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九十六章 陈姑姑

    小雪对毛球的爱恋溢于言表,我是既高兴又担心,黑大壮曾经嘱咐过我,不要轻易把毛球露出来,防止其他人生歪心,看小雪这样的表现,我还真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没想到小雪笑眯眯把毛球还给了我,说:“这小东西还无法隐藏灵气,会被外人所察,要不要把它交给我,我调理它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我赶忙一口回绝:“这个……不着急,等它大大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小雪也不多说什么,随手给了我一张名片:“这小家伙日后如果遇到问题,可以来找我,我是有名的兽医。”

    我赶忙接过来,小心翼翼放进兜里,表面恭敬,其实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我们正聊着,小雪忽然道:“小金童,把灵貂收起来,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把毛球塞进内兜里,刚放好,从院子里进来两个人,正是颜玉庆和王大双。王神仙看他们来了,沉声说:“石生,上茶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眼睛冒火,还是听自己爷爷的,给两人上了茶,请到上位。

    王神仙盯着王大双:“大双兄弟,咱俩没怨没仇吧。”

    王大双笑,眼神不地道:“王神仙,你看你说的,咱俩能有什么冤仇。只是,”他拉了个长音,端着茶水说:“自己以前做的事……不是不报,是时候未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老王家哪得罪你了?”王二驴火了。

    颜玉庆露出真诚的笑意:“我说老几位,不要吵不要吵,有什么话日后四四六六说清楚,今天晚上就说我的事情。东西呢,我已经埋好了,午夜零点你们就可以去挖,以一个小时为准,挖回来了就算我输。”

    我们看看表,离午夜十二点还有十分钟,王二驴道:“你埋在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颜玉庆笑眯眯地说:“你们村口出去向东二里地。具体在什么地方嘛,需要看你们家堂口的本事喽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想现在就去,被王神仙喝住:“说十二点就十二点,咱们不占这几分钟的便宜。”

    众人无话,闷闷喝了一会儿茶,到了十二点,王二驴腾地站起来,招呼我:“老冯,咱们走!”

    颜玉庆看我们:“你们是两个人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不让?”王二驴挑衅一样看他。

    颜玉庆笑:“请便,再多几个也无妨。”他拿着茶水,吹着热气,慢慢喝起来。

    我和王二驴从屋里出来。一路无话出了院子,径直向东走去。村路向东是荒地,再远就是大山。走了二里地,到了一处兔子都不拉屎的地界,风很大,四面无人,树木已经凋敝,只留下枯树枝子,一副肃杀的场景。

    我和王二驴手搭凉棚四下里看着,什么都没有,光秃秃的一大片地。“在哪呢?”他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我冻得直哆嗦:“人家都说了,看你们老王家堂口的实力,你就请大仙儿上身吧,赶紧办完回去,冻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这里无人,王二驴和我说了真话:“老冯啊,这还是我第一次用老仙儿上身看事,心里没底啊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的吧,别墨迹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王二驴深吸口气,打开随身挎包,掏出他们家老仙儿的神像,放在地上。他摆上小香炉,和一些小点心的供品,然后点燃了三根香。

    他站在神像前,默默念叨了片刻,把三根香插在香炉里,直愣愣瞅着神像发呆。

    我蹲在旁边,不敢出声干扰他,静静看着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他全身抖动起来,越抖越厉害,表情变得狰狞起来。

    我有点胆寒,在心念中默默叫了几声黄小天和程海的名字,他们并没有应答。这时“唧唧”一声叫,毛球从兜里爬出来,露出个小脑袋,好奇地看着。

    我没管它,因为我也被眼前这一幕震住了。王二驴正在请自家的老仙儿上身。他家老仙儿是个烟魂,细说起来算是鬼堂的分支,这大半夜的,能感觉到明显的阴森之气。

    王二驴忽然转过头,眼睛眯缝着说:“猴崽子,还不过来!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和腔调全变了,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。我想起在吉林遇到的梅姑,她是请常家的老仙儿上身,情形和现在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现在的王二驴已经不是王二驴了,不能再像平常和他随意打闹。我赶紧过去,尝试着问:“老仙儿?”

    “猴崽子,”王二驴说:“我就是他们老王家的老仙儿,你管我叫姑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答应一声:“姑姑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比他们老王家那孙子强多了,可惜啊,”他说着:“别让你身上那两个仙儿藏着掖着了,现在出来,大家也好见个面认识认识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我招呼黄小天和程海,黄小天的声音在冥冥之中响起:“晚辈黄小天见过前辈。”程海也道:“晚辈程海见过前辈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口气缓和:“小清风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弟子叫程海,”程海说:“前世是胡三太爷身边的小童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都不是外人,”王二驴说:“我和胡三太爷有过几面之缘,老头不错,就是最近两年跟不上形势,有点糊涂,不大管家里的事。不说他了,我本家姓陈,我是清朝死的,到现在也有一百五十来年,说长不短,早先因为机缘跟着幽冥教主座下修行,现在入世跟了他们老王家。我年长你们几岁,舔着脸称大,你们就随着小金童,管我叫陈姑姑吧。”

    程海和这位陈姑姑同属于清风烟魂,他们两个之间更加亲密一些,程海十分恭敬:“陈姑姑,今天这事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王二驴说:“这事就是冲他们老王家来的。老王家这孙子,毛毛愣愣的,但是有一条姑奶奶我挺欣赏,就是硬气!倒驴不倒架,人家打到门前,管它是什么来数,就是干!”

    黄小天和程海异口同声:“今日之事,就请陈姑姑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附身在王二驴身上的这个老仙儿,有些得意,对我说:“小金童,让你的宠物上场吧,有它在就不用我出手,用它来寻物定位。”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从内兜里把毛球捧出来,放在手心,暗暗对它说:“毛球啊毛球,该你出手的时候到了,这里没有外人,你露一手给大家看看,找找那个南方人埋的小人在哪。”

    毛球黑色的小眼睛滴溜溜转了转,顺着我的衣袖往下爬,爬到裤腿上,又窜到地上。我还是第一次放它出来做任务,心里实在没底。

    毛球在地上用鼻子闻闻,随即黄光一闪,以极快的速度窜出去。我赶紧跟上,王二驴不紧不慢在后面走着。

    毛球不时停下来闻闻,然后又窜出去。这样大概十来分钟,它停在一棵枯树下,站在那里,用前爪指着地面,像人一样唧唧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王二驴扔给我一把铁锨:“小金童,挖吧。东西应该就在下面。”

    我苦着脸,活该我做苦力。王二驴脸色一沉:“怎么,你还让我这个长辈动手?”

    我赶紧道:“姑姑,没这个意思。”没办法,我把铁锨插在地上,开始一掘一掘挖起来。挖着挖着,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要是颜玉庆把那个木头小人埋在好几米的地下,我就算挖出来,也过了时限。想想又不至于,这是南北两宗斗法,不至于像小孩打赌一样耍赖。

    挖了还不到半米,铁锨头碰到一样硬硬的东西,“当啷”一声。有门。我看看表,此时也就过去了二十分钟,把东西挖出来带回去,肯定误不了事。

    我蹲在地上扒拉着土,果然露出一个黄色的小木人,正是颜玉庆带来的。它横陈在地上,在土里半隐半藏出来。

    我正要去碰,忽然王二驴沉声道:“小金童,让开!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他,王二驴的脸色变了,变成铁青色,眉梢高吊,眉眼狭长,真像个刻薄的中年妇女。他现在不是他,而是附身的烟魂陈姑姑,我不敢反对,赶紧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小金童,还有你身上两个仙儿,给我护法。我要取这东西。”

    程海的声音传来:“陈姑姑请便,程海自当守护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跪在地上,双手合十,对着天空的阴森圆月念叨了几句,表情十分虔诚,然后缓缓伸手进了坑里,双手触碰到了小木人。

    手刚一碰到,忽然起了风。风来得邪门,早不来晚不来,突然吹过来,寒意十足,吹得我两条腿都打哆嗦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听到了一阵小孩的哭声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