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九十一章 山谷之风

    “像什么?”我急着问。

    王二驴没说话,在高处用手机拍了半天,然后慢慢下来,把拍摄的视频给我看。

    石室内那些干尸燃着火苗,可在视频里看去,光线还是挺暗的。手机像素也不算高,勉强能看清干尸的排列方式。

    我越看越是心惊,轻轻说:“这些尸体的排列好像形成一个图案,像喇叭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王二驴指着视频画面说:“从这里开始,这是喇叭口,然后慢慢扩大,一圈一圈的,一直到这里,是喇叭身。”

    他倒吸口冷气,自言自语:“这是巧合,还是我们牵强附会了?”

    我脑子一团乱麻,这间石室诡异莫名,摸不到一丝线索。莫名的暗室、这么多的尸体、忽然失踪的解罗……简直可以列入十大未解之谜了。

    我凝神想了想:“别忘了咱们是寻着声音来到这地方,也就是说这里的布陈和声音有关。或许这些尸体就能当喇叭用,起到一个扩音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猜测:“你的意思是说,这些尸体除了能照明,还起到一个声音放大的功能?”

    我说差不多吧。其实我也是没凭没据的猜测。

    王二驴搔着头皮:“那你说,解罗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和他互相看看,我想到一个可能,难道解罗目的不单单是寻找声源,他还想通过能够扩音的尸群向外界发声?就跟自己组装个电台差不多。

    我把这个想法和他说了,我们一时都没有说话。王二驴和我一样,都认为这个天马行空的猜测太过离奇,完全偏离了现实的真相。

    我看看视频,又抬头看看室内的这些尸体,觉察到不对劲的地方:“二驴子,你仔细观察这些尸体排列所成的喇叭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它是倒放的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他的脑子一时没拐过这个弯。

    我指着屏幕说:“从喇叭的形状来看,它并不是向外扩音的,我怎么看怎么觉得,它倒像是把外界的声音给导引进来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眨眨眼,忽然一拍大腿:“你的意思是,这里并不是声源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有一种直觉,我觉得咱们一直寻找的海上声源,不应该是这里。为什么呢,因为这里太好找了,只要有心都能找到,我估计这个机关暗门不光是我们来,前面已经有很多人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声源的秘密,也早就让他们发现了,甚至破坏了。”王二驴说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,”我说:“如果这里就是声源,那是什么发出来的?这些尸体咱们已经做出猜测,它们只是一种导引声音的工具,并不是声源。这些尸体中间是一片空地,什么也没有。别告我声源来自于虚无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”王二驴啃着指甲:“有点意思。你继续推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”我说:“我重点强调,以上都是我的推理,是不是那么回事就不知道了……所以,如果让我大胆猜测一下,这里并不是声源,而是一个接收站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这话,王二驴看着我,我们两人都没有出声,封闭的石室内鸦雀无声,只有干尸身上的火苗噗嗤噗嗤燃烧着。

    我蹲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,在地上画出一张草图:“这里是海景房,最开始我们在这里犀听,听到声音来源于蛇岛。”我随手在地上画出一个房子形状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到了蛇岛,假设这里并不是声源的发起地,而仅仅是个中点站。”我说:“声源另在别处。”

    我在地上画出了蛇岛的模样。

    王二驴眨眨眼说:“很早之前,有人探听到了大海上某处传来奇怪的声音。但是这个声音信号极弱,所以这人就想办法利用蛇岛上的资源,建立了接收站。这个接收站的目的,是能把传来的微弱信号增强,以便探听和寻找。后来吉林鬼堂的人,也听到了这个声音,他们听到的不是原始声源,而是经过蛇岛改装之后的声音。他们利用犀听来寻找这个声音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找到了没有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。能推到这一步就算不错了,不过我这么想,他们应该没找到。”王二驴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王二驴说:“假定声源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,那么就有两种结果。一是他们没找到,没找到的话,声源没有破坏和影响,还在一直发着声音。二是他们找到了,但是他们全军覆没,全部死翘翘,声源还是没有影响。所以他们找没找到,都不影响结果,咱们现在依然能听到声音,这就说明了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有道理。”我点点头,王二驴这驴脑袋别说还挺能分析的。

    王二驴拍着我的肩膀:“老冯,我的建议是,你还是应该到这些尸体的中间去,再听听传过来的声音是什么。这里是中点站,其实也说明一件事,这地方离声源已经不太远了。”

    我深吸口气。王二驴火上添油,“咱们来一趟不容易,下次过来就不知道猴年马月了,你日后肯定会后悔,后悔现在错过这么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”他加了一句:“解罗肯定是破解了这里的秘密,去寻找真正的声源了,我有这个预感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我想到一种可能。这间暗室不一定只是个接收站,更有可能,是通向真正声源的入口。或许真如王二驴所说,破解了这里声音的秘密,就会找到声源的所在。

    这个推想我没有说出来,在我看来,王二驴已经折磨的有些疯狂了,真要跟他说了这些,他或许会干出更加疯狂的事也说不定,不能再让他冒险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对这个声源也仅仅是好奇而已,还没到拼死拼活去搞明白它是什么的地步,就算找到了又怎么样呢。

    王二驴在耳边鼓噪,一个劲的墨迹,让我再试试,再去听听。

    我没有办法,跟他说这是最后一次,听完了你就要跟我走,咱们离开这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。”王二驴说。

    我看着尸体排列的中心地点,深吸口气。刚才的时候,我无意中听到过里面的声音,差点没把我折磨死,我是真不想进去。可为了让王二驴死心,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我慢慢走到石室的中心部位,脚刚一踏上,顿时听到“嗡嗡”的铜钟共鸣之声。一听到这个声音我就开始头晕,强烈的呕吐感涌上来,捂着胸口这个难受。

    这“嗡嗡”的声音连绵不绝,我像是在一艘上下颠簸的海船上,摇摇欲坠,恶心的要命。我无法想象解罗是怎么能忍受得住这种声音,或许他的道行更高吧。

    忽然,这种嗡嗡声减弱下来,中间夹杂了一种怪声,我顿时来了精神,仔细去听。一开始还以为是一个人站在空旷的地方“啊~~”的叫,后来听起来不像,这个声音更像是风声通过山谷的自然之音。

    在我想象里,声源之处似乎是一处幽秘的山谷,山上有寺,要不然铜磬之声哪来的。那山谷很像一线天,狂风穿过谷口之后,就会发出类似于人咏叹的声音,“啊~~~”

    我听得极其入神,盘膝坐在地上,眯缝着眼睛,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听觉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一种喃喃细语,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,这是人,不是什么自然之音。

    那人在说话,像是在自言自语的内心独白,我屏息凝神,调动一切注意力去倾听。他似乎在说,走得太远了,走得太远了……一直在重复这句话。

    听着他的语调和语速,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,惊得浑身冷汗,说话的这个人怎么那么像解罗?!

    我牙齿咯咯响,难道解罗他……已经到了真正声源的地方?

    我再继续听,那人的声音已经不在了,取而代之的,又是刚才那乖戾的风声,继而铜磬之音又开始大作,“嗡嗡”不停,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我因为全神贯注在听,一时很难从这种境界中拔出来,正听着,忽然觉得自己鼻腔痒痒,继而滚烫滚烫的,有东西从鼻子里流出来,我顺手一摸,黏黏糊糊的。

    有人一把拉住我,是王二驴,他焦急地说:“老冯,是我不好,赶紧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跟着他跑了几步,那铜磬的声音终于没有了,我慢慢睁开眼,浑身酸痛,低头看看手,手上全是血,吸吸鼻子,血还在不断地流。

    王二驴从包里慌手慌脚拿出一包纸巾,给我擦鼻子,我握着条儿塞在鼻孔里,进去就染红,根本堵不住,血流不止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