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九十五章 东北小雪

    吃过饭,有些客人瞅着气氛不对,都撤了,只留下一些和老王家关系比较好的,大家到堂屋议事。众人围坐在堂屋里,王神仙面色凝重,微闭着眼坐在主位上,手里拄着拐棍。

    李铃铛坐在他的旁边,清清嗓子对颜玉庆说:“具体怎么个斗法你说清楚,这里没有外人。”

    颜玉庆嘻嘻笑,他拿出棺材里的小木头人:“我会把此物埋在你们村外二里地的地方,王石生如果能在一个小时内,把此物取回,就算是他赢了。”

    我在旁边看着,心里画魂,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,单单把木头人取回来就赢了?那谁都能干。

    屋里人面面相觑,大家都是东北老客,摸不准南方法术的脉络,都不敢轻易说话。

    颜玉庆道:“你们认怂也可以,没什么损失,这一仗就算你们输了。我明天就会启程去吉林,会会他们那里的老仙儿报马,辽宁的堂口无非如此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王二驴,他刚一出堂就遇到这么个大问题。王二驴这时候到没了驴性,而是认真的思考,他问:“是我自己一个人去取这个小人吗?”

    颜玉庆哈哈笑:“按理应该是这样,可就算你们组队去,我也不能知道。我只负责把此物埋好,然后在一个小时之内,你要拿着它回来,我是见物走人。”

    “别价,”王二驴道:“咱们得有个说法吧。我要是在一个小时内回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颜玉庆颇有兴趣:“你想怎么着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你说,”王二驴不耐烦:“我输了我们家堂口自然就栽了,那你输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颜玉庆想了想说:“这样吧,如果你真能赢了我,我负责让你们家的堂口开到县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王二驴眼睛瞪大了。

    颜玉庆说:“我负责在县里帮你们找房子,让你把堂口在县城立起来,不必守着这个小山村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一拍大腿: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颜玉庆笑得很诡:“答应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一言既出,”王二驴说。颜玉庆接着道:“驷马难追。”

    我有心想阻拦,想想还是算了,这件事不可能这么简单,颜玉庆也不是冤大头,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又找房子又给钱的,这里肯定有玄机。

    颜玉庆告辞先走了,说是午夜再来,其他人陆陆续续也都走了。最后只剩下李铃铛和小雪师徒。李铃铛对王神仙说,如果需要帮忙义不容辞。

    王神仙看向王二驴:“你怎么想的,一口应承下来,这里没有外人,说说你的心里话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清清嗓子说:“爷爷,李姑姑,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事,颜玉庆是个南方人,和咱们家无冤无仇,平白无故找事,这后面肯定有故事。我如果认怂了,怕是中了他们的连环计,咱们家的堂口或许不保。所以只能华山一条路,硬着头皮也得上,可能搏得几分生机。”

    王神仙点点头:“你小子可以,看着毛毛躁躁,心也挺细,你能想到这一层也真是不容易了。铃铛,”王神仙叫着李铃铛,她赶紧道:“老爷子有事你吩咐。”

    王神仙咳嗽两声说:“今晚你和你徒弟就不要走了,给我们压压阵脚,也不用你们出手,只是防止那个南方人使坏。我相信我孙子,更相信我们老王家堂口的老仙儿!”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爷爷,话是这么说,我也得找个帮手,老冯。”

    我正在旁边听着,他忽然点了我的将,众人看过来。我从开始都是小透明的存在,第一次博得众人的目光。尤其叫小雪的那个风尘女子,上一眼下一眼打量我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,你陪我走一趟呗。”王二驴说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这件事虽然凶险,毕竟是老王家堂口安身立命最重要的一次斗法,硬着头皮我也得上。我点点头:“好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个屋里除了王二驴,谁也不知道我已经窜窍了,王神仙有些疑惑:“小金童有这个胆量自然是好,可毕竟是普通人……”

    我赶紧道:“王爷爷,没事,石生有事我自然和他一起扛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王神仙注视着我,好半天点点头:“孩子,别勉强啊,现在不是讲究哥们义气的时候,你要出点什么事,我没法和你爷爷交待。石生,你们两个出去,你要好好保护小金童,他要出了事,我跟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王二驴大大咧咧说。

    “小金童?”李铃铛呵呵笑:“这名字好大啊,有什么典故吗?”

    王神仙跟李铃铛师徒讲起我的故事,我爹当初怎么得罪黄大仙儿,我又被黄皮子阴毒附体之类的。李铃铛和小雪听得津津有味,我脸上发烧,听不下去了,便提出告辞,晚上再过来。

    我回到家,把发生的事和爷爷说了。爷爷面色凝重:“今晚你决定去帮石生?”我点点头:“爷爷,你不会反对吧。”

    爷爷叹口气:“我老了,以后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,现在结交朋友是对的,雪中送炭总好过锦上添花。你们要是能安全度过这道关卡,我能预感到你们未来不可限量。这样吧,你把毛球带上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:“带它干嘛?”

    爷爷说:“毛球是灵貂,关键时候或许能帮得上忙,带着总没错。它可比你机灵多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想也是,来到窝前,毛球正抱着人参须子睡觉。这小东西现在明显大了一圈,毛茸茸的,壮实了不少。我拍拍它的小脑袋,毛球醒了,唧唧叫着,爬上我的手指,不停用小舌头舔着我的手指背。

    我轻轻说:“毛球啊毛球,今晚需要你出马了。”毛球能听得懂人话,看着我,唧唧点点头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我有些伤感:“如果遇到什么危险的事,你就先溜。”

    毛球顺着我的手背,爬到袖子上,拽着袖子来回荡,非常调皮。我把它安抚好,回到自己屋里,在心念中召唤黄小天和程海。

    两位老仙儿出来了,但没给我太大的助力,他们很直白地告诉我,因为我没有出堂,所以他们的神通无法借助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怎么看颜玉庆这个人?”我问。

    程海无奈地说:“今天这个场面你也看到了,高人齐聚,我和黄教主收敛着灵气,怕被他们发现。没有灵气和神通,我们和普通人一样,我们能分析出的事你们也能分析出来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懒洋洋的说:“不管怎么说,这个颜玉庆是有道行的,今天晚上多加小心吧。”他忽然道:“那个叫小雪的丫头,你多关注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李铃铛的徒弟?”我说。

    黄小天“嗯”了一声:“就是她。这丫头有点门道,她也是出马仙,我竟然看不出她的路数!而且听口音,她的口音很杂,不但有东北话,还有一些中原话,她应该不在东北混事,为什么她的神通就能出山海关,这也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日后出堂,到山海关外看事,就借不上你们力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也能。”黄小天说:“不过不能像东北那么方便,可以调用各路兵马,那些护堂和分管使者都无法出关。”

    我听得懵懵懂懂,这些事都是后话,以后慢慢说,还是先把今天晚上的这一关熬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夜里十一点多钟,我带着毛球到了王神仙家里,屋里没有外人在,只有王神仙爷孙两个和李铃铛师徒。四个人正襟危坐,正在商量事,看我来了王神仙特别高兴,让王二驴给我倒茶。

    正聊着,忽然小雪侧头看过来,直直看着我。我心里咯噔一下,这个女人风尘气太重,让我想起了村里的乔老鸨。因为二丫姐的缘故,我对这种混社会的女人,打心眼里反感。

    小雪笑:“你叫小金童?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。”我赶紧客气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有灵气之物。”小雪笑眯眯说。

    我正狐疑着,衣服内兜里动了几下,正是毛球。我赶紧伸手进去,把它的小脑袋使劲往下压了压。我对王神仙和王二驴那是一百二十个信任,可李铃铛和小雪都是萍水相逢,谁知道她们是哪庙的和尚。尤其小雪,我特别反感,我不想让她们知道毛球的存在。

    小雪忽然嘴嘬起来,五官凝在一起,做出个鬼脸,同时嘴里发出“啾啾”的声音。一听到这个声音,兜里的毛球居然把我的手指拱开,从兜里钻出,冒出头来。

    李铃铛眼睛一亮:“这是灵貂。”

    毛球从我的怀里爬出,如一道黄光闪动,到了小雪的掌心,小雪“啾啾”叫着,毛球两只后脚踩着她的手掌,两条前爪抬起来,像人一样作揖,发着“唧唧”的声音,像是在和小雪对话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