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九十八章 亮先生

    小雪帮我用柚子叶洗过眼,我又恢复了视觉,眼前蒙蒙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我没什么事了,王二驴道:“屋里现在都是自家人,有什么我也就说什么,老王……”

    王神仙赶紧答应一声:“姑姑,有什么你就说,咱娘俩都相处多少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孙子心性未定,现在出堂确实仓促了,他的灵窍开得就非常勉强。这样吧,我带他进山闭关,看事等出来再说。”王二驴道。

    王神仙点头:“可以可以,我早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一转头看我:“小金童这段时间你也别闲着,想办法把你这个暴盲的症状给治了,鬼遮眼太耽误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为难了,这怎么治。

    王二驴对小雪说:“小雪姑娘,小金童我就拜托你了,我知道你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小雪笑嘻嘻看我:“放心吧,我肯定把他治好。”

    王二驴忽然浑身颤动,抖得特别厉害,很长时间才停下来,再抬起头的时候,神态和表情全变了,眼神中就能看出来,他又变回了自己,老仙儿陈姑姑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王二驴挥动挥动胳膊,看着我们都在,赶紧道:“怎么样,怎么样,咱们赢了吗?”

    我这才明白,这小子上身之后,发生的事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王神仙非常不高兴,哼了一声:“石生,香童出马不管是出全窍还是出半窍,最起码自己是有意识的。而你什么都不知道,老仙儿在你身上都做了什么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王二驴迷惑摇摇头:“我像睡了一觉差不多,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王神仙用拐杖敲击着地面:“明天你就给我滚山上去闭关,没有老仙儿的点头,你一步也甭想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们爷俩说着堂口的事,小雪把我拉到一旁,上下打量我。我赶紧道:“小雪姐,我的事就劳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,”小雪说:“咱们都是东北报马,我也是香童出身,人不亲艺亲,艺不亲祖师爷还亲呢。不过呢,你的这个病我看不好,我给你推荐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她问王二驴要了空白的纸和笔,在上面写下一串地址,是在丹东周边一个叫民安县的地方。上面只有这么个模糊的地址,连电话都没有,我疑惑地说:“去了找哪位?”

    小雪道:“你到了之后,打听一个叫亮先生的人,我只知道他在那个县城,具体做什么,住在什么地方,一概不知。你找到他,告诉他,你是八家将小雪安排来的,他自然就会接待你。”

    我收了地址,心里惴惴不安,总觉得哪里不妥帖,心想还是去看看吧。

    我想起一件事,犹豫片刻还是提出来:“小雪姐,我日后也是要出堂的,到时候能不能劳烦尊师李铃铛前辈当我的引领师?”

    小雪看看她师父,此时李铃铛正和王神仙说着什么,说的哈哈大笑,这娘们也是个爽快人。小雪想了想说:“我师父其实已经退出江湖了,这次是碍着老王家的面子,没有办法才出山的。你再去找她,就要搭上很大的人情。这样吧,你如果不嫌弃,到时候引领师我来做,我帮你!”

    说实话我对这个女子不太感冒,看起来跟鸡似的。可这话没法说,既然她提出来了,我不能驳她的面子,咱们东北人最讲究面子,我只好装作兴高采烈地说,太好了。

    小雪给我留了她的电话。能感觉出她对我挺有好感的,挺爱护我的。

    太晚了,李铃铛和小雪就在老王家留宿,我回到自己家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王二驴找我辞行,他要去山上闭关,出关之后才能正式出堂。他兴奋地告诉我,刚刚颜玉庆已经托人把钥匙送来了,咱们在县城算是有了驻点。等他正式出堂的时候,要风风光光在县里大办一场。

    我们约好出堂见。把他送走了,我也该去找亮先生。和爷爷打过招呼,我就离开了家,眼瞅着要过年,我争取在年前把这些乱事办妥。和王二驴的约定好了,过完年我们就正式出堂看事。

    临走前我在犹豫带不带毛球,毛球唧唧叫着,像是通人性一样抓着我的袖子不松开。我一咬牙,带着它吧,它以后肯定要成为我的助力,就让它锻炼锻炼。

    我们村离丹东不算远,动车一个小时就到了。我打听去民安县的路,在路上又耽搁了一个来小时,才到了这处小县城。民安县靠近鸭绿江,甚至能看到对面的朝鲜,这是个很安静的小城,看不见车水马龙,来往通勤都靠三蹦子,估计坐着三蹦子半小时内就能把这座县城溜达一圈。

    我和三蹦子司机打听亮先生,根本就没人知道,如果是名字里带“亮”的,那就太多了。

    先住下来,慢慢打听吧。我找了家还算体面的旅馆住下,问店老板认不认识什么亮先生。

    旅店小老板还真提供了一条信息,街对面有个学校,是本县唯一的高中,叫民安高中,里面有个打更的看门老头,外号叫老亮。这老亮平时喜欢喝个小酒,不过从来没耽误过工作,学校的领导也就睁一眼闭一眼。老亮有时候打酒路过旅店,就和小老板聊天,天南地北他都知道,侃起大山来云山雾罩的,而且此人好面子,让大家都管他叫亮先生,可谁也没理这个茬,还老亮老亮叫着。

    无法确定老亮是不是就是亮先生,只能看到再说。我问老板,今天能找到他吗?小老板看看日历,说差不多,今晚他值班,肯定得喝酒,会到隔壁的酒铺子打酒。

    老板告诉我,隔壁的铺子卖一种朝鲜酒,是用朝鲜大米酿的,谁家都没有,就他们家有,而老亮就喜欢喝这个,有味。

    我让老板帮我留意,如果他到了就通知我。交待完了,我回到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的时候,房间电话响了,老板催促我赶紧下去,说老亮来了。

    我赶忙来到楼下,正看到老板在和一个老头聊天。这老头看貌相至少能有七十岁,长得瘦小干枯,穿着蓝色的工作服棉袄,干裂的手上提着酒壶,正和老板瞎侃的起劲。

    老板看我到了,便说:“老亮,要找你的小伙子到了。”

    老头看我:“我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亮先生吧?”我说。

    老头乐了:“行,小伙子嘴挺甜,主动喊我先生。有啥事说吧,不过话先说明白,我一个孤老头子,什么都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忽然他迷迷沉沉的眼睛里发出光亮。我久和道上的高人打交道,对这种目光很熟悉,这个老亮是不是亮先生说不好,但他肯定不是普通的打更老头。

    老头上下扫了我一眼,目光落在我的内兜区域。我心里一惊,毛球就藏在那里。这老头的目光还真是毒辣,一眼就找到了。

    老头表情瞬间一换,又是迷迷糊糊的,他哈哈笑:“小伙子,有点意思。”说着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我赶紧过去,低声说:“亮先生,有一个人让我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老头问。

    “八家将小雪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老头沉默了片刻,打了哈欠:“今晚十二点,你到学校操场后门,过期不候。”

    我长舒口气,他答应见我了,相当于默认他是亮先生。

    我放下了千斤重石,同时又有点惴惴不安,因为他刚才观察我的眼神,有点让人不舒服。

    为了保险起见,在约他见面之前,我把毛球留在旅店的房间里,告诉它乖乖的,不要乱跑。毛球有些不高兴,撅着小屁股背着我睡觉起来。我拍拍它,这小东西,闹情绪哩。

    临近午夜,我收拾利索,从旅馆出去,绕了好大一圈才找到学校的操场后门。这里很冷,冻得我直哆嗦。等了片刻,到了十二点,铁门“嘎吱”一声开了,老头探出头:“后生,进来。”

    我哆哆嗦嗦进了后门,迎面是塑胶跑道,这所高中看样是重点高中,相当有钱,教学楼干净漂亮又大气,塑胶跑道更是一尘不染。老头把我拉到墙根,用手电照我,不客气地说:“我就是亮先生,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叫冯子旺,是杏树屯的。”我赶紧说:“因为身上出了点问题,小雪把我介绍过来,说你老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亮先生苦笑:“这丫头就会给我添麻烦。”他从兜里掏出烟,自顾自点上一根:“到值班室说吧,如果有领导打电话过来,发现我不在,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晚上夜风很冷,我抱着肩膀跟着亮先生到了学的校值班室。屋里暖洋洋的,有个小电炉,里面炖着杂七杂八的东西,旁边是小酒盅。这老头,大晚上吃着喝着倒也安逸。

    亮先生问我到底什么事。我把自己遇到至邪之物就会鬼遮眼暴盲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亮先生抽着烟心里有数了,他看着我:“帮你不是不行,但我不能平白让你得这个便宜,你要怎么报答我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