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九十二章 资深香童

    王二驴看我狂出鼻血,害怕了:“老冯,是我不好,咱们赶紧走吧,再不让你听了,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我鼻子里血流如注,如果不采取应急措施止血,再这么流下去,我估计自己就要贫血了。头晕目眩,脚下像踩着棉花,王二驴搀着我往外走。走了没几步,王二驴忽然道:“忘了一件事。老冯,你先自己扶墙出去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想一出是一出。我捂着鼻子慢慢向前走,这时身后传来的光线忽然暗了。回头去看,王二驴正挨个吹灭干尸身上的火苗。我气得七窍生烟,这小子就是闲的,吹那玩意干什么,我没理他,继续走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火苗随着一尸一尸的熄灭,我鼻子里的血也随之慢慢减少,最后完全止血。我索性不走了,看着王二驴忙活。王二驴把最后一团干尸的火苗吹灭,室内陷入到黑暗中。

    黑暗里,他打起手电照着,疾步走过来:“老冯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吹灭那些火苗干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这些明火留在这里太危险,一旦没人照看,再把老庙给点着呢,这里全是木头结构,一烧就一大片。”

    “没看出来你还是好心。”我说着,突然冒出个想法:“先等等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疑惑地看我。

    我恢复了几分精气神,走回干尸中间,闭着眼去听,什么声音都没有。原本的铜磬声,还有其他的怪声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王二驴看我迷茫的表情,醒悟过来:“声音没了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就在这时,一具干尸在黑暗中忽然闪动一团火苗,火越来越大,在它的两只手掌之间开始燃烧。

    随着第一具尸体,紧接着第二具,第三具……直至这里的每一具尸体全都自燃起来!

    我和王二驴面面相觑,尽皆骇然,我们谁也没去碰这些尸体,它们居然能够自己烧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火苗起来,我又听到了铜磬声,由远及近,像是洪水猛兽从虚无的深处,渗透而来。本来已经好了的鼻子,忽然又开始流血。

    我不敢再在这里待着,吓得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连滚带爬出了甬道,从暗门爬到外面。看看表,竟然晚上七点多钟,不知不觉,在这里过了好几个小时,外面大雨早已停了,黑蓝色的夜空如同水洗过一般。

    我们两人互相看看,像是做了一场春秋大梦。

    “最后那是怎么回事?”王二驴问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看来我们推测是对的,随着火苗熄灭,干尸群组成的扩音器就失效了。这些干尸居然还可以自燃,熄灭了,自己就能烧起来,让这个声音永远都不会消失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我看这些尸体已经烧得灯尽油枯,或许火很快就会熄灭,再也不会燃起来,到时候咱们恐怕想听都听不着喽。”

    我想起在声源处出现的解罗的声音,浑身发抖,这种诡异的东西不接触就不接触吧。

    王二驴用手电照着墙上的壁画:“老冯,这就是写着我名字的生死簿,你看看上面的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说着,一下愣了,手电光斑落在上面,人傻了一样。

    我凑过去看,上面果然有他的名字,“王石生卒于……”后面的年份,正是明年。他碰碰我,牙齿咯咯作响:“老冯,你的名字也在上面。”

    我看到了自己的名字,“冯子旺卒于……”后面的年份被孙悟空的毛手压住了,和我第一次看的时候,位置一模一样。我还可以肯定,第一次看到生死簿的时候,上面没有“王石生”的名字,这个名字绝对是现在才出现的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呢?

    王二驴惊讶地说:“老冯,你的名字怎么也在上面?我第一次来的时候,并没有看到你的名字啊。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心中有了几分计较:“会不会因为咱们两个现在正察看这份生死簿,所以才出现咱们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换两个人来,上面就会换成那两个人的名字?”王二驴说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”王二驴指着生死簿上其他人的名字:“这些人现在也没和咱们在一起,上面怎么也出现了他们的名字?”

    我支支吾吾摇摇头,整件事诡异莫名,谁知道是怎么回事。而且我想到一个问题,这满墙的壁画,孙悟空入阴曹地府改生死簿,和听到的声音有什么关系?假定说我们推理都是正确的,蛇岛仅仅是收听声音的中转站,这些古庙和满墙壁画不过就是遮掩的幌子,那建造者为什么不用别的壁画,偏偏选用了孙悟空下地府呢?

    我看着墙上的壁画发愣,王二驴忽然一拍大腿,“我有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王二驴从兜里翻出手机,对着生死簿拍了一张照片,因为光线不好,十分模糊。他放弃继续拍照的念头,用手机里的记事本功能,一边看着生死簿一边往手机里记录东西。我在旁边凑过去看,他记得是生死簿上出现的其他人名字,还有后面的死期。

    王二驴说:“要验证这生死簿很简单,只要咱们按图索骥,能找到上面那些人,再核对他们的生卒年,事情不就水落石出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啊,你还真有点脑瓜。”我夸赞。他这么一做,我也开拓了思路,心想要找到这里的秘密,其实最简单也是最安全的办法,就是找到当初建庙画画的人。

    我走到庙口,用手机照亮,抄下了墙上的落款,“八五年春道友张元天马丹龙鲍景春绘”。从字面来看,有三个人至少知道这里的秘密,分别是张元天、马丹龙和鲍景春。这三个人自称道友,估计都是出家的老道,先记下名字吧,日后若有缘见到他们再说。

    王二驴抄完了生死簿的名字,和我一起出了庙。我们这一趟来,也算有些收获,涨了一些见识,可更多的是疑问,整个事迷迷沉沉,如同罩着一层云雾,仅凭我们两个的能耐,还不足以揭穿事实,只能等日后再说。

    我和王二驴从山上出来,天气很凉,月冷星稀,我们找到最近的旅店住下。我问他,明天怎么出岛?王二驴摆摆手:“再说再说,今天不为明天忧,这是我做人的原则。”

    我们开了一个房间住下,我晚上洗了个澡,身上造的这个埋汰。这时候才感觉到腰酸腿疼,昏昏沉沉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我们两个哈欠连天,这一宿睡了跟没睡差不多,累的够呛。我们和店老板打听出岛的事,老板告诉我们一天只有一班客轮,早上十点发船,过了这个点,就得再等一天。

    一看时间快来不及了,我们饭都没顾得上吃,打了个车到码头。这里果然有一艘破客轮要走,上面零零散散也没几个人,我看看码头,不见表哥的渔船,估计已经回去了。

    我和王二驴买票登船,晃晃悠悠离开了岛子。

    王二驴想去找水哥要钱,他们哥俩只负责把我们送过去,没能送回来,所以要退一半的钱。让我劝住了,我说算了吧,咱们两个外乡客,遇到他们这一对臭无赖表兄弟,就算认栽了。

    我觉得这一趟去的不亏,其他先不说,最起码落着身上这一身老棉袄。这种老棉袄,相当御寒,如今拿钱买都不买不着。

    我和王二驴几乎坐了一天的小客,终于在傍晚的时候回到了村子。下了车,腰酸背疼腿抽筋。这一趟活儿干得这叫一个窝囊,啥钱没捞着,光在这白忙活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和爷爷打过招呼,我就不出门了,好几天都宅在家里。

    目前暂时开不了堂,引领师傅都没找到,什么也做不了。黄小天和程海也不主动聊什么,两位老仙儿成天闭修,我无聊至极,没事就睡觉玩手机。

    这天正睡到三竿,接到王二驴电话。

    我们刚回村的时候,他和我说过,他爷爷王神仙要给他开窍通灵,这几天过去了,估计是开完了。电话里我问他怎么样,王二驴特别兴奋,跟我说已经成功开窍,下一步就是正式出堂立马。

    “日子定了,”王二驴喜气洋洋的说:“下礼拜三,我爷爷看万年历查的,也和堂口的老仙儿商量过,到时候我就能继承家里的堂口,真正做个香童报马,就能出去挣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。”我心里还有点酸溜溜的,本来我应该抢在他前面出堂,可我没有引领师傅,到现在还是半吊子。我问他,引领师找到没有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王二驴说:“我爷爷道上的至交很多,找了一位李姑姑,她是资深香童,在咱们辽宁也算一号人物。”

    我在心里感叹,认识人多就是好,这时候就看出家族香火的优越性了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