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九十四章 茅山正宗

    这南方人身高不过一米七,相貌是典型的广州人,说话细声细气,不像是江湖人,倒像是小老板。不过行走江湖以貌取人绝对是大忌,尤其是出堂口的香童,往往貌不惊人或是打扮稀奇古怪,如果真的因为相貌而错看了高人,那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南方人走到前面,笑眯眯说:“做个自我介绍,我是广东人啦,道上的朋友都管我叫颜玉庆。”

    底下坐着的那穿着军大衣的汉子说:“这里是东北这嘎达出堂口,跟你们南方人不发生关系。”

    李铃铛倒是挺有范儿的,摆摆手,示意那汉子不要说话,她笑着说:“颜先生,你有什么事,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说出来,今天是老仙儿的堂口,可以帮你看事。只是报马不出山海关,如果你的事是在东北,那我们肯定帮你解决利利索索的,如果出了山海关到南边,恐怕就爱莫能助了。”

    颜玉庆笑着说:“诸位高人,我今天不是来看事的啦,我是茅山派的传人。我师父是马来西亚的青枫道长,他也是世界华人道家协会的副理事长啦。我遵从师命到大陆来广交道友,开宗立派,早就听说东北的出马仙很厉害,便想在东北盘恒数日,前些天听闻朋友说,今天有堂口出马,特来拜会。”

    院子里都是东北人,大家面面相觑。李铃铛清清嗓子:“既然是道友拜山头,那自当欢迎。”

    颜玉庆说:“来时我已随了两千元,薄礼一份不成敬意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今天是主角,他不能总躲在李铃铛的后面,赶紧出来道:“好说好说,道友客气。”

    颜玉庆说:“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,我今天来呢,没有其他意思,诸位也不要多心。来大陆前,谨记师尊教诲,大陆宗派很多,传承繁杂,一定要多会道友,虚心学习其他宗派之所长。日后我也是要顶门立户的,发扬茅山一宗。今天诸位高手在场,机会难得,所以我想会会东北出马仙,露那么一两手。”

    下面有人冷笑:“踢馆就说踢馆,还会会,你们南方人就会玩这些假招子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也是个驴脾气,脸当时就下来了,他现在身份不同一般,不能当场发飙,只能冷言冷语说:“我只听说茅山是我们中国的,所谓茅山正宗,怎么马来西亚又跑出茅山派了。”

    颜玉庆笑眯眯,也不动怒:“当着诸位高人的面,我说一下师门传承。在中国,茅山派叫做三清宗派,茅山派第一代祖师叫做魏华存夫人,传到第九代名为陶弘景,这个陶弘景创立了茅山宗,所以大陆以讹传讹便叫做个茅山正宗。其实此正宗的意思并非彼正宗。大陆的茅山派以科仪为主,念经养生之类,符箓存世很少,糊弄糊弄有钱人也就罢了。而我们马来西亚的为茅山以法科为主,秘修高深法术啦。孰高孰低,谁是正宗,高下立判!”

    院子里都是东北人,层次都不一样,很多人第一次听说茅山派这种历史,都有点恍然。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王二驴直言道:“我感觉你们就是邪术!”

    李铃铛咳嗽一声,提醒他不要信口雌黄。

    颜玉庆收起笑容,正色道:“术不分正邪,邪或正,在于本身修这个术的人。他心邪,术即邪,他正,法即正!拿着术去害人,他就是邪了,拿去救人,这就是正法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我老王家出堂口的日子,你来砸场子,还说不是邪术?!”王二驴怒气冲冲。

    下面坐着的这些前辈,暗自摇头,对王二驴的失望之色溢于言表。人家颜玉庆的气度和他就不在一个位面上,颜玉庆说话井井有条,于情于理滴水不漏,而王二驴毫无城府,一点就怒,说话还夹枪带棒的,充满了人身攻击。

    李铃铛有些尴尬,她是今天的引领师,也是主持司仪,既然接了这个差事,有什么事她得兜底。

    李铃铛说:“颜先生,既然你是来讨教的,就不要玩嘴了,你想怎么讨教?”

    “来的时候有人告诉我,说你们家的堂子是清风堂……”他话还没说完,王二驴直接打断他:“颜先生,在我们东北堂口里,清风是男鬼仙,而烟魂才是女鬼仙,我们家是烟魂。你这些信息不知是谁告诉你的,一知半解就敢上这里卖弄,我只能呵呵了。”

    颜玉庆双手合十:“实在不好意思。其实什么清风,烟魂的,说穿啦都是养鬼仔而已,东南亚早已盛行,你们东北不过是同理不同宗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得罪了一大批人,下面坐着好几个高人,脸色都不善。有人拍桌子,满口苞米茬子味:“我们东北老仙儿,你居然说是养鬼仔?!”

    颜玉庆道:“大家不要动怒,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啦。我们这一宗茅山法科,其实也讲究‘请神’,说白了也是请精灵和鬼仔。所以我一听今天有这样的堂口,就想过来拜访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那些没用的,你画出条道吧,想怎么的。”王二驴不耐烦,和颜玉庆细声细气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颜玉庆道:“咱们就比一下,谁家的‘神’更厉害。我请我的神儿,你请你的老仙儿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怎么弄呢?”李铃铛问。

    颜玉庆道:“咱们斗法就不要伤及无辜啦。”说着,他从怀里掏出一口木质的小棺材。这棺材是深黑色的,也就巴掌大小,上面沾满了泥土气,像埋在土里很多年才挖出来。

    他把小棺材放在桌子上,小心翼翼打开棺材盖,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过去。我站在旁边,近水楼台先得月,一眼瞅过去,顿时后脖子窜风。

    棺材里躺着一个木头雕成的小人,身上裹着黄色的衣服,小人的脑袋估计也就大拇指大小,可做的栩栩如生,眉目动情。

    颜玉庆把小人从棺材里取出来,平放在桌子上。他看看大家震惊的眼色,颇有些得意:“这是我们茅山派的五鬼之一,名曰十泰。我就借用这个阴灵的法身,进行斗法。我会在十泰的体内下一魇术,而你需要把魇术解掉。不知可行否?”

    王二驴想都没想张口就来:“怕你啊,来。”

    李铃铛叹口气摇摇头,拉着王二驴低声说着什么,王二驴的声音一声低一声高:“……都打到门上了……硬着也要上……”

    两边都有点剑拔弩张的意思。我一股冲动冒出来,走上前说:“大家都饿了,先吃饭,上菜!”

    王二驴惊愕地看着我,王神仙则看我笑眯眯的。那些村民早就饿坏了,我一声令下,煎炒烹炸这就开始,院里飘香,时间不长,后厨的饭菜走马灯一样挨个上桌。

    颜玉庆不好在这个时候发难,只好笑眯眯把东西收拾好,走回原位。

    王神仙脸色阴沉,低声嘱咐我们,去看看他坐的哪一桌,还有谁。

    王二驴亲自端着一盘红烧肉过去,此时雪已经停了,天气还有几分阴沉,看不见阳光。王二驴把红烧肉放下,然后回来说:“看清了,这南方人正和镇上的王大双嘀嘀咕咕。”

    “王大双?!”王神仙哼哼了两声:“我跟王大双往日无仇近日无怨的,他怎么会连同外人搞我?”

    我朝着后面看了看,这个叫王大双的大概四十来岁,长得像是个老农民,此时正和颜玉庆有说有笑,眼神诡秘,完全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什么来头?”我问。

    王神仙道:“他不是道法中人,以前是给镇长开车的,后来退下来,自家干了个买卖,也是个人物。我们只是点头交,颜玉庆应该是他带来的,他为什么要撺掇颜玉庆干这事?”

    王二驴忍着气说:“爷爷,这些人瞅你现在不行了,牛鬼蛇神都冒出来跟咱们家作对。等我出堂的,我挨个收拾他们,好好立威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王神仙不高兴:“出堂不是当超人,就你这个心性混社会怎么得了?!我真怕你日后自己走单帮,没三天就会横死街头!”

    王二驴说:“你是我亲爷爷吗,今天是我出堂的大喜日子,你说这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让你学会做人,”王神仙住着拐棍,一股气势油然而生,那模样跟佘太君差不多:“出堂以后要和各行各业五行八作的人打交道,什么人都要认识,这叫跑码头,也叫混社会!不说如履薄冰吧也要战战兢兢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都打上门了,反正我不想当缩头乌龟。”王二驴哼哼唧唧地说。

    王神仙真是怒了:“等打发走了这群闹事的小鬼儿,你给我到山上去,闭关禁足一个月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