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九十七章 十泰

    “你们听到了吗?”我说:“有小孩的哭声。”

    “小金童,”程海说:“这是阴灵的声音。木头小人的魇术果然霸道……”他话还没说完,我眼前一花,看到有个小孩的身影站在对面。

    这个小孩全身雪白,没有穿衣服,盯着王二驴。王二驴此时跪在地上,正挖着土里的木头小人。

    小孩举起两只手,像是要扑鸟一样,对准了王二驴,慢慢裂开嘴,露出血糊糊的一张大嘴。在这个关键时刻,毛球举着爪子,“唧唧”叫了两声。这小孩对毛球特别害怕,往后倒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小孩不离开,就这么死盯着王二驴看,眼神中充满了邪劲,看得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王二驴在土里刨着木头小人,直到把整个小人都捧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拿出来,本来月明星稀的天空忽然变了,变得灰蒙阴沉,手电的光亮一下黯淡了很多。我抬头看向天空,天空低垂,星星月亮早已看不见,起了冷风。

    “这是很邪门的魇术,”王二驴双手捧着木头小人,说:“东南亚的法门果然玄机莫测。”

    “陈姑姑,你认识这种法术?”程海恭敬地问。

    王二驴点点头,眼色有些迷茫:“说起来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。”他收住这个话头,看向我:“小金童,你为我护法,这个木头小人用的是茅山五鬼之法,里面困魇了很多婴灵。我现在拿着它往回走,那些婴灵就会攻击我,你是金童,身有灵性不散,要守住这份灵性。”

    他让我去收拾地上的东西,把老仙儿的神像还有香炉等供奉之物都收好。

    王二驴面朝村子的方向,手捧木头小人,缓缓向前走,第一步迈出去就风云变色,天空低沉起来,似乎触手可及。我紧紧跟在他的身后,不敢离开一步。

    走了没多远,我眼前一花,看到有几个小孩模糊的身影跑过来。程海在心念中提醒我保持镇定,不要过分干扰情绪,保持一丝清明的灵性。

    毛球窜上我的衣服,趴在肩膀上,冲着黑森森的道路,不停地呲牙,唧唧叫着。

    王二驴走在前面,步伐沉重,走一步顿一下,像是唱大戏一样,似乎每一步都要踏实了再走下一步。

    路旁出现了几个、十几个最后竟有上百个小孩,他们跑来跑去,围着我们转圈。我们像是进了幼儿园一样。这些小孩只能看到身影,而五官面容看不清,最怪的是,没发出任何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我汗如雨下,那些小孩在我和王二驴之间跑来跑去,它们明显想靠近我们,不知为什么却不敢沾身。有些孩子离我特别近,肩膀上的毛球凶狠地“唧唧”了几声,那些孩子就害怕似的躲远了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得惊心动魄,简直是挪着小碎步,那些孩子围在我们身边真是不离不弃,跑来跑去,能看出它们特别急,似乎在想办法阻止我们。

    我看着王二驴暗生佩服,烟魂陈姑姑让我当她的护法,其实她并不用我保护,那些小鬼自然不敢沾身,我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。

    我看看表,走了二十多分钟,已经看到了村头,眼瞅着就能进村。我们绝对能够在一个小时的时限里回到王家。我暗暗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前面的王二驴忽然脚步停下来,我也跟着停下。周围那群小鬼也不跑了,紧紧围着我们。我牙齿打架,低声问:“陈姑姑,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“看前面。”王二驴说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去看,隐约看到村口的磨盘上站着一个小孩。这小孩十岁左右,没穿衣服,看不清相貌,大约能看出脸色极其苍白,骨瘦如柴,干巴巴的像是一具干尸。这小孩脸是白的,而身体则泛着黑青色,双手掐着腰,正居高临下瞅我们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?”王二驴问。

    我心惊胆寒:“这是什么人?”话音刚落,我眼前突然一片漆黑,什么也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没反应过来,好半天才明白怎么回事,坏了,又是鬼遮眼!

    我用手在眼前晃动了几下,什么都看不见,眼前是均匀厚实的黑色,我瞎了。

    我有过几次鬼遮眼的经历,心里倒是不慌,只是有些埋怨,怎么在这么紧急关头偏偏就让我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王二驴阴沉的声音对我说:“这就是茅山五鬼魇术里的一鬼,名叫十泰,最是阴邪,身上怨气很大。我只能用烟魂前辈的身份和它沟通,实在不行,只能开打。”

    我带着哭腔:“陈姑姑,我看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我感觉到一只冰冷的手,摸到了我的脉搏,王二驴倒吸口冷气:“鬼遮眼?怎么会这样?程小鬼,你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程海的声音诚惶诚恐:“姑姑。”

    “小金童遇到邪气重的阴灵之物就会暴盲,这事你知不知道?”王二驴问。

    程海道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样以后还怎么出堂看事?!”王二驴语气严重:“你是他的护法教主,就办这样的事吗?”

    程海声音都在颤动:“姑姑,小的知错了,小金童刚刚开窍,还没来得及想这些事,我回去和黄小天教主慢慢商量出办法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叹口气:“小金童帮不上什么忙了。小金童,你坐在这里,守住泥丸中的灵性,吸引住那些小鬼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他的脚步声远去,去的方向正是村口。程海让我不要多想,赶紧盘膝坐在地上。我按照他说的做了,感觉周身寒气逼人,好像有很多东西凑过来。

    我问程海怎么了,程海沉声道:“小金童,那些小鬼儿都围在你的身旁,它们一层一层围着你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趴在肩膀的毛球,像是惹怒了一般,“唧唧唧唧”叫个不停,我从来没看过它发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开始我还受得住,后来身上越来越冷,像是掉进了冰窖。很多的声音在耳边窃窃私语,听来真像小孩们在说话。有的在哭,有的在笑,还有的似乎在说,疼,叔叔我好疼。

    听着听着这些声音,我的意识就散了,精神力这一分散,全身的寒意更盛,骨头缝都滋滋冒寒气。

    程海急忙说:“小金童,不要分神,守护住头脑中的清醒!”

    我就这么守着头脑,什么也不想,浑浑噩噩中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越来越冷。感觉像是掉进了一个深深的冰窟窿,甚至无法呼吸。就在这时,毛球忽然“唧唧”的声音小了起来,像是特别害怕,能感觉到它在我的肩膀缩成了小球。

    它这是怎么了?突然之间我意识到一股巨大的危险袭来,逼到眼前。程海声音颤抖,我头一次听到他会如此惊慌:“小金童,恶鬼十泰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股寒气扑在脸上。

    我心慌意乱,难道陈姑姑没有挡住它?我下意识伸出手挡在面前,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到了我的手。我的手心一热,如同烙铁灼烧,疼得我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周围的寒气突然消散,好像小鬼都消失了。我猛然意识到,刚才手心灼烧的感觉,很像八仙洞里无意中得到的那一段辟邪经文。

    黄小天曾告诉我,这段经文对阴灵有着极为强大的克制作用,可惜的是这经文有时能出来,有时出不来,现在居然救了我一命!

    这时,一只冰冷的手拍在我的肩膀,王二驴的声音柔和:“好孩子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陈姑姑。”我激动地说,她平安无事地回来了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还有时间,不要误了正事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他拉着我,我跟在他的身后,跌跌撞撞向前,感觉进了村。烟魂陈姑姑果然厉害,我有点恨自己的这个毛病,无法亲眼看到她和恶鬼十泰的斗法,想必是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进到院子里,因为听见了狗叫声。我们回到堂屋,气温明显回升,我的脸在回血,一种无法言喻的疲惫袭击过来。

    我们刚踏进屋里,只听到闹钟“铃铃”作响,我听到了王大双的声音,他磕磕巴巴说:“你们……你们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颜玉庆在笑:“东北老仙儿,果然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输了。”王二驴说。

    颜玉庆道:“我说话算话,过几天我会托人把县城房子的钥匙给你们送来。”

    脚步声起,应该是他和王大双要走。王二驴叫住他:“这是你的五鬼小人,这样的邪物赶紧拿走。”

    颜玉庆笑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颜玉庆,有句话我要跟你讲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老仙儿请讲。”颜玉庆言语倒是客气。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五鬼之术终是旁门左道。你说的不错,术无正邪,只有用术的人才分正邪。可有一条你忽略了,术能侵人,久用屠刀,身上便必有屠煞之气。小心日后不要误入歧途,灵界转入了魔道。”

    颜玉庆哈哈笑:“你们东北人就是这样吗?刚有点小成就,就开始吹牛逼。我怎么修行自有我的路数,用不着你说三道四。再说你不就是鬼吗?烟魂,清风,呵呵,说白了就是鬼仔。再会!”

    脚步声起,他和王大双走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走,屋里的气氛顿时缓和下来,李铃铛笑哈哈说:“恭喜王老哥,你们家堂口老仙儿果然没丢咱们东北人的脸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声音平静:“小雪姑娘。”

    小雪答应一声:“老仙儿尽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道:“我看你包里有柚子叶,打一盆水给小金童洗洗眼,他身有隐疾,遇到至邪之物便会暴盲,用柚子叶洗洗眼就好。”

    小雪脆生生答应,去忙活了。

    这时王神仙道:“陈姑姑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王二驴好长时间才说:“茅山法科果然是邪宗,今天如果没有小金童,恐怕我会损了道行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