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八十九章 密室

    我的名字竟然出现在一座古庙的壁画上。如果是其他内容的壁画,我倒不说什么了,偏偏是生死簿!

    我照亮写有名字的那片区域,巧不巧了,生死簿上我的名字,只到“……卒于”这两个字,后面的年份被孙悟空的毛手盖住了。我用袖子蹭了两下壁画,壁画年久失修,颜色已浮于表面,用袖子一蹭就掉。孙悟空的毛手顿时花成一片,蹭了两下我忽然醒悟到,自己多么愚蠢。

    我把这幅壁画当成3D的了,以为把这只手蹭没了,下面的年份就露出来。画本来是二维的,手蹭没了,下面就是墙皮。也就是说,当初画这幅画的人,压根就没想写出我的年份。

    我退后两步,第一反应就是,这是王二驴的恶作剧。仔细一想,没有这个可能。上面的字全是繁体,不光光有我的名字,还有其他人的名字,都是一种字体,近乎小楷。这些字在同一卷的生死簿上连成一片,井井有条。如果是王二驴恶作剧写下我的名字,不会这么正好契合在其他的人名里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很明显的理由,这幅画是从上至下画的,也就是说孙悟空在高处,他居高临下拿着生死簿在看。相应的,生死簿上的字也是朝上的,我站在墙外,是从下面往上看,生死簿上的字对于我来说是反着的。

    对于我是反着的,那也是对于所有看画的人都是反着的,就王二驴的狗爬子字,正着写他都费劲,更别说倒着写这么漂亮了。

    那么只有一种合理的解释,那就是巧合。

    无法猜测当初这幅壁画成画的时候,那些画画的人是根据什么画生死簿的,不过有一条可以肯定,他们画这幅画的时候,我还没出生呢。上面写的肯定是另外一个“冯子旺”。我越想越是可能,觉得晦气,妈的蛋,画画的那些人编什么名不行,非得编造一个和我名字一样的,这不是添堵吗。

    我现在才琢磨出来为啥王二驴留着一个箭头,他肯定也发现了生死簿上的名字,这是提醒我。

    我在小庙里又转了一圈,什么蛛丝马迹也没发现,而且这地方阴森蒙尘,让人极其不舒服。

    我蹲在庙口,外面的大雨没个完,而且起了风,满院子都是狂风,庙里反倒僻静起来。

    我坐在门槛,悠悠拿出一支烟,点燃了抽,看着满院风雨,有种远离尘嚣的宁静。

    我看看表,已经三点多了,约好四点开船,就这个天气,今晚是够呛了。就算现在雨停了也不敢走,刮得是西北风,海浪估计极大,会非常危险。索性等雨停了,下山找地方住一宿,明天早上再琢磨怎么离岛,这里肯定有固定的船只往来。

    我四下打量着,静心品味这里的庙宇建筑,果然独具匠心。每座庙前都有飞檐,有的地方还有回廊,能化解风势于无形。这样就算院子里风再大,能吹到庙门口的也没剩多少了,我在门槛上坐得很安逸,挺享受当下这片心境。

    一根烟抽完,雨越下越大,就没有停的意思。我出了这座小庙,顺着回廊,在院子里转悠。院子里不单单有这一座庙,还有一些小小的神龛,里面供奉着不知什么佛,院子中间是一阶石桥,下面是幽绿的池水,雨点打在水面噼啪作响。

    转悠到四点来钟,还是这么大的雨,就有点无聊了。我在心念中呼唤黄小天和程海的名字,两个老仙儿像消失了一样,根本不答应。

    我无聊地翻着兜,忽然摸到一样东西,黏黏糊糊的。从兜里拿出来,恶心的我差点吐了,这是一大撮头发,跟乱麻似的。我想起来,当时在海景房找到万人坑的时候,我曾经偷着刨地,挖出一些头发来进行犀听的试验,当时有一团头发没有烧完,随手揣在兜里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反正也是无聊,就把头发用打火机去烧。点燃之后,噗噗冒出火苗,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慢慢闭上眼睛。刚合上眼,就听到尖锐的铜磬声,在身后“嗡嗡”作响。

    我猛地睁眼,回头去看,身后便是那座小庙。

    我闭着眼睛,一边听一边摸索着走。仔细去听,铜磬声很怪,特别响特别尖锐,却又好像远在天边,实在无法描述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我摸索着进了庙,就感觉整座庙都在作响。像是被倒扣在一个巨大的铜钟里,有人在外面猛地敲击,整座庙每一部分都在共鸣,连成一片。无法分辨声音的具体源起,感觉哪都像声源。

    我在庙里呆了一会儿,头重脚轻,出现了眩晕。

    我赶紧睁开眼,声音立即消失。手里的头发已经烧掉大半,就剩下小小的一撮,如果等全烧完了,我想听也听不着。要是找什么蛛丝马迹,现在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我深吸口气,重新闭上眼睛,

    声音再次响起,整座庙都在共鸣,我强忍不适,摸着墙边,顺着墙一点点往前走。走着走着,我忽然停下来,闭着眼睛侧耳去听。这片区域的声音有点不对劲,拿有人敲钟做比方,现在这个区域,就像是敲钟的发力点。

    我趴在墙上,侧耳细听。就在这时,手指忽然一烫,睁开眼睛看到,头发团已经烧到根部,正烧到手指头。我赶紧甩甩手,把剩余的头发甩掉,一股风吹进来,最后的几丝头发被吹进古庙的黑暗深处,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这时,我才看到自己站在什么位置。要说有声源,肯定就是这。等仔细这么一看,我顿时傻了眼。

    眼前这块墙正是孙悟空手拿生死簿的地方,我转了一大圈竟然又回来了!

    我看到不远处柱子上,王二驴画出的箭头。这时,我开始慎重考虑,难道说,王二驴指示这个方位另有含义?

    我用手敲着墙面,砰砰作响,听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我从上至下挨个敲着,尝试着摸索每一块地方,摸着摸着,摸到画上的一块区域。在壁画上,这是放置生死簿的书案的位置。我摸到了一块砖头松动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用手机照着亮,轻轻摸着这块松动的砖头,小心翼翼往外拿。这块砖头很松,马上就能拽出来。刚拽出一半,没想到藏着机关,墙上“嘎吱”一声,转出一道小小的暗门。

    我蹲在地上,用力推着,这道门是木头门,不知多少年头了,轴承部分几乎锈死,此时还能转动,真是奇迹。

    我用力顶开一道缝隙,跪在地上把头钻进去看,里面黑森森的,什么也看不见。我想了想,还是决定进去看看。

    我爬了进去。用手机光勉强照着,里面是一条甬道。

    我把暗门关上。从地上爬起来,这条甬道宽敞工整,黑森森不知通往何处。我生出这么一种错觉,整座庙其实都是幌子,就是为了掩盖眼前这条密道。

    走了大概不到十米,前面出现了灯光。我把手机收起来,小心翼翼往前,甬道尽头是一间石室。这间石室大概能有上百平吧,面积还算挺大的,周围立着十几根柱子,柱子上挂着干尸。这些干尸的姿势怪异,双手抬到肩齐,掌心向天。它们手掌的中间燃着火苗,整体造型像是灯台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王二驴,他站在这些柱子中间,眼色迷茫,不知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我心砰砰跳,这个场面实在是诡异的很。观察了片刻,王二驴似乎没什么特殊反应,就是站在那里。我尝试着叫了一声:“王二驴?”

    王二驴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,他没有看向我,反而往石室的深处走了几步,好像我是在那里对他说话。

    这个举动让我毛骨悚然,一时间不知怎么办好。因为犀听的缘故,我对声音都有点畏惧心理了,尤其是王二驴眼前这种反常的行为。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到这些柱子的中间。刚一进去,就听到一阵猛烈的铜磬声,“嗡嗡”扑面而来,我大叫一声,连滚带爬出了柱子,扶着墙两腿发软。

    王二驴终于看到了我,他赶忙跑出来,一把扶起我:“哈哈,老冯,你智商可以啊,终于发现了暗门。我还以为你不能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拳打在他肩膀:“你搞什么鬼!?”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别急啊,我发现解罗的秘密了,原来他找到的地方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解罗人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王二驴眼色迷茫:“不知道。他失踪了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