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九十章 排列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我没了耐心:“你别装神弄鬼的,赶紧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一会儿再说,先说说你,你刚才在这里听到了什么声音?”王二驴眨眨眼问。

    我指着由干尸围成的圈子,说:“我一进去就听到特别响的声音,像是敲击铜钟的嗡嗡声,特别特别响。是不是犀听的声源就是来自这里?”

    王二驴跺跺脚:“没开窍通灵真是不行,到了关键时候我就不给力了。我在这里琢磨好长时间,可听不到声音一切都白扯。你再帮我好好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听个鸟啊,刚才一踏进这个圈圈里,我差点没被声音给淹没了,简直太响了,耳朵都要聋了。”我抽着冷气说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我可告诉你,解罗的失踪就和这里的声音有关,什么时候破解了声音的秘密,什么时候就能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草,”我骂了一声:“我找他干什么,我又不搞基,我是来找你的,咱们赶紧回去,你小子净他妈找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好奇吗?”王二驴说:“秘密就在眼前,你竟然无动于衷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给你个大嘴巴。”我气哼哼说。

    王二驴眨眨眼:“你听了我的经历,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好奇了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说,昨天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被整件事折磨的失眠,要是不刨根问底探个究竟,就这么灰溜溜回家,他能被好奇心活活折磨死。他又怕我阻拦,所以一大早留了封信,自己就颠了。

    他一路来到渔村,左打听右打听,找到了水哥。水哥他们表兄弟是村里的傻大胆,外加贪财鬼,只要给钱,自己家的祖坟都能刨了。其他渔民在寒冬腊月不敢出海,他们就敢,挣得就是这钱。

    他要了王二驴的钱,两人出海,一路到了蛇岛。水哥跟他说,到下午四点,如果你不回来,他就自己走。王二驴根本不关心这个,你爱走不走。王二驴在码头的羊汤馆吃了顿饭,身上有了热乎气,到了镇子上。他仔细打听镇上的居民,对整个小镇有了几分印象,他敏锐的发觉到,如果解罗真的来到蛇岛想寻找秘密,最有可能的地方,就是岛上的老建筑,那些古庙群。

    他来到古庙,没我那个耐心,能挨个大殿都细细琢磨。他就是走马观花,寻找解罗。他做好了思想准备,要是找到解罗,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就算撕破脸也要当场揭穿。

    他走了一圈,找到了卖香囊的地方。卖香囊的那个女人,就在山上住,24小时守着店面,她告诉王二驴,昨天晚上确实来了人,这人鬼鬼祟祟进了庙,她当时就一个人在家,没敢声张,趴着门缝看到那人进了那座小庙的院子。

    王二驴找到院子,然后又进了小庙,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解罗。就在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方向出现错误的时候,他发现了小庙里一处特别奇怪的地方,那就是壁画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我留下来的标识吧?”王二驴问我。

    “嗯,画了个箭头。”我说:“要不然我怎么会找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当初怎么发现那地方有问题吗?”他问我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:“有屁就放。”

    “壁画的内容有问题。”王二驴说。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那里画的是孙悟空改生死簿的画面,我狐疑地说: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王二驴看着我,咂咂嘴,像是特别为难的样子,好半天才说:“那壁画你仔细看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怎么回事吧,真墨迹。”我烦躁地说。

    王二驴叹口气:“壁画画着孙悟空翻生死簿,妈的蛋,”他下了好大决心才说道:“在生死簿上,我发现了自己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?!”我眼睛睁大了:“你发现了自己的名字?”

    王二驴苦笑:“骗你有意思吗。你说怪不怪,这壁画是八十年代画的,到现在三十来年了,画画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呢,怎么就有我的名字?那老大的字呢,王石生卒于……”后面他没说。

    “卒于什么时候?”我问。

    王二驴沉默片刻,脸是紫茄子色:“卒于明年。”

    我喉头颤了几颤,不知为什么,一股凉意窜到头顶。

    王二驴骂了几声:“今年眼瞅着就要过年了,过完年就是明年,我这不是没几天活头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颤抖着说:“巧合吧,或许是重名呢。那些画壁画的人,怎么可能知道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重名重名,”王二驴自我安慰:“我未生时哪有我。”

    我在犹豫说不说我的经历,我他妈也在生死簿上看到自己的名字,正想着怎么开口,王二驴忽然道:“然后,我就发现了这里的机关。我一路爬进来,到这间石室的时候看到了解罗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你不是说他失踪了吗?”我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对啊,这事奇就奇在这,我进来的时候,恰好看到他一个背影,他正走向石室的深处。我赶忙追过去……”他学着当时的样子,跑进干尸围成的圈里:“我一路追过去,结果发现,这人没了。”

    我借着室内的火光四下打量,这间石室在光亮中有明有暗。我站在门口看过去,对面的墙壁虽有些阴暗,大体轮廓还是能看到的,无门无窗,四面围墙,绝对是密室,解罗当时走到那面墙,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……

    “会不会那里也有机关?”我说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这间石室我全都检查了,尤其是对面墙,挨个地方都敲了一遍,每一寸都没放过,美女我都没这么摸过。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我没发现任何机关。退一万步说,就算有机关,开启总会有声,有个过程。可从我看到解罗的背影,再到他失踪,短短也就几秒钟,没有声音也没有任何机关开启的征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他钻到墙里了?”我说。

    王二驴哼哼两声:“这人鬼里鬼气的,谁知道怎么回事,我在这琢磨好长时间,可没通灵又听不到什么,正好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这件事我不想掺和了,赶紧走吧。这里让我害怕,甚至让我有点恶心。你看看这些干尸……这是正常人呆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干尸怎么了?”王二驴说:“你是出堂香童,还怕这个?以后看见的尸体多了。”

    我揉揉眼:“这些尸体是灯台,还是真尸?你来的时候就亮着火?”

    “对啊,”王二驴说:“我检查过了,应该是真尸。真是奇怪,这里布置成这样有什么作用?声源又是怎么回事,平白无故这里就出声了?是尸体发出的声音吗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像。”我说:“尸体是照明用的,怎么还会出声呢,身兼两个功能?问题是,它出这个声有什么意义,难道就是为了把我们和解罗这样的人吸引到这里?”

    王二驴眼睛亮了:“别说啊老冯,要么说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呢,三个诸葛亮顶个臭皮匠。你说的这些我都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到了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这里我来来回回走了很多遍,检查了每一个地方,我发现这些尸体的排列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石室内这些尸体被拴在柱子上,而这些柱子并不是形成一个规整的圆,至于是什么形状,一时也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你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想干什么?”我耐心已经快用光了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我要爬高,用手机从上往下拍。你刚才不在我也爬不上去,正好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给你当垫脚石,你别做梦了。”我冷下脸:“你到底走不走,你不走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拦住我:“老冯,我发现你这个人忒没劲,做事总是循规蹈矩,一点意思都没有。咱们能一路摸到这容易吗?这样吧,再等我十分钟行不行,要是什么都发现不了,咱们立马就走。我主要是想拍一段视频拿回去给爷爷看看,他老人家一肚子都是经验,以后咱们再遇到类似的事就不用临时抓瞎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的,我觉得在理,我们忙活这一大顿为啥呢,一分钱没捞着不说,还净往里搭钱了,真要能发现什么涨涨见识也好,总比空着两手回去强。

    我问他打算怎么弄。

    王二驴早已经找好地点了,他领着我来到一处石墙边,让我蹲在地上,他踩着我的肩膀,慢慢爬上去。

    上面有个凸起的落脚点,他勉强踩在上面,我扶着他的两条腿,他一只手扶着墙,一手拿着手机,居高临下拍着整个石室的场景。

    他忽然眼睛瞪大了:“老冯,这些尸体的排列你看看像什么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