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九十九章 钓鱼

    “你说吧,让我怎么报答?”我直截了当问他。

    亮先生磕磕烟灰,上上下下看我:“得嘞,小子你记住,你欠我一个人情。至于想要什么,到时候我想好了再问你要。现在陪我喝两盅。”

    这老头的值班室充斥着一股味,酒气烟味外加老年人特有的味道,屋里又暖暖哄哄的,简直像个毒气室。我硬着头皮和他喝酒,喝着喝着有些上头,迷迷糊糊好像和亮先生称兄道弟起来,后来被他扶进休息室呼呼大睡,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。

    正睡得香,有人踢我的屁股:“起来起来。”

    我揉揉眼,从床上坐起来,亮先生道:“我下班了,跟我回去。”我答应一声,摸索着下了床。摸到腰间觉得一空,坏了,怀表怎么没了。

    怀表里装着我两位老仙儿的信物,黄小天的毛和程海的照片,这块怀表我一直是随身携带。我顿时清醒过来,床上床下的找,还是没有发现。这时候我真是有点怕了,放哪去了,难道丢了?

    亮先生穿好了棉袄,在外面叫我:“姓冯的,你怎么这么墨迹。”

    我声音颤抖:“我的东西好像丢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我走出值班室,看到亮先生身旁的窗台上,正放着那块怀表。我先是一喜,而后大怒,马上明白怎么回事,这块怀表一定是亮先生偷着摘下来的。

    我赶紧过去拿,亮先生在旁边手疾眼快,把怀表抢先握在自己手心里:“这里面是你的老仙儿?”

    我恼了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东西先放我这吧,我替你保存。”亮先生把怀表揣进兜里。

    我一股火直冲顶梁门,要上去抢,这时值班室门开了,进来另一个老头,手里拿着收音机,跟亮先生寒暄。这老头是干白班的,来和亮先生换班。

    有外人在,我不好动怒,只能强忍着,眼里冒着火。

    两个老头天南地北唠着嗑,有说有笑的,聊了几句,亮先生摆手,示意走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我一眼:“你想留下来打更啊?”我忍着气,跟在他后面,也不说话。我们一前一后出了值班室。

    高中学习压力很大,这才不到七点,陆陆续续就有学生上学来了,在这样文化人的斯文地方,我忍着不动怒,等出去再说。

    亮先生也不管我,大摇大摆在前面走,我们一前一后出了校门。街上人来人往,小县城有了几分活力,亮先生在前面走,我在后面跟着。县城一共就是南北纵横两条主干道,我们顺着南路走下去,能有半个多小时,出了县城,到了一条村间小道。

    这里算是城乡结合部,我们走进一个村子。村口的超市支着早饭摊子,亮先生停下来,要了碗豆腐脑,坐在一边哧溜哧溜喝着。这里有一些村民,我强忍着怒气,低声说:“亮先生,你什么时候把东西还给我?”

    “别急,”他含糊不清地说:“年轻人稍安勿躁。我不会贪图你这点东西,一会儿跟我去办件事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我努力让自己平静。

    亮先生擦擦嘴:“钓鱼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劝说下,我勉强吃了点东西,他交了饭钱,带着我进了村。拐过弄堂,进到一户农家小院。亮先生说:“我就在这里住,一间是卧室,一间是库房。”他到一间房子前,用钥匙打开门,示意我进去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是长方形的,空间非常狭小,墙上挂满了各式长杆,我仔细去看,发现是鱼竿。桌子上摆满了钓鱼用的摇轮,还有各种细线。有许多盒子,敞着盖子,里面装满了铅坠、钩子这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亮先生把怀表挂在高处,指着说:“我会训练你克服鬼遮眼,你如果做到了,你的东西就拿走。如果没做到,这东西你也别想要了,老仙儿给你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他从墙上摘下两根鱼竿,递给我一根:“你拿着手钓竿,摇轮的我拿。走,钓鱼去。”

    他从角落里翻出一个腰包,挂在身上,里面都是钓鱼用的小物件,又背着一个马扎子和抄网,大摇大摆地出了库房。我回头看看挂着的怀表,现在拿了就拿了,可我还是放弃这个举动。现在把怀表拿走,相当于告诉亮先生,我不治了,我要走了。可我还不想就这么走,只能暂时忍痛割爱。

    我们一前一后出了院子,绕了一大圈到了村后,顺着土路走到底,出现一片乱石中的深潭。

    亮先生找了个位置,把马扎子放在平整的石头上,他站在高处一甩杆,鱼线带着铅坠飞出去,砸在潭水远处,没入水里,鱼漂慢慢浮在水面。

    他舒舒服服地坐在马扎上,取出烟抽。我在旁边学着他的样子,正要甩杆,亮先生赶忙道:“你这是手钓竿,甩个鸡毛杆啊,就在岸边钓。把线垂直下到水里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下了竿,蹲在他的旁边,看着水面的漂。等了片刻,那漂一动不动,我忍不住说:“亮先生,我来不是陪你玩的,我家里还有一堆事,你能不能教我点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亮先生道:“等你钓上鱼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远处那漂忽然一动。亮先生站起来,提着杆动了两下,然后猛地摇轮收线,一边收一边左右晃,我看得目不转睛。亮先生嘿嘿笑:“不错啊,出来没十分钟就有收获,看样还挺大的。看我怎么溜它。”

    时间不长,他把线收回来,猛地往上一提,水里蹦出一条黄色的鱼,也就巴掌大小。他把鱼从钩子上摘下,看了看,猛地把鱼朝着极远处一抛,又扔回塘子里。

    我赶忙叫了一声:“别扔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咱们想要的。”他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要啥?”我问。

    亮先生没说话,重新把饵料挂在钩子上,甩杆出去,然后坐在马扎上等着。

    我们没有人说话,就这么静静看着水面,盯着漂。亮先生的漂时不时还能动一下,我的漂就跟长在水面上一样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这处深潭环境还算不错,四面都有高山高崖,天虽然冷,可风进不来,潭水很少起涟漪,就跟深绿色的镜面差不多。

    亮先生又陆续钓上两条鱼,都是摘了钩然后扔回水里。我大概看明白了,他似乎在等着一种特别的鱼,或许这就是他带我来钓鱼的目的。

    等了一个小时,我是一条鱼都没钓着,只好收杆,重新挂饵,另找地方重新下杆。亮先生忽然道:“小子,你知道这里为什么很少有人钓鱼吗?”

    我说不知道。其实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想,这地方对于钓鱼爱好者来说,相当不错了。不算偏远,且山深人静,鱼也不少,为啥就没人呢。

    “以前这里不是水潭,是七八十年代的时候学大寨疏通江道,这才把鸭绿江支流的水引进来,下面是活水,通着外面。这片水潭成形前,这里的名声不大好。”他忽然站起来,眼睛盯着远处的漂。

    他拿起鱼竿,开始摇轮,一边摇一边溜,左右的晃。我看到杆头都拽成了月牙形,可见这条鱼分量不小。

    他叼着烟,嘴里含糊不清地说:“小子,上抄网。”

    我拿起抄网,全神贯注等在他的身边,这个时候线已经收到最后,他猛地往上一提,一条奇形怪状的鱼跃出水面。这条鱼周身是深黑色的,鱼头奇大,几乎和身体一般大。在阳光下,浑身散发着浓浓的黑气。

    我揉揉眼,确实是黑气。这种黑气寻常人看不到,我是开了灵眼的,马上看出这条鱼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“抄网!”亮先生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赶紧用抄网把鱼兜住,黑鱼在网里不停折腾。亮先生收了杆,坐在马扎子上累得不轻,呼哧呼哧直喘,我出于好心过去摘鱼嘴里的鱼钩。

    亮先生大吼一声:“毛毛愣愣的,你不要命了!”

    我愣了,讪讪收回手。抄网扔在地上,这条鱼上下飞跃,啪啪直响,目测一下,这鱼至少能有一斤半,鱼肉饱满肥硕。

    我咳嗽一声,缓和一下气氛:“今晚回去可以炖汤了。”

    亮先生冷笑:“你仔细看看鱼头,再说炖汤的话。”

    刚才还真没注意,我这么仔细一看,吓得差点没坐地上。这条鱼居然长着一张人脸,眼睛是并排的,有鼻子、有嘴巴,嘴角还长着胡须,尤其那双小眼睛,正看着我们,眼神诡谲,实在形容不上来。

    鱼,据我说知大部分眼睛都是长在头的两侧,没听说过并排长在一起。这条鱼硬说就是人脸,那有些牵强,可是它可怕就可怕在,这张脸在半像不像之间。

    这条鱼,嘴不停动着,吐出沫沫,很像是人在说话。我吓得额头冒出虚汗,喉头上下直动。

    亮先生道:“看到了吗,就这种鱼,今天咱们的任务是钓上十条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