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一百章 以毒攻毒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鱼啊?”我问。

    亮先生戴上一副劳保手套,从网里抓住这条鱼,用力捏着两边的腮。这条鱼被迫张开嘴,我往里一看,心惊肉跳。鱼嘴里居然长着人一样的牙齿,白白的上下两排,鱼钩正挂在腮帮子上。

    亮先生戴着手套,伸手进去,这鱼不老实,张口就咬。要没有手套的保护,估计手指头能咬骨折了。难怪刚才我要去摘鱼钩,亮先生不让。

    他捏着鱼头,左右摇晃,好不容易把钩摘下来,然后把鱼扔在一旁,让它自己扑腾。这鱼真有个精气神,扑腾老天还没死,尾巴还在扇着。

    “严格来说,”亮先生道:“这不是鱼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亮先生道:“在修这片水潭之前,这里曾是乱葬岗。那一阵真乱啊,六七十年代那会儿,”他盯着水面,陷入了当时的记忆:“那时候人鬼不分,很多人都死在那个年代,尸首没人处理就给扔在这里。还有一些从朝鲜偷渡来的偷渡客,大部分死在江上,或是淹死的,或是被边防军打死的,那个年代,每一年都能从江上飘来百十来具尸体。尸体堆尸体,越堆越多,腐烂不堪,到了夏天蚊虫肆虐,臭气熏天,简直是人间地狱。”

    他在钩子上重新穿了鱼饵,一甩杆抛在深潭远处。坐下来,磕磕烟盒,倒出一根烟,没抽而是递给了我。他继续说:“后来经过数年的改造,引水入潭,挖坝成渠,人们也就淡忘了那段历史。说这话是95年吧,那时候钓友多啊,别说咱们县,就算是丹东市内也有人大老远驱车过来钓鱼。直到出了那件命案。”

    我听得入迷,问是什么案子。

    亮先生说:“当时有两对小夫妻,两男两女四个人结伴来钓鱼。那是个夏天,他们做着烧烤,到了傍晚时候,有个男人钓上了一条大鱼,好家伙,足有三斤多重,杆子都差断了。钓上来之后,他们处理处理,直接放在火上烤。”

    我有了预感,指着还在地上扑腾的人面鱼说:“就是这种鱼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亮先生说:“那时候,这种鱼不像现在这样像人像的这么明显,多少还有点鱼样。他们处理之后,正吃着,忽然听到有老太太说话,‘这鱼好吃吗?’四个人一开始没当回事,等再听到的时候,四下里一看,大晚上根本就没人。声音又出来了,他们循着声音这么仔细一找,原来是鱼在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鱼说人话?”我惊愕地问。

    亮先生点点头:“那条鱼当时被处理过了,鱼头砍掉,说话的正是鱼头,而且整个鱼头的侧面越看越像是人脸,是一张老太太的脸,鼻子、眼睛、嘴巴俱在,活灵活现。”

    让他说的,我浑身冒凉气,看了看旁边这条黑鱼。这条鱼已经不扑腾了,接近死亡,嘴一开一合的,双眼蒙白无神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亮先生道:“然后他们就报警了,这份笔录至今还在警局档案里,哦,县志上也有记载。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,顶多就是个有点意思的都市传说,后来的事谁也没有料到。这四个人,开始接连暴毙。”

    我倒吸口冷气: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亮先生没搭理我,继续说:“自打这件事之后,就没人到这里钓鱼了。你是要出堂的香童,应该开过灵眼,你看到这鱼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我说,这鱼身上有股黑气。

    亮先生点点头:“你大概也猜出来了,这种鱼就是死在万人坑里那些冤魂的凝结怨气。治疗你的鬼遮眼,我有一套方案,必须用到这种鱼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毛骨悚然:“亮先生,能不能具体跟我说说,我胆战心惊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就钓吧,什么时候凑够十条鱼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们两个就守在这钓鱼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亮先生要回去休息,毕竟那么大岁数的人了,又值了一晚上的班,精力有点跟不上。他教会我摇轮钓竿和手钓竿的用法,然后晃晃悠悠走了。临走前告诉我,什么时候钓上十条鱼什么时候才能离开,晚上钓不到也不能休息,就这么一直钓。

    他还算好心,给我留下一瓶二锅头,几个菜饼子。我饥肠辘辘,守在石头上,眼睛直勾勾盯着一近一远两个鱼漂。

    钓到下午三点多钟,乱七八糟鱼倒是钓上几条,可这种人面黑鱼,却一条都没钓上来。我有点焦急,在石头上走来走去,这时鱼竿上的铃铛忽然响动,这是有鱼上钩的警铃。亮先生钓鱼从来不用这个,为了方便我这个棒槌,新装上去的。

    铃铛响动的是手钓竿。手钓竿无法摇轮,只凭手劲往上提。我使劲这么一提,杆头弯了,好家伙,是条大鱼。

    我提着杆子,不敢使劲往上,生怕杆子断了,只能一左一右这么溜。这是亮先生教我的,把鱼溜累了再说。

    觉得差不多了,我猛地一提,线出了水,下面的钩子上果然挂着一条大黑鱼,正是人面鱼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鱼,我手有点软。这条鱼比刚才第一条还要大,而且鱼头和身体的比例已经接近一比一。鱼头上面的五官极其生动,两只小眼睛,鼻子,嘴巴,甚至我还看到脑袋两侧有两个小小的尖尖角,类似耳朵。

    我吓得几乎不敢动弹,鱼钩下就像挂着一颗袖珍的人脑袋。

    随着线转,鱼头上的人脸慢慢转过来,正冲着我。我紧紧盯着这条鱼,大脑一片空白,这张人脸像极了一个女人,眉眼之间甚至还有媚态。

    我害怕这东西,太他妈邪门了,下意识甩杆想把这条鱼甩出去,绝对是个不祥之物。可鱼线下面的钩子,已经在鱼嘴里,怎么甩也甩不掉,而且加剧了这条鱼的痛苦,它在半空甩着尾巴,鱼嘴张的老大,眉眼之间真像一个女人在做哀求。

    我猛地一甩杆,把它甩到岸上。那鱼滚到一堆乱石里,噼里啪啦作响。

    我不敢过去,太吓人了,等着这条鱼自己死吧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这条鱼刚上岸,摇轮鱼竿的铃铛也响起来,我赶忙提杆收线,猛地一拽,居然又上了条大鱼。在水下溜了溜,然后把线头提出水面,居然又是一条黑色的人面鱼。

    这条鱼个头也不小,全身散发着浓浓黑气。鱼头上的两只眼睛直直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用抄网把它捞住,扔在岸上,这条鱼也开始扑腾。

    一共两个鱼竿,现在鱼钩全都挂在鱼嘴上,我深吸口气,戴上劳保手套,来到第一条鱼前。这条鱼全身都是泥,混在乱石里,还没消停呢。

    我咬咬牙,握住它的身子,鱼周身滑腻,张着大嘴看我。

    我仔细一看,它竟然吞钩了,整个鱼钩都吞进肚子里,我要拿的话,就必须把手全都塞进鱼嘴。

    我满头都是冷汗,用手背擦擦,一咬牙,把手伸了进去。这条鱼的鱼嘴顿时咬住我的手,眼神的媚态哀求竟然变成了怨毒,跟人简直一模一样。我赶紧说:“我给你拿钩,你别咬我啊。”

    忽然听到一个声音:“恨死你了,我要你死!”

    我低头去看,声音正是这条鱼发出来的。它冒着浓浓的黑气,拼命咬着手套。我觉得手指头像是断了一样,它越咬越紧,使劲撕扯,我是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我情急之中,看到地上扔着一把剪子,抄起来对着鱼嘴戳过去。忽然一个声音从鱼嘴里柔媚的发出来:“别这样对我,放了我好吗?”

    鱼眼闪动两下,我一时不忍下剪子。这条鱼张开嘴,特别乖的等我拽钩子。我把手正要往里深探,忽然旁边来了个人,一脚踩在鱼头上,大喝一声:“危险,把手拿出去!”

    我一看,是亮先生来了,赶忙缩回手。

    就在缩手的同时,这条鱼狠狠地闭合了嘴巴,两排牙重重咬在一起,“嘎巴”一声。

    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要是没亮先生及时赶到,我的手指头估计就断了。

    亮先生踩着鱼,一手拿着铁钎子,顺着鱼眼直直戳进去。鱼眼像是玻璃泡一样,一戳就碎,一股浓浓的血水渗出来,我都吓傻了。

    亮先生举起铁钎子,鱼已经死了,冒出的血水都是鲜红的。他看我:“这些鱼都是冤魂所化的阴物,常人很容易被其蛊惑。对付这样的鱼,只能消灭。”

    他踩住鱼,把铁钎子拔出来,又抓住另一条鱼,狠狠捅死。

    我坐在地上,惊魂失魄,颤抖着问:“你到底要这些鱼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凑够十条鱼,我会为你熬一锅鱼汤,”他看着我:“你要一口不剩的喝了它,这叫,”他顿顿说:“以毒攻毒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