎王爷的宝座上,一只手握着毛笔,目光炯炯地改着手里的生死簿。

    我垫着脚尖,努力用手机把壁画从上照到下,幽幽黑暗之中画面的每一块区域依次照亮。

    王二驴留下这个箭头是什么意思呢,他现在在哪?我一边想着一边照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手机来到了孙悟空笔下的生死簿上,生死薄被手机屏幕的光芒照亮,我看到了上面的字。

    我脑子几乎空白,因为我看到在生死簿上,清清楚楚写着我的名字,“冯子旺卒于”。我两腿发软,想继续往下看的年份,心想这怎么可能,我的名字怎么会在上面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