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黄大仙儿

第一百零六章 东北总统领

    “你要退出,是因为程教主?”黄小天问。

    “是,也不是。”我说道:“我感觉自己干不了这个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叹口气:“小金童你不要太消沉。熊大海说的不错,他怕你经过这样的事而变得畏首畏尾。我有个担心,真怕你变成另一个亮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他!”我大声喊。

    黄小天轻轻叹口气,不在说话。我想到程海,心里跟针扎一样。从殡仪馆出来,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,浑浑噩噩。要早知道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我宁可鬼遮眼不治了,也不会来这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我极度消沉,走了很远才看到有出租车在,打了车回到旅店。我一夜没睡,第二天大早收拾东西离开丹东。

    在路上,我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发呆,黄小天在心念中说:“小金童,我仔细琢磨了琢磨,救程教主或许还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多少来了精神:“你能救活他?”

    黄小天苦笑:“我哪有那本事。我想了想,程海前世是跟随胡三太爷的小童子,之后轮回,再世为人,很难说这里没有天意的安排,或许和胡三太爷有关。要救程教主,不是没有办法,可这个办法太渺茫了,那就是……去找胡三太爷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:“找胡三太爷……”

    黄小天呵呵苦笑:“所以说这个办法根本就称不上一个办法,胡三太爷是全天下出马仙总统领,是长白山之神,咱们段位和人家比差得太远。我认识的这些散修精灵,别说见胡三太爷,就连人家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。胡三太爷是真正有修为的真仙大神,那不是我们能想象的。”

    我喃喃地说:“你说的对,胡三太爷一定有办法。我要找到胡三太爷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思索片刻:“不过,咱们也不是一头雾水,找胡三太爷还是有线索的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追问。

    黄小天道:“你还记得吗,在大孤山的九尾灵狐道场,你曾经在那里有过一番遭遇,见到过胡三太奶。胡三太奶是胡三太爷的老伴儿,咱们找到她或许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”我赶紧查手机,语无伦次地说:“一会儿到站我就下车,咱们转车直接去大孤山。”

    黄小天赶紧道:“你先别听风就是雨,程教主既然已经没了,倒也不急这一时,咱们回去先问明白再说。胡三太爷或是胡三太奶这样的真仙,不是咱们寻常散修能够想象的,不打听清楚冒然去叨扰,惹祸上身是小事,耽误了程教主那才真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我冷静下来,想想是这么个道理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回到村子,和爷爷打了个招呼,我没有休息,直接去了老王家。王二驴让他爷爷赶到山上闭关去了,家里只有王神仙老爷子在。我和王神仙到他的房间,然后把丹东发生的事一五一十都说了。

    王神仙眼睛瞪得极大,在我说的过程中,他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等我讲完之后,他凝重地说:“小金童,这件事你务必要转告给小雪。亮先生毕竟是她介绍给你的,现在你们之间出了这么大的事,于情于理要知会她这个中间人,然后看她怎么处理。你的护法大教主出现这样的事,你也别太伤心,冥冥中自有因果定数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关于找胡三太爷的事。

    王神仙拿出老烟袋,抽了几口,凝思说:“我和你家老仙儿的意见一样,不支持你现在去找胡三太爷或是胡三太奶,太冒失!对于他们这种大仙,最好是有人引荐。”他摇摇头:“我干堂口有几十年了吧,道上的朋友认识不少,可从来没听说过谁见过胡三太爷,真仙的段位太高。”他吧嗒吧嗒抽着烟说:“打个比方说,出马仙堂口里你现在还只是个未进门槛的小学生,我呢,段位稍高点,可能也就是个县太爷,而胡三太爷是什么,是皇上,是九五至尊!胡三太奶就是皇后娘娘!别说你了,就连我这样的老江湖,离着人家也是差着十万八千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找不着他们了呗?”我灰心丧气。

    “能。”王神仙道:“退一万步说,还拿刚才的比方,你这个小学生有万分之一的机会,真见着皇上了。且不说皇上能不能听你的陈诉,首先一条你就乱了朝纲,皇上那是寻常人随便见的吗?!在古代,老百姓见个县太爷见个巡抚,都要先滚钉板,何况见皇上。所以说,你冒然找过去,就是惹祸上身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我急着问。

    王神仙道:“还得靠引荐,找门子。找个胡三太爷身边说话有分量的人,进行引荐。咱们东北这些出马仙,其实跟真实的社会一样,也讲究三六九等远近亲疏,谁是谁的关系,谁是谁的门生,走后门也挺严重。这样吧,我帮你扫听着,这件事你就别多想了,想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王神仙拉着我语重心长:“小金童,这件事发生了你别灰心,生离死别也是人生的一堂课。我干这一行小三十年了,什么没经历过,尤其干咱们这行,见到的坏人更多,更厉害!寻常人见不到的坏种,都能让咱们撞见。其实,我是不怎么支持孙子继承家里的堂口,可石生天生就是吃这碗饭,老仙儿也选中了他,这就是命。小金童,是命,咱就得认命,对不?”

    “理是这么个理,可我一时走不出来。”我有气无力地说:“程海不单单是我堂口的护法教主,更是我的朋友,再说他是为了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王神仙拍拍我:“你先回家休息,等石生从山上下来,你们两个就到县里去,把堂口支起来。人得有个为之忙活的事业,忙活起来就好了。对了,你需要引领师的事石生告诉我了,我帮你找个好师傅,到时候误不了你的堂子。”

    我从他家出来,两条腿像是灌了铅。我现在对于出堂的事不那么热衷了,我要好好想想,自己到底适不适合干这一行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我给小雪打了电话。小雪听是我,忙问怎么了,见到亮先生没有。我原原本本把丹东发生的事说了一遍,小雪听蒙了。

    她告诉我,她马上去丹东善后,看看怎么回事,有什么事等她回来再说。

    我在家休息,白天帮着爷爷忙活家里的活儿,晚上我们爷俩聊天喝着小酒,我郁郁不乐,爷爷也看出来了,不过他没有多嘴问我,而是给我讲他年轻时候的故事。

    过了几天,眼瞅着到年底了,爷爷带我去县里拜会朋友,到了黑大壮的公司。黑大壮在县里有个代收山货的分公司,干的红红火火。我买了条好烟专门送给他,感谢黑大壮资助毛球的那些人参须子。

    黑大壮看到我们爷俩来了,特别高兴,他的公司租了个门头房,里面堆满了山货,味道刺鼻,里面不少员工穿着白大褂正在忙活。

    黑大壮介绍说,这些都是他找来的下岗职工,他办公司挣钱还是其次,力所能及的能帮助到一些人,就算没白开。

    他把我们爷俩引进办公室,里面特别乱,沙发都被烟头烫了好几个窟窿。他笑笑说不好意思,让助理泡了两杯热茶。这里没有外人,黑大壮逗着毛球玩,毛球挺给他面子,唧唧叫着,玩的不亦乐乎,黑大壮开心得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这时,我看到书柜里放着一张照片,是黑大壮和另外一个汉子的合影,我问这是谁。黑大壮表情严肃下来:“这是我的亲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从来没看到他?”爷爷问。

    黑大壮沉默了片刻,叹口气说:“他失踪了,不知在什么地方,都一年多了。我们爹妈死的早,我这个当哥哥的,就这么拉扯他,哥俩相依为命。现在日子过好了,我也有了自己的买卖,可他却不在了……”

    黑大壮这么一条汉子,哽咽着说不下去。爷爷拍着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黑大哥,你没去找他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去?”黑大壮说:“当时我这个兄弟失踪后,黑白两道很多朋友都来帮忙,他不是失踪在辽宁,是在江北那地方,我就差没掘地三尺了。后来听别人说,他可能……”他顿顿:“去了另外一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这个样子,我想到了程海,便问:“黑大哥,你多长时间才从这个噩耗里走出来?”

    黑大壮苦笑:“恐怕我一辈子都走不出来,只能调节自己心态。逝者已逝,活的人还要继续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我喃喃念叨着这句话,逝者已逝,活的人还是要活下去。

    黑大壮问我最近有什么工作计划。我告诉他,过些日子可能和朋友来县里开堂口,做出马仙的香童,给别人看事挣钱。

    黑大壮点点头:“好,男子汉就要有自己的事业。我认识的朋友多,三教九流的都认识一些,想找出马仙帮忙的也大有人在,到时候我把他们都给你们拉去,照顾你们生意。”
Back to Top